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行-2
分享到:
已有 64 次阅读  2019-12-12 17:51


分享 举报
他把自己裹得那么严实,似有珍宝不爱外露一般,叫人越发好奇。我递给他一瓶水,先问他伤势顺便就要跟他一块儿上医院包扎一下。他只说不妨碍,又不好意思违拗我的盛情似的,看他这么局促,我深信因为这么一件事情让他如此不安也是大没必要,况且他自个儿也是大人了,如果确需救治他自己也会酌情就医,因此,也就由着他了。不料他次日就没了人影,以至于让人从早等到晚上,心绪不宁中甚至怀疑是不是做过一场好梦。

他从外头回来时候,已是晚间九点多光景,正常这会儿没啥业务我也就早早打烊了,换了新门面之后,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找一个帮工,或者是两个。正思虑这些时候就听店门被推开,顺带着溜进来嗖嗖的风,我原本兜了一天的火见着他一下就泄了气。他脸冻的红红的,眉毛上不知道从哪整来的霜气,手里拎着些外卖问我吃了没。我本该问他:你一整天一个招呼也不打,上哪去了?只是见他那可怜相也就不忍心再多说什么,顺手拉过来一把椅子,让他坐着快吃吧。他把一份推给我,自己开始狼吞虎咽的扒拉,让我想起今早的饭也是他买的,他貌似对豆腐、海带木耳汤和炒米粉很钟情,回回都是这些。

我寻思他三番五次往这边跑,指定是这边有他放不下的人,别的我帮不上忙,但是我一个本地人,初中、高中都在这里,而且好多同学也都是这里的,感觉说不定可以帮他找找,于是
他吃饭间隙,我就问他:你要找的那人叫啥来着?他抬头看我,有点吃惊。我解释道:我或许可以帮你找找看,别忘了我就是这里的人。他说好的。那夜,他跟我说,他去那里看过了。我问他:你见着要找的人了?他点头答是,然而我却觉察不到他的开心,相反我感觉他并不开心。我就对他讲,你实在是所见过蛮奇怪的人。

201912121750经北海北门时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 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全部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