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行-9
分享到:
已有 114 次阅读  2020-03-14 20:24


分享 举报

他手机回来了之后,笑嘻嘻的摩挲许久,确认屏幕果然不闪烁了之后安装了他的手机卡,美滋滋的给客服和售后维修人员的服务打了好评。他跟我说这次可不仅仅是维修,而且把手机屏幕也给他换了,和新的差不多。我听他说那手机是他在618时候从京东买的,他似乎忘记了之前京东和小米的客服相互扯皮,让他东走西顾的经历,沉浸在莫名其妙的失而复得的喜悦之中。彼时已然快过农历小年了。那几天是大寒节令,他说貌似还没有小寒的时候天气冷。

 

那会儿学校的孩子们也都放寒假了,基本上家家忙着采买年货收拾过年啥的,他忽然问我跨年的时候是怎么跨的,我想起来当时正忙乱着铺面合同到期准备从汉江北边搬到新租赁的南岸的事,累的天天拉了胯似的一动不想动,当时也就我自个儿一个。我问他:怎了?他说,就问问嚒。我就告诉他一人儿过的,当时很多事。你呢?我问他。

 

他说自己喝了2两酒,做了顿好吃的,看了会儿跨年晚会,“闹嚷嚷的,没意思”。我听他会做饭,我就问他做了什么。他说做了炒鸡蛋,紫菜汤,炖豆腐,凉拌千张,还闷了一大锅米饭。我说瞅着他也不像会做饭的样子,这些素菜谁不会做了。但是他无比确信他做的很好吃。我就让他有空不妨露一手。

 

你说——他道。

嗯,说什么。我问他。

你说魏宝过年会回来吗?

会的吧,或许不会,他和他这个哥哥关系比较冷淡。说完想了想,我找补道:我听说的。

 

202001211645东四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