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屑记》-7
分享到:
已有 36 次阅读  2020-07-01 17:23


分享 举报

大概两个月后,武阳跟我说,610号薛小柏就要出来了。关于薛小柏我好多次都在想,10号要不要去接他。武阳问我:你过去干嘛?跟魏宝干架吗?你就是把魏宝打趴下,那个小傻子的心已经是交给魏宝的了。

 

齐衡一早就要带我去见沈擒宁,我楞是别扭到了5月底,这段时间,我白天在家没事儿,就琢磨怎么做饭好吃,做好了饭等武阳下班来吃,跟过日子似的,也满好。齐衡有个周五的晚上把沈擒宁和武阳都喊出来了,我们在第一次吃饭的地方随便要了些吃的。我坐在那里也不说话,沈擒宁也不说话,场面一度有些冷。

 

齐衡跟沈擒宁说:诶,我说你别老绷着脸了。他是你弟,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你一个当哥哥的人,跟自己的弟弟还不让着他些了?你忘了你之前是怎么护着他了?而且,人我也给你带过来了。他面皮薄你也是知道的。他要不乐意来,我就有天大本事也把他奈何不过来,他能来就是给你低头认错了。你也差不多得了啊。还让他怎么着了?

 

武阳也在一边儿帮腔:是啊擒宁哥,你不知道前段时间宁宁过的老惨了。自己起早去菜市场弄菜,从淘宝上进那些小玩意儿。晚上就出去那嘈杂的小路边练摊儿。吃饭也有一顿没一顿的。他养尊处优惯了的人哪会做生意了。每天卖不完的菜不是烂掉就是被人压价包圆儿。还不够辛苦钱的了,你去看看他那冰箱吧,搁叶菜搁的都变味儿了。你就别生他气了。他不好意思说,我替他给你道歉行不行了?你真忍心让他那么在泥潭里打滚啊。然后还说,你要是不原谅他,当着齐队的面儿,那我就跟你说明白了,我往后可就正式接管了。你不给管他我管他,我的钱给他花。

 

沈擒宁不说话,我也不想说话,我就起身要走了,武阳拽住我的手,说:你别走。等我跟你一块儿走。然后拉着我就往外走。沈擒宁说:你俩给我站住。齐衡喊住我们,说武阳你这臭小子,队长说话都不好使了是吗,给我回来坐下,情急之下不知道怎么脱口而出我们在广州念书时候他不知道从哪学的那句教极都唔听的粤语口头禅来。沈擒宁就给乐了,过来拍了拍我肩膀说:好了。坐下踏踏实实一块儿吃顿饭吧,往后好好的,你要是有个好歹,咱家星宿都不全了。往后别胡来了。

然后对武阳说:你这小子,这段时间,辛苦你照顾他了。快坐下吃吧。

 

席间,沈擒宁跟我说,小表弟王下月14号就要出来了,让我跟他一块儿接他去。还说,我上次去见他,他现在怕你怕的不行,到时候,你可别因为薛小柏的事儿凶他。我没言语,我感觉我和沈擒宁好像又陌生和疏远了好些。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很久,直至很久以后,再见到薛小柏。从那个事情以后,我意识到了没钱的可怕,所以每次沈擒宁按月给我的钱,我都认真的存起来,攒起来,再不敢胡花了,因为我感觉,我要是做不到无欲则刚,对他始终有需要指望的地方,那主动权永远都在他手里,只要他愿意,他一句话随时随地都可以给我断了供。一方面如此,同时我也在考虑我自己往后的打算和规划了,我不能一辈子这么仰人鼻息,受制于人。哪怕就算我往后是一个人生活。

 

那阵子武阳怕我因为薛小柏的事儿不自在,几乎天天没事儿就往我这边跑,昌平都少回去了。我也感觉我跟他越来越对脾气,对他的依赖也多了起来。偏在这个时候,沈擒宁问我:你还考虑武阳吗?还是要继续想辙薛小柏那边儿往回转圜。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我考虑武阳挺好的,跟你也满登对,你要是不考虑他,等小表弟出来的以后,我就准备把他介绍给小表弟了。我就想起来武阳那次问我“你能不能换个人喜欢了,魏宝也喜欢薛小柏……我怕你伤心”什么的那些话。

 

沈擒宁看我不言语,跟我说:不过你要是决定跟武阳了,我得提醒你一点,他对魏宝可是也还没死心。一个人心里不能住下另一个人,之前的事不能翻篇儿的话,对后来者都是障碍和伤害。

 

我就笑着问他:你这逻辑不矛盾吗,那你不怕他心里放不下魏宝,之前的事儿没能翻篇儿,对小表弟造成伤害,对他们的交往带来障碍?

沈擒宁只说:好的,我明白你意思了。

我懒得跟他废话,也不知道他明白我什么意思了。有次跟武阳从拳馆回来的路上,我就问他:武阳,假如我给你介绍个人,你愿意不愿意?

他问我:你放下薛小柏了?

我当时自作聪明地小心玩火,要试试武阳,要是他不愿意王世延,那我就跟他。要是他愿意和王世延,那就跟我不是真心。

武阳并没有直接说愿意还是不愿意,所以这次的试探也没试探出什么来。

 

随着小表弟出来日期临近,我也陆陆续续地从武阳在昌平的房子里,往回收拾我的东西和衣服那些。他貌似有些觉察到什么,问我:你这是怎么了?

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对他说:上次不跟你说了,我打算给你介绍个人认识,人蛮好的。等他来了,我的东西还在这里零零碎碎的盘踞着,也不方便。他说你来真的啊?

对啊。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到底是?他喃喃自语,说:你们哥儿俩咋回事儿了,上次擒宁哥也说要给我介绍人认识。让我好好准备。

我这才知道,原来沈擒宁,已经打算把王世延介绍给武阳认识了。他说的明白我的意思就是这个意思?在他心里,王世延到底还是比我重要的吧。

我说:嗯。他给你介绍的这个人应该蛮重要的,你要是愿意了可得好好对人家,不然我保证我哥不会放过你的。

他说,主动权在我,许我到时候不愿意呢。

我说,你既然不愿意,那就别去,或者直接回绝了就好了。

他挠头笑笑,看着我。我问他:你能放下魏宝了?

武阳说:他都能把我放下和薛小柏好了,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听他这么说,我才如梦方醒。我想跟武阳说,或者再为我自己争取一下。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这人,别扭什么了,不好意思什么了,实在是没用已极。

 

——武阳。

——嗯?

——你能不能和我?

——我怕放不下魏宝,最后伤害了你。

——你不是说已经放下了吗?

——我不知道。放下的东西,什么时候会不会死灰复燃。

——那你也别伤害你将要遇到的这一个,不然沈擒宁会卯足力气跟你过不去。

——怎么会。还不知道八字有没有一撇了。

——你喜欢我吗?

——是啊。你傻啊,看不出来。

——喜欢却不愿意跟他在一起,也能算喜欢吗。

——嗯。那样我就能更好的保护你。

至此,我貌似明白了沈擒宁对王世延,或许也正和武阳说的,喜欢而不在一起,那样就能更好地保护你。

 

为这个我有很长时间没见武阳,我打心里不愿意他和王世延能成,那样我就可以和武阳还和之前一样。我甚至和沈擒宁说:我想和武阳好了,能不能把武阳让给我。

他问我:你又要和小表弟抢武阳了?不惦记薛小柏了?

我说:你这话说的也奇,谁规定武阳就是王世延的了?他们到现在连面儿都没见着,再说,也是我先认识武阳的,论先来后到也轮不到王世延。

沈擒宁说:要不这么着吧,要是小表弟和武阳彼此成不了,你俩就好行不行。也看看武阳是不是真心待你。假如他真心喜欢你,也和小表弟成不了。

末了,他不忘激我一下,说:这样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稳妥,而且都能顾及到。就看你敢不敢赌一把?

反正,我了解沈擒宁这个人,他认定的事情,不管我敢不敢赌,他都要照样去行。两头的路都给堵死以后,我就无路可走了。只能怀着侥幸,任凭事情朝着它自己的方向去发展。

 

王世延出来那天,也是沈擒宁安排王布达南下广州的那天,为了照顾王世延的情绪,他还和王世延在王布达离开前,在火车站让他们见了最后一面。结果那天王世延因为王布达的关系在车上使性子闹不痛快,赌气下车。按理沈擒宁不会丢下王世延不管,但是他就坡下驴,给齐衡打了个电话,让武阳开车来接王世延了。接王世延之前,听他自己说:薛小柏要来送他,魏宝就在开车赶来的路上,我想看下魏宝是个什么样的人。更想看看薛小柏。最终在我们行前也没等到这俩人。及至王世延下车后,沈擒宁做完他要做的一切,照常开车在回京的路上,车里很安静,我们各怀心思谁也不说话。

 

 

202007011715在东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