【情话】2019年遇到的男孩(一)
分享到:
2已有 148 次阅读  2019-07-14 22:08


分享 举报


他的油腻,和别人不同,是周全的温柔。

 

我讲完课后,柳老师邀请了机构的新老师和老员工,请大家提出感想。

我和他都是机构请的兼职老师。

他背靠在椅子上,松散的坐着,左手环在胸前,右手托腮,右手肘搁在左手。先开始对其他老师的上课点评,九分夸赞里夹着一分的提议,还体贴的为对方找出一些说辞。

都是一些场面话,还夹着一些不痛不痒的玩笑话,中年男人的油腻。

他说了很多,对比我和其他老师上课的区别,大意是我的上课非常生动活泼,适合孩子,可能对教室和学生不太熟悉,可能在编程讲解时候稍微再细致一点会更好。

他讲到这里的时候,一直低头记笔记面无表情的我抬起眼睛看了看他,灿烂的笑了一下。没有人看到,他也没看到。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这个类型的课程内容,对这方面编程完全没有操作过,非常不熟悉,但为了拿到这份兼职,我吹牛逼跟柳老师说我上过很多次这种课程。

我想,虽然有点油,但是人很通透,眼光很准,他讲的那些,是其他人没有发现的。

 

他瘦瘦的,和我一般高。穿着一件90年代常见的、我们四线城市学生常穿的白色衬衫短袖,朴素的蓝色牛仔裤。微薄的嘴唇不说话时抿起来,眼睛里是与世隔绝的冷清,但说话却是满满的客套话和场面话。

下班后,我和他同路走回去。他问我,你是不是没上过这种课。我笑了笑,点点头。然后聊了很多,他比我长两岁,湖南人,刚从老家大专学校辞职来深圳找工作,之前教的C语言。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住在附近,陪我走到地铁站,我们加了微信,告别时约下次吃饭。

 

我们一共只见过两次见面。第二次见面是我前一天在微信问他,最近工作找到了吗?明天一起吃个饭?

他说,最近在减肥,可以一起看个电影。

我们确定了时间和地点,他买了票。我下班过去,在地铁站等他。他从我身边路过两次,我都没看到。离电影开场还有一些时间,我拖他说请他去吃饭。

吃饭时候他跟我聊面试的事情,他最近为面试做的准备。我跟他讲我工作的事情。点的菜不多,他不让点太多。期间他不断的给我夹菜,说他减肥,说他够吃。

看电影前夕,聊到女生,他跟我讲女人太麻烦了,他前任和他的一些事情。我笑着听他说话。

他没看过复仇者联盟,我好奇他怎么选这个电影,他说最近这个很火,就来看了。看电影时,我主动给他讲一些笑点的来历,他搭着我的手臂,笑着把耳朵凑到我嘴边听我说话,然后朝着我的耳朵说话。热热的气息扑在我的脸上,手臂上却是他的手指的冰凉的触感。

 

电影散场,我们从电影院出来,路过一个广场。广场之前有商家做过什么活动,一些小孩子在活动散后的狼藉中找出一些气球玩耍。

他弯腰去捡气球,气球被风吹着跑,他佝偻着腰跟着气球一路小跑,衬衫的衣边卷起,露出一小片白花花的腰。

他捡来气球递给我,说,这就算送你的礼物,你不介意吧?

我摇摇头,抿起弯成弧线的嘴巴,笑的鱼尾纹都出来。我说,礼物很好看。他也转过头去,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了。

那晚的风很大,月色很亮。我想,无论以后是消失在人海,还是消失在微信通讯录里,都不会影响此刻的甜蜜。

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没过多久,我在微信和他聊到做饭的事情,我说,你喜欢吃什么,我可以做给你吃。

他没有回复消息。过了一个月,我再和他微信说话,也没有回复。于是我便删了他。

是微笑着删了他。

 

那句歌词怎么唱的?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何其荣幸。”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 热门日志推荐最近一周|一个月|三个月|全部

评论 (3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