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安静的下午
分享到:
2已有 146 次阅读  2019-09-02 13:52


分享 举报

我收到筵儿殁了的消息,在一个风也不懂凉快的秋日周五。彼时人恹恹的有些犯困,我叫吴姐姐帮我量衣服。我如今很少叫她了,十几年之前叫的多些,因为彼时我们离的近,如今确实是隔开的地方比较远了,加上我本来很少置买那些。吴姐姐问我:筵儿你认识不?我说认识。我就只当是寻常的对话那么应着。


熟吗?吴姐姐问。

我:当时我们玩的最好了。我还搂过他腰了。

吴:昨天他受了重伤,可能不行了。

我忙问怎么弄的,说是被车撞了。

筵儿被车撞了,然后没了。我头脑空空无法质疑也不愿相信,搜索枯肠的回忆着我跟他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他最后一条朋友圈是什么内容,被车撞了一下是不是很痛,本来寻常的一天因了筵儿的离去,就一下子再也不寻常了。


我和筵儿同县不同村的同乡,当时赶巧了去了同一家单位,此前有过好些叫人折腾疲倦的招考环节都大抵忘却了,我也没大留意过他,最先有了印象的那会儿,已然基本尘埃落定,我们都开始正式上工了。单位院儿里头有两间宿舍专门为家在远处的人住着方便,每个屋儿放着高低床住8个人,两间屋子中间隔了一个套间住着其他的人。我跟他分别在东边和西边宿舍。那会子屋里热闹非凡,有不住单位的人午后休息时常来聊天儿,用我们的洗脸盆儿洗手什么的。反正俩屋儿挨的近便,他也时常乐此不疲地跑来跑去凑热闹。我从这时候开始逐渐建立起来对他的如下印象:他有俩名字,那会儿我们并不清楚,经常听到跟他熟悉的人喊的是这个名字,不熟悉的就喊着他大名儿,因为俩字儿之间差别不多,经常弄的人恍恍惚惚的,以为是听错了或者说错了;他貌似是我们校友,可是我念书时候,一个学校从来没见过他;他说话干脆利索,动作矫捷,身形匀称,参照我刚毕业那会儿的体重,他看上去,体重116斤的样子;性格开朗,时常笑眯眯的,显得眼睛更为狭长;个子和我仿若,加上刚好的体重,显得腰肢恰到好处,一个胳膊就能搂过来。此外他为人爱打抱不平、古道热肠、十分仗义。你不爱讲话,他会经常和你讲话,你跟他不熟,他会马上和你熟起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14年前让我遇到和认识了。

 

吴姐姐虽然比我们仅大了两三岁,但是她比我们去的早好些年,那会儿吴姐姐就在二楼办公室上班儿。我再见到她,感觉貌似岁月优容也特别眷顾她,她也依旧没怎么变样。她就跟我说筵儿殁了。说话时候,已经是事发第二日,而且吴姐姐已然和单位众人狠狠哭过一次了,满面泪容依稀可辨。说筵儿和妻子二胎孩子才刚满两个月,有一个十来岁的姑娘。说起这些,我就记得明明前段时间筵儿朋友圈发了孩子们六一节活动的图片视频,小孩子得奖状证书、跳跳绳什么的那些事情,转眼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刚入职时候,我曾和筵儿白天去过他老家一次,当时给家里称了鸡蛋,他在镇上一条岔路的理发馆还理了头发,再就是晚上的一次他镇上赶集和大家过去吃酒。他有一个妹妹,父母都是老实良善的庄稼人。

 

2008年,因为我床的事情,他也没少出力,雇了三蹦子,拉着床,从附近加油站买了点汽油,就着夜色到了县城东北角他们弄车的空场地周围一通操作。这个夏天有次收工我还在想,当时要是我一个人肯定弄不了这么一大套事情,也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觉得我虽然真挚却不免荒唐,他彼时一片坦诚也并不拿我的荒唐当荒唐看,反倒是尽心尽力、认认真真的帮我想辙帮我找地方帮我排忧解难的那么的,虽然过去很久,心智较前安稳和成熟不少,我依旧每每想起来都记得他对我的好,也属实忘不了对他的感激和怀缅。感谢他真诚的对我的帮助,如果没他出手,我指定是束手无策了,也指定带着满腹的牵牵绊绊踏上北漂的路去,怕是往事经年也要耿耿不能释怀了。

 

再后,我就离了那里到北京来了,在单位时候,因为关系颇好,将来都打算一单位做好邻居、结伴上下班那样,我们买房子都买的是同一个小区的,他貌似全款,而我开始每月按揭月供。5年后,13年春节那会儿,家里打算把那套房子卖了,有过一家看房的,就是他带着相看的,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一家人跟他熟识,会由他带着相看,那会儿正赶着大年正月,我和我父母先去的那家,那家在国道旁边开饭馆,进去之后那家人还睡着,因为早起,天儿很冷,偏炉子火也灭了,那家的女人就烟熏火燎的生炉子,招呼我们先坐,大家冻的抖抖瑟瑟的,在那家坐定后,外头进来一个人,就是他。他事先是知道那房子的,可能也没想到我会和父母同去,我也没想到会再遇到他。他见了之后就大冬天笑着搂我的脖子,笑着扳我的肩膀,问我你这家伙一走好些年不联系,过的好不好什么的。

我再加到他微信就是很久之后的事儿了,偶尔点点赞,互动的也不是很多,但是发的每条动态都可以看到,比如又值班儿了,又到太原了,有没有人回去捎一路,在超限点冷啊热啊的。完后就是晒娃,晒家。元气满满的筵儿。

 

有时候我想,人和人缘分的多寡可能就是注定了的,多一点不行,少一点也不行。因缘际会的没见着,总以为会有往后,各忙各的事情,总以为彼此一直都在了。直到一切都发生了,不可挽回了,又觉得生命的可惜,觉得之前那么多时间都白白过去了。之余死亡,我并不畏惧,但我却不想和故旧亲友们这种天人永隔似的隔绝。生怕再也见不着,再也没机会说一句话,见一次面。甚至,我感觉哪怕我也有死了的那一天,都未必能不能再见得着他。因为,之余死亡,我们都是新手,之前也没死过,不知道死了之后是怎么回事儿。

 

吴姐姐跟大姐姐似的,给我量的尺寸很合适,开导我说,你要是怕衣服大了小了的穿不上,拿不准尺寸,我教你个法子,你量胸围就行,胸围那里合适就成,大点小点都没关系的。我点头说知道了。吴姐姐说完带着哀伤各忙各事,把哀伤给了我,此外还给了我一个再也不会回来的筵儿,和他去了的事,留下我隔着一千里地自言自语,在一个安静的下午。

今世若无权惦念

迟一点,天上见

……

 

 

和若

201909021347在东四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Jo. 2019-09-04 21:03
    为何不分享到积极生活群?
  • 薛旬 2019-09-04 23:50
    Jo.: 为何不分享到积极生活群?
    额,不知道,那我分享过去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