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屑记》-11
分享到:
1已有 132 次阅读  2020-07-03 12:29


分享 举报

薛小柏第一次开工资次日,就买回来一个拖地的那种小油拖和很多菜来给我做饭。我看他挺开心的,我也高兴。我问他:你往后再买这么多东西就喊我一声儿,我下去跟你拿。他说:这个东西可好用了,我看我们单位保洁的大姐就是用这个,地面可干净了能照出人来,然后就很认真地把那个附带的一壶清洁剂还是什么的透明的油似的东西喷洒到那个蓝白相间的油拖布子上,用塑料袋包起来了。他感觉味儿不好,就放阳台去了。那天太阳很好,他还给我晒了被子。

 

他交给我一张卡,是上次我给他的,他说里头有他新存进去的1500元,问我:从这个月开始,我就还按月还你钱了行不行?

这张卡,就放你那儿吧。留着急用。

他说不用,理由是他自己现在也挣钱了。在这个事情上,他其实很执拗。

我怀疑,我给他的那张卡,他都没动过那里头的钱,他可能还是和我见外。这一点让我有些伤脑筋,作为权宜之计的交换,我重新告诉了他一个卡号,答应他按月给我打1500,条件是让他还是把那张卡留着。而且在往后的日子里,我发现他在这方面挺在意的,他不愿意尤其在银钱这方面亏欠别人。他可能还有话同我讲,看我有些失落,就不再说了。我看他欲言又止地想说什么,问他又不说。他就借故做饭去了。

 

他把豆腐皮切得很细,和圆椒一起炒。满了米饭。他焖米饭很好吃,和饭店卖的一样, 吃饭的时候,他问我:怎么样?咸不咸淡不淡什么的。我就跟他说挺好吃的。饭后,我让他坐下歇会儿,坚持要去洗碗,他就由着我了。等我洗碗出来,我看他真就在那儿坐着。假如需要一段时间,我不知道他要花多少时间,就能不这么拘束了,就能跟在自己家一样,就能和武阳、齐衡他们在这里的时候那样自在不拘谨了。我忽然有种很可怕的念头一闪而过,会不会他永远都不会在这里熟络起来呢。会不会,他和我原本就不是一路人呢?

 

我可能是被他弄的也有些不知道怎么了,居然问他:你累不累?

他说:不累。那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歇会儿。

我说:没事,我不累。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了?

他说:没事。看你有点不高兴。

没有啦。我说:不会不高兴的。你别多想。

我能感觉到的。他说。

我想问他:你既然能感觉到这个,那我想对你好,你感觉到了吗。

我感觉他应该是能感觉到的,或许就和他说的,他承受不起这些。我看他有些焦灼,就问他:是不是哪不舒服了?

他说:内什么,对不起啊。我本来应该先和你商量的。

怎么了嚒?我问他。

他说:我约了一个看房子的。我想搬出去。

“喔。”

“对不起。”

“没事啦,别老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反倒是我以前经常欺负你,给你带来了很多伤害。”我问他:远吗?

就在阜成门那边。

贵不贵了?

没事,我找的半地下室。

房钱多少一月了?

800

你还了我1500,还有钱吗?

有。

然后他的电话就响了,他有些不好意思接。我说没事,你接吧。

电话那头是他看好房子的那家来电话问他要不要住,不住就租给别人了。他就一个劲儿地给对方道歉,我把电话拿过来跟那人说,我们马上就过去了,请他稍等一下。

 

然后,我去地库取了车开车带他去了阜成门那边,这个车有日子没开了,上面敷了一层尘土。我以前从来没到过地下室,也不知道里头到底是个啥情形。去了之后,那下面气味很不好,几乎没啥通风。一天24小时抖得开着灯。房东带着我们在那里头七绕八绕的跟个迷宫一样转了很久,我就给不记得路了。去了薛小柏看好的那间屋子。紧里头有一张床,上面不知道是用什么旧家具还是啥的木板看样子很沉的样子,黑黢黢的,下面支着好几块空心砖。往外是一张破桌子,上面还有蟑螂还是什么虫子在缝隙里爬。我问房东,还有好些的吗?房东说:这儿都一样了。这个你看三面都是实墙,很隔音。睡着也安静。我说:那夏天也很潮的吧。房东说:出来打工的都这样嚒,有钱谁住这里了对不对嚒。我问薛小柏:你看呢,你自己乐意在这里住吗?他稍微点了点头。我和房东说:我俩再商量一下吧。好不好,要是商量妥了,回头我也过来,麻烦你也给我照这样的准备一间。薛小柏的眼睛瞬间不可思议的那么看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回去的路上,他很沮丧,我也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总之很安静。我说:这车有些脏了,你和我洗车去吧。这车我挺少开的,因为平时几乎也不去哪儿。或者都是大沈、齐衡、武阳他们开车,从广州回来的那几天,我记着江鱼儿买的那个手串儿,打算挂在车里后视镜上,当时就去了一次车库给放到仪表盘上了。我指了指那个手串儿,跟他说:一会儿要洗车了,内什么,你帮我把这个珠子挂到后视镜上好不好?

他就拆开包装往上头挂,当时为了挂着方便,我们在广州的时候就买了方便延长和拴系的编了中国结的那种带着流苏和小碎珠子的红绳子。装那个手串的小四方盒子里头我起先不知道怎么还立着一张2×10cm左右大小的条状小硬纸片,他往出取珠子的时候,就顺势掉出来了。他帮我挂好后就去捡那小纸片儿,看到了上面的字。我问他:写了什么呀?他说:长乐未央,长毋相忘。江鱼儿。

这个突如其来的祝福,让我觉得有些沉重和愧赧,江鱼儿是在祝福我吧,还有我们,还有我们仨。

 

等洗车的工夫,我跟他在附近溜达,我问他:“那地方是什么时候找的?”

他说:中午吃饭的时候。那里离我们单位不远。

所以就不吃饭了?

他说不是。

我老实跟他讲:其实你找的那个地方,我看着不合适。你要非要过去,那我也过去住了。我说真的。

他说:你别呀。你有地方就好好住着呗。

见我不说话,他又说:你别这样。然后叹口气说:那我重新找一个吧。

我看他不知道该怎么推人家,就让他拨通电话,自己跟人说了,告诉那家我们单位管住宿了,辛苦他把房子给我们退了吧。那人说:那定金不退了啊。我说:多少了嚒。那人说300元。我说定金我们不要了。

那后,我给了齐衡1000块钱,让他交给薛小柏他们老板,在下次开资的时候一块儿发给他,就跟他说是这月奖金。不然,为了300块钱的损失,他估计要心里甸甸得很久了。

 

接下来,他果然每次找到合适的房子,就让我跟他一块儿去看。我问他:我给你租的房子不好吗?干嘛非要自己出去找房子。

他说:好是好,只是我不能老花你的钱。

我说:那你还老给我做饭了,收拾屋子。朋友就该相互帮助的,以前你和王皓不也是相互帮助的吗?还是你拿我见外。

他说:没见外。王皓我能还得起,你我还不起你。

我心说,这个薛小柏这么轴,可让人怎么好呢。

 

沈擒宁有次打电话来,问薛小柏的情况,我问他:王世延叫你问的?他说:我自己就不能问?

我说:我和你说真的啊,你可真得对我们这位好些了。你问问王世延,他在号子里的时候,薛小柏是怎么待他的,有次有好几个人要欺负他,薛小柏那个憨憨,自己还势单力薄的就冲上去跟人打架,把脑袋给开了。然后他自己的膝盖给那些人用石头砸了,又猛踹了一顿。到现在还有积液了。

他说:我知道了。他跟我说过。

我说:可是他现在非闹腾着自己要出去住,然后租的那地下室我看了一下都没法住人。你说咋整?而且他现在挣的本来就不多,上次你跟他说了一通话,他非每月还我1500,这事儿闹的。

 

沈擒宁说:你这样,你让他到链家那些地方去找,看他能承受多少价码的。然后你暗地里给链家把照原数,按那差额补齐不就完了。别让他知道就行。

我感觉这个沈擒宁吧,真的很有一套。而且只要按他说的,十有八九那事儿都没有不成的。我原先不服气他,现在不服气也不行了,因为真的按他说的那样,我们就找到了房子。就在恩济大厦往南边一点的那条小夹道的小区,也不远。表面上是他在找,其实是我自己在找,等定了之后我就跟中介的人说好,让他去联系薛小柏,完后照讲好的数儿带他去看房。

 

等他搬出去之后,我就把那个房子给退了。我忽然想起来薛小柏和王世延俩人关系和感情都蛮好的,就给沈擒宁打电话,看王世延能不能给我在薛小柏跟前说说好话,起点积极的作用。沈擒宁说:小表弟让你对他好些。我说:你问他想吃啥,想要啥我给他买。他说:有我这些事儿还用你操心,他是让你对薛小柏好些。就那么一直对他好,因为那个人心很软,你只要肯对他好,好好待他。早晚是块冰他也会慢慢融化的。

“可是,他说他还不起我。可是我也根本没想着让他还,那些都是我自己愿意的。”

“那是两回事,他还不起怕什么,那就慢慢还。反正你有的是时间。”

“那你身体咋样了?”

“暂时没事儿,希望彻底好了吧。”

 

就这样,一直安稳到那年年底,他的考验期也结束了,也相当于彻底恢复自由了。我们都替他高兴,他也高兴。我还带着他出去好好吃了一顿,买了几件新衣服。算是给他庆祝并提前过新年了。那次回来的时候,他想起来买的那个油拖子,说:我开始也没多想,就买了。后来我感觉你爱光脚出来进去的。我用那个拖了地,虽然看着干净,可是你脚上肯定会踩到油污。说着后悔的什么似的。我说没事儿,我穿拖鞋,不再光着脚走就行了。你自己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别考虑我这边。我都行的。

 

那天晚上,我在电脑上捯饬一个PPT,因为我感觉这个往后自己不管是让我爸托关系还是自己找工作了,总得这些基本的都学会一点。那个PPT,我网上自己的图片,插入进去后,是一个四方块的,图案周围的那些就是白色的,很难看。然后咋弄也不大好。

 

他问我做什么了,我就说这个真不好弄了。他就走过来看,说:你点住这个图片,双击一下,然后到上面找那个删除背景,点一下就好了。我一看,真的是啊。我就问他:你啥时候学的这些啊。他说以前就会,他说他在老家的时候就是弄这个的。

 

那我找到工作,我不会弄了,你就教我啊,或者,全让你做。

嗯。

他还给我电脑装了ps的软件,教我那个简单的图片处理方法。给我从网上了些表格的图片,让我试着在办公软件里照着做。有不会的地方他就告诉我怎么弄。他又给我找了国家机关公文格式标准让我没事儿翻一翻,时间长了就记住了,也就那些。我问他:那你干嘛去超市了?找个轻省的工作不好吗?

他说最开始刚来北京的时候一下子好几个月找不到工作,眼看着钱花完了,又不想问家里要,所以总得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就去了超市。所以,后来他就遇到王皓了,他可能做什么是不要紧的,跟谁在一起才是他看重的。然后他又遇到了我,遇到了魏宝,好多之前所不能知道的事情就改变了这个人的生命的轨迹。

 

紧接着我生日就快到了,这以前齐衡说要到时候给我订一个生日蛋糕,沈擒宁也让我带着薛小柏可着北京城尽管撒开了玩儿他给负责买单,许久不见的武阳也给我打电话,问我:快过生日了,你想要啥,我都给你。我说:我想要,我想要你给我好好儿的。我就听到他在那边小声啜泣,他很少这样儿。我说:别哭嚒你,你一哭弄的我也满难受的。我就问他在哪了,他说和魏宝在昌平了,我问他:魏宝,他好吧。武阳说:和我一样,谈不上好不好的。慢慢就缓过来了。他告诉我,他要装修房子了。他那房子年初刚装修过一次,我奇怪为啥又要装修。他说魏宝天天失魂落魄的,给他找点事情干消磨消磨时间,转移转移情绪。我说:他特恨我吧。武阳说:以前是吧,现在我也不知道。横竖他也没见过你。只是知道有你这么个人。

其实我特想见见武阳,只是他现在多数时间是和魏宝在一块儿,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方便。

而且,我这边我跟薛小柏的事儿也没落停。

 

临近年底的那个周六,原本他该歇班儿,我想找他一起吃饭。去了他那里敲门没人,我就拿备用的钥匙开门进去了,他不在屋里。我打电话问他单位的人,他单位说他昨天感冒的挺厉害的,说想休息一天,就告了病假。这周他不上班,连上病假可以休息三天。我一听还挺高兴,连休三天,因为那周末是1224号平安夜,我的生日。我想着我就可以跟他一块儿过生日了。周五的时候,是冬至节,我感觉他应该会喊我吃饺子来,然后也没等到。我没忙着给他打电话,我就点开了绑定的手机定位看他人在哪儿。结果,我看他居然在距离北京2600开外的金州。在他恢复自由身不久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去金州了。之前那个困扰我的问题,在这个时候也有了答案,如今,他真的自由了,假如现在他插上翅膀让他任意去飞,他就会飞到金州去找王皓了。

 

沈擒宁让我对他好,一直对他好,可是他现在自由了,拖着病去了金州,他还会给我足够的时间对他好吗。我一下子陷入了一团棉絮中,浮上沉下,似雾似云,总不成形。

 

202007031214在东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十指紧扣1987 2020-07-03 15:32
    好多人名。。。好久没看你写的东西了
  • 薛旬 2020-07-03 15:51
    十指紧扣1987: 好多人名。。。好久没看你写的东西了
    谢谢。嗯,从头开始看估计好些。半中间的话,可能之前的人一下闹不清哪个是哪个。友邻,好好吃饭,保重身体。多多光顾。么么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