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屑记》-8
分享到:
已有 46 次阅读  2020-07-01 20:47


分享 举报

“武阳,你有时间吗?”

“有,下周一我歇班儿。怎么,多日子没见,想了?”

“嗯。我给你介绍个对象,那下周一中午怎么样?”

“中午不行,中午有事。”

“那就下午吧。我告诉了他见面的地方。”

然后,给王世延打电话,让他到时候也来。武阳说他周一中午有事,准确说是有约。他赴了沈擒宁给他介绍王世延的约。那天中午,王世延给我来电话,说:能不能推了下午的约呢?我说不行。挂了电话,我就知道,他们成了。

 

那天,我去我们曾经一起打拳的地方,到他们单位附近溜达了一圈儿,早早地去了约好的那家餐馆儿。然后,不出所料的,他俩在晚夕时分一块儿眉开眼笑地来了。

我假装不知道,问他们:你俩怎么一块儿来了?

王世延不言声儿,反倒是武阳指了指我笑着问:我说小沈同志,您给我介绍的感情就是这位?

他开始是喊我哥的,后来喊我宁宁,当他认识了王世延还不到48小时之内,就跟我改了口,喊我小沈。这感觉怎么说呢,叫人五味杂陈。真是应了那句话说的: 凡有所遇,皆是虚妄。

小沈说:怎么,看样子我故作调侃的问他:是不满意?

然后倾尽和调动了我从小到大乏善可陈的那点子所有全部的幽默,学着之前和王布达厮混时候跟他在国产喜剧片儿里的台词儿问他:我这位小表弟,我能歌善舞,任劳任怨,全世界劳动人民的优秀品质全在他一人身上体现了。

 

他就嚷嚷着要点菜,武阳则一个劲儿的给王世延夹东夹西地布菜。我就想起来曾几何时他也是这么招呼我来着。他跟王世延说:你小表哥可是难得请客,你还不狠狠的宰他一把。

 

我说:我可能就是这种命,认识的沾亲带故的都是胳膊肘往外拐的那么吃干抹净的吃里扒外。

 

王世延忽然问我:这种场合,我都不习惯,你有没有想过,假如你和薛小柏好上,出来进去这种场合,他会不会不自在?

 

我问他:你是要说,他带不出去,什么都不懂是不是?

他连忙解释没有看不起薛小柏的意思,我说无非是吃顿饭而已,你不也一窍不通么,你们这位照样把你招呼的周周道道的。再说,他假如有那么一天,我权当养个孩子好了,他不懂我就教给他,他要不愿意学我也不勉强他,他要实在不愿意出去,那我们在家做呗。反正我又不是瞧上他精通社交礼仪才喜欢他的。

 

然后我问武阳:是不是武阳?

武阳说:够意思。哥们儿支持——他可能是想说哥们儿支持你,但是想到了薛小柏现在和魏宝在一块儿,他也不想蹚这浑水。完后闭口不言了只是傻乐。

 

我说:你俩一样的吃里扒外,别说俩挺配的,吃谁喝谁糟蹋谁。

我问武阳:要是我和魏宝都要薛小柏,你会向着谁?或者我和魏宝打起来,你会帮谁?

武阳说:你们喜欢薛小柏的事儿我管不着,我会保持中立,不拘他最后跟了谁,我都替你们高兴,同时替另一个有点小难受。至于你们打起来,那我拉架去好啦。

听听,说的多好,谁也不得罪。

我就和履行一道手续,完成一个任务,取了一个检测结果一样,明明已经事情是如何结局,明明知道和沈擒宁的打赌自己输得一败涂地,还是看着武阳净顾着招呼王世延吃喝,还是一直捱到了那顿饭局了结。就和我跟武阳最后的一个道别仪式一样。

 

大概晚上八点来钟吃完的,我跟他们说:往后你们自己慢慢处吧。我看了看小师弟,开心的跟花儿一样,我觉得我从此不欠他什么了。虽然我和王布达有染,但是也付出了武阳这么巨大的代价作为赔补,虽然是无可奈何的。我说:现在把武阳给了你。别老哭唧唧的了,也别再别说我抢跑了你的小师弟了。武阳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中的意味,我已经无力再去解读了。

 

那以后,我就去了广州,广州那边有大沈的分公司。我也不为了替他管事去,只是避开这里,避开他们。大概有3个月,日子过的很慢。广州虽然不是我的大本营,但是我念大学时候就在这里,也算我的第二故乡了。这里梁彼德已然留校,他知道我来了这边了,偶尔喊我出来吃饭。这期间,因为王世延的缘故,我就迁怒到王布达身上,整日以磋磨他为乐趣。

 

然后,几乎断绝了和所有人的联系,期间只有梁衡会给我来电话,问我最近咋样。我说挺好的。他说:好啊,我不信。要好怎么跑广州去了?那边无亲无故的。一个人。

他跟我说他们改天要来这边参加部里组织的一个什么培训班的学习,到时候就见着我了。正好那段时间,梁彼德他们学院要跟外学校打一场篮球友谊赛,喊我拉赞助。本来我不想搀和这破事儿。因为我自己还没钱了。看他为了几个钱焦头烂额的跑来跑去,又不落忍,想想他念书时候对我的好,就狠狠心从自己的存的体己钱里取出了些来,为了让他办的体面些,在学校也好看些,我感觉光我这个还不够,应该把沈擒宁也拉上。还有跟他公司有储蓄业务往来的银行也一块儿叫上。我就给沈擒宁打电话,跟他说这个事儿和我的意思。没想到他居然很痛快地答应了。

 

人生,往往就是这么造化弄人,谁能想到,无可无不可的沈擒宁,有朝一日也有需要我的时候。我起初只是诧异他的转变,后来才知道,他在医院查出来自己身体有些问题。他可能对那个事情估计的有些严重了。我不知道他这个是什么时候查出来的,如果是在之前,那他是觉得自己要挂了,在这之前要急着给王世延找个一辈子的依靠了,所以选中了武阳。所以,也用尽全力把我从他的计划中挤了出来。如果是现在才查出来,估计他是担忧他一手拼搏出来的公司,在他以后没人经管,我爸爸老无所依。其实,对这个我完全不在意,他完全可以都交给王世延去。可能他有自己的顾忌吧,比如我爸爸那一关他能不能过去。

 

为这个,我专门回去了一趟,然后在准备南下的时候,提出来让王世延和我同行。他答应了,或许他现在觉得不能不答应,或许他觉得王世延已经有武阳了,我多少会念着之前和武阳的情分不会太为难王世延。

 

篮球赛打的也就那样儿,但是办的很体面,梁彼德挣足了面子开心的不行。然后那天人去的特齐,武阳和齐衡来参会,梁彼德也在,当天晚上庆功的时候和王世延武阳第一次见面时候似的,武阳处处维护王世延。我很不爽,然后也吃了酒,然后就不出意外地醉了。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我认识了江鱼儿。和我一个学校大二在读的小小学弟、梁彼德的学生。我许是喝多了,就管不了许多。他很青春、活力满满、待人温柔体贴,还把我送到了住处。有很多叫人温暖的经历。

 

在他们离开那天,我居然在我校正在装修的水饭门口遇到了王皓,当时我正在呲瞪王布达,找王世延找不到,王世延不知道怎么遇到的王皓,俩人不知道在做什么。然后,王皓给王世延还电话的时候,看到被我数落哭了的王布达,他肯定误以为那是薛小柏了。然后过来给我推了一个踉跄,要跟我干架。我新仇旧恨一下就涌上来,不留神给了王世延一脚,武阳就不干了,跟我在学校干了个够本儿。我想起近来的好些事情,对他很生气,也没掺水分就跟他甩开了那么动了拳脚。最终难分胜负,就先作罢了。

 

然后,江鱼儿来给我送钥匙,看到了这些就当众对武阳他们讲:你们别欺负他,他是好人。我心头一热,就抓起他的手出校门了。

 

那以后,我和他开始的很好,温软美妙,若即若离,跟学生时候那般,我不敢轻易许诺什么,也不敢随便迈出一步。因为,我怕我承受不起,我也怕成了齐衡第二,让他在最好的年纪,遇到最不好的我,毁了江鱼儿这么好的年纪。

 

在他的影响下,我改变了对王布达的看法,也开始善待王布达了。我开始学习公司的业务,开始要为往后好好努力了,要为能够照顾好一个好好做准备了。在我手受伤的那段时间,他照料我的生活。在我对他感觉要无法克制的时候,我就借故往北京跑。

 

就是这段时间,大沈住院,武阳和王世延变故,薛小柏那边出事儿,几乎万状焦灼的事情全部集中到一块儿了。

 

江鱼儿也小心的试探我、努力的克制自己、认真的审视我们的未来、谨慎地做每一次选择。终于,在得知薛小柏自杀的消息后,我就再也安生不住了,跟江鱼儿看似不似离别的,作了一个很长很长的离别,下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决心。仓仓皇皇的在一个雨夜返回了北京。

 

 

202007012043在东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