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家在何处
分享到:
1已有 34 次阅读  2019-10-15 18:18


分享 举报
这个感冒的人是在冬月傍晚开往我老家最后一趟列车快开时候上来的。他满面的病容和愁容给所有人都留下深刻的印象,哪怕是最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为之动容。他本人越是不擅表达不希望将众人的目光集中到他身上,就事与愿违地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甚至连忙着放行李的,忙着哺乳的人都不得不停下手边的事来往他这边看。所有人第一眼就察觉出来他是个生了病的人。他一连串的喷嚏无可辩驳的证明了这一点。这人红着脸坐下后,对我报以歉意的微笑,我小声问他:你要不要和我换一下座位,这边靠窗,舒服一点。他没谦让,起身和我换了。然后就睡了一路,没说一句话。我听得出他呼吸很重,似乎很吃力,我打了热水问他:你带药了没?要不喝点药好些。他没言声,似乎怕冷,往里凑了凑。直到我老家时分,车到站了,是一个中转站,我不确定他要到哪下,还是继续坐到终点,就推了推他。他睡的稀里糊涂,操着不知道是哪的方言说了句什么话。他见是我,问我:到了?我告他到西安了。“你在哪下?”我问。“就这儿”他说,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缘故,他讲话也有气无力的。我说那出站吧,他见我拿着行李还要帮我弄点,我说:不妨碍,我自己来,你还不舒服,赶紧回家睡觉吧。他说:我家不是这儿的。出站后,因天色很晚,我就要找夜车回去。见他在人群中定着彷徨,不认路似的,犹豫了一会儿,到台阶上坐了。我过去问他:天儿太晚了,你要上哪儿,我可以帮你看看路线。完后我再找车回去。
 
他茫茫然看着我,带着重感冒的那种囔囔的鼻音跟我说:我去高井村。金州的高井村。嗯,我知道。我答他,并且给他纠正了一个明显的错误,我说你说的是高井乡吗。全金州唯独这个高井乡知名度最高,如果你确定是金州我估摸着多半是高井乡。他掏出来手机便签让我看上面写着的一个地址,就是我说的那儿。那里好些非法传销的,盘根错节好些年一直无法根治。所以在当地知名度也高。我和他说,这里去金州还有好几个小时车程,问他打算怎么去,要么就是在省城找地儿住一宿,次日买车票去,要么就是赶夜车去。“你可以和我拼车”。
他问我:你也是金州的?我点点头问他:看你吧,你要是在这住就找个快捷酒店。我建议他先弄点感冒药,他只是点了点头。“我和你走吧”他说:我和你拼车去金州。
 
路上他继续睡,及至到了金州,已经快次日凌晨东方渐白时候。他是车行至路过火车站时醒来的,慌忙掏出来手机用袖口在车窗玻璃上狠擦了几下,拍了一张相片儿,自己端详良久,囔囔道:拍花了。下车后,彼此结过账,转账时候,他加了我的微信。有落脚的地儿么?我问他:你来这是探亲?访友?还是找工作?他说:我就是来看看。这里有金花巷吗?我说:金花巷没有,金银巷倒是有一个。我问:你要找的人在那儿?听说那儿有个教堂。他说他要找的人在高井村。我给他指了指说:汉江边儿上那片儿就是了。知道是几组吗?他摇了摇头,说:只知道他那年回老家了,不清楚在不在家,也可能出去打工了,也可能在哪学木匠呢。我实在有些犯困,又冷又饿的,就喊他一起吃点暖和的去吧。
 
饭时,他喝了些热汤,明显有些感冒开化的症状又开始打喷嚏。我说你这人也真是,生病了还不在家踏踏实实呆着到处跑什么劲儿。他说:我的年假快过期了,只能这会来了,不然就得等下年这会儿了。他是你亲戚?朋友?我问他。他没言语,似乎在思考那个人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思量再三,也没说出来所以然,只是对我笑了笑。
 
我说,我要回去了,一摊子事儿等着我做。我让他有事儿随时微信喊我。他问我:你家在哪住了?“鑫洲路,有个快印店。和高井村隔着一条汉江,打对角就是”,我跟他说。只见他掏出来手机在百度地图上划拉,我问他你打算住哪?他说先看看再说。
那天傍晚,他摸黑找到我们店里,我当是有活儿来了,见是他,笑着问:怎么是你。他问我:你什么时候下班,我请你吃好的吧。我给门儿上了锁,见他兜儿里鼓鼓囊囊的,问他是什么。他说是买的感冒药。你不会在外头逛了一天吧,他点了点头。还没找到住的地儿?他说不着急。我问他几时回去的票。他说明晚。
 
我们就近找了一家,简单吃了些。我问他白天都上哪去了,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去了火车站,完后拿出拍了的照片给我看。
找着你要找的人了?我问。
没,本来来的时候也没打算能找的着,就是来看看。他说。
你找他做什么呢?我问他。
他说不知道。就是来看看。他和我说,那人孩子五岁了,当时孩子的名字还是他给取的,之后就联系不到了。
天儿这么冷,我说,你好歹来一趟,我带你看安澜楼去吧,这里的地标建筑。

饭后,我先带他找了个快捷酒店,完后就一起打车出去逛了。他问我老家是不是这儿的,我说我家在乡下,我自己在市区有个小门面。之后就又陷入了沉寂。
他说:明晚定了的车票,我就回去了。
记得吃药吧。你说你也不知道图啥。我说他。

远处风灯塔影夜色撩人,近前江汉横流别离在即,见他肩膀耸的厉害,才知道这厮在独自不受用。
“你怎么哭了?”
“......没事。”
下次我和你一起找。
他说不找了。
我问他,那你还来吗?
来。

和若
201910151747宽街路口东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