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行–1
分享到:
1已有 46 次阅读  2019-11-04 22:07


分享 举报
我只当这次见着他,他依旧是不死心前来我的故乡寻他忐忑了十数年的故人来了,他却换了一副神采提出来要上我家去坐坐的请求。我见他穿的厚重,一身的风尘仆仆和满面真诚,跟没吃饭似的,打量他也不是会蝇营算计的人,脑子一热就答应了。只跟他提出一条件,让他先跟我张罗完搬家的事儿。
 
他要再晚来几天,或许就见不着我了,因我租赁的门面到期,要搬到河那边的新址去了。我一人起大早忙乱打包设备,收拾东西的早晨,门一开进来一个人。我没抬头,只说今儿不营业,要搬家了。“不营业也得吃饭不是”我听这人话头儿不像是来打印复印的,起身才看到这个他。

我对着他愣神儿,也没地儿招呼他坐,想着他那次回去时还带着病,问他道:你感冒好些了?他一边往开打不知从哪买的早点,一边招呼我吃,对我说:你说的都是一年前的事儿了,要一直不好的话,估计就没好的时候了。

搬家的事儿足足直折腾了两天,我俩就那么一里一外的分工,我在里头指挥搬家公司的人,他在外头帮忙盯着。先是店里头的大设备和桌椅板凳,电脑,之后是些耗材和小东西。第二日是住的地方的家当。直到第一宿他在我住的地方睡前时候,我才想起来问他:你这次打算呆几天?

他盯着墙壁上若有所思,就好像我提问的问题是多么难以回答一样,半天没想好要怎么说。夜间的他和日间的他,好像两个人似的,尤其的沉默,透着一团摘不净的愁绪。他和我说北京这几天才下过雨,阴沉沉冷冰冰的。我答道:前些日子见你朋友圈发照相了。他转而说,你这屋子里挺暖和的。我告诉他这间屋子是自采暖,觉得凉了把壁挂炉打开就行。见他连睡觉的时候都裹那么严实,我就问他是不是觉得冷,要不要加床被子?他说不用不用,热的我都冒汗了。

“对呀”我也疑惑:那你不说少穿点,是不是来的匆忙,没带背心儿?说着就要给他找,他说别忙和了,累一天了,明天还接着干,早些睡吧。

第二天,他就抢破了手腕子。因为搬家公司觉得我住处没什么大件东西,就把青壮年劳力调配到别地儿去了,他见那几个老人家搬东西心里不落忍,就和人家一起搬。不知道在哪磕碰了,也强忍着不给我说,还是到了新店最后结账的时候搬家公司的人对他千恩万谢,然后想起来给我讲的。让我带他去医务所包一包好的快点。

201911041821西四途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