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屑记》-10
分享到:
1已有 116 次阅读  2020-07-12 02:55


分享 举报

暑假开学后,我们学校趁着天儿还暖和的时候,办了两件事,一个是新生军训,还有一个就是十一校阅结束后,新生和老生全部出去野外拉练,3天行程260多公里,从昌平学校出发到房山十渡那边的一个叫张坊镇的地方。

 

我也做了一件我自己的事儿,在921号那天,我给魏宝买了一个当时性能比较好的诺基亚5300XM手机。他问我多钱了,我说不贵。后来他不知道怎么知道的是4000块钱,当时的4000块钱,用魏宝的话说是他3年多的在校期间的住宿费,够他吃炒米吃到毕业也吃不完。

 

他自从知道我的事儿,我和我爸的关系比较冷淡后,就时常想让我跟我爸爸好好的。也老劝我。他问我:能不能退了?不如添点钱给你爸爸买个好一点的相机,让他开心。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个太贵重了,不用为我就乱花钱。

 

“你开学的时候可是跟我说什么都听我的,忘了呀”而且我也学着他的口吻说:我做了就做了。他就笑了,只是他一直舍不得用,说:要不我用你的旧的,你用这个新的吧。我说:让你用就用嚒,可别辜负了我的用心啊。

 

在这拉练之前和拉练过程中发生了2件事,一个是新生入校后,我和魏宝在军训中也开始到新生大队当干事带学弟了。他真的待人很好,不像我们的学长待我们那般,而且他带新生也很严格,是那种完全是以理服人的那种,也从不体罚学习们。但是他带的学弟也照样很优秀。

 

校阅结束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好多同学们都出去到昌平或者附近百善镇善缘小区那边的馆子里吃饭聚会。我们宿舍的人忽然也心血来潮要出去凑热闹,说是反正没过几天就要一块儿出去拉练了,不如趁这机会好好搓一顿。我们就去了。

 

去了之后看到还有同届的其他大队的几个学生也在,而且我们当新生的时候,带过我们的师兄也跟他室友在这儿聚会。因为魏宝的事儿,我和他关系一直很铁,他也知道我和魏宝关系很好,魏宝能调到我们宿舍4号床还都是多亏了他的帮助了。

 

我们平时各忙各的,偶尔在校园里能见一下简单打个招呼,这次见了就打算好好的喝一场。然后就建议拼桌。师兄他们有个室友酒量不济喝多了,吆五喝六的,本来也没啥,然后同在吃饭的那几个别的大队的学生就不乐意了,让师兄的室友小声点。可是那个学长原本都喝多了,喝多了的人吧,就是你由着他也就算了,他闹一闹觉得没趣也就老实了,结果你越跟他说,他越不买账。然后师兄就过去跟那些同学解释,开始还好好的,可能本来是打算碰个杯喝一杯酒说一声儿包容担待一下也就算了,反正都是一个学校的,而且他们和我们一届,师兄还比他们大一届。开始我们都没在意,还是继续吃,然后没多久就听到那边儿酒杯子碎了的声音,师兄被人踹了一脚。

 

我们这桌的人就都过去了,把师兄扶起来,我就问他们:谁干的?

 

他们也都站起来,一幅要打架的光景,其中有个人可能也是喝了点酒,就说:怎么着武阳,你爸爸了不起,你就也要在学校横着走啊,谁指定你管我们了?我看他不顺眼打了他了怎么着吧,又没有打你。

 

我就让魏宝扶着师兄要跟那个人动手,魏宝说:你别动,处分撤销了又痒痒了是吧,老实呆着吧。

 

我都没反应过来魏宝就过去一拳把那人撂倒了,我们都没看清楚是怎么打的,他打架真狠了,甚至要拿酒瓶子给那家伙开了脑袋。也不管后果。我赶紧过去拉着他让他别太冲动。和他们一起的同学也都看傻眼了,开始他们要拉偏架,被我们的人给围上去了。魏宝就在一边揍那个人,问他:我们师兄长这么大是叫你打的吗,我们自己都舍不得打。你他妈的。

 

我怕真出个什么好歹,就赶紧过去把他拉起来。那个挨了打的鼻青脸肿,悻悻的说:你他妈就等着背处分吧。我说:吓唬谁,是你们自己先挑的头儿,别以为你自己酒后打群架殴打师兄能脱得了干系。不信你就去试试,看最后是谁倒霉,之前我连教官都敢打,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他们走了之后,看热闹的人也散了,那个醉酒的学长也酒醒了。说:这学弟看着斯文腼腆,打架真不含糊啊。那两下绝了。

 

我们撩起师兄的衣服看他小腹部有些青紫,魏宝又后悔刚才打那个人打的手轻了,师兄说:行了啊,要不是武阳拦着你,刚才你能把那个人打死。往后可悠着点儿吧。然后师兄又担心魏宝会不会因为这个背处分。我说没事儿,又没把他打坏,那些人肯定不敢说出来喝酒打群架了。而且就算说了也是他们没理在先,退一万步就算背处分了,还有我爸了。到时候我让我爸找校领导说理去,给我们宝儿把处分撤了搁不到档案里就完了。

 

我说这个魏宝就拿眼瞪我。那是我第一次见他打架,其实我身手也不差,我就老憋着想跟他较量打一场,看看到底谁更能胜了谁。后来还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吃完了,喝了好些酒,碰杯的时候,我看魏宝手背那儿4个指头都打人擦出来血了。我说你用了多大劲儿了,下手也太狠,往后可别这么着了啊,别真把人打坏,教训一下他就完了,都是自己的校友。他就笑,说:当时血一热,一咆燥就都忘了。

 

他丝毫也不为打架的事儿可能背处分挂怀,那以后,我慢慢的发现,他的性格就是那种我做了就做了,爱谁谁。那天回去的时候,他也有些上头了,搭在我肩膀上,就和头一次进城玩耍,在杨竹梅斜街的那次用力扳着我的肩膀一样,似乎想要给我一幅很有力量的感觉,然后迷迷糊糊地喊我小哭包,喊我阳阳,说着一些暖烘烘的似有似无的胡话。从那以后,师兄跟他的关系迅速升温,一直到现在,甚至一度时期比跟我还要瓷实。弄的我都有些心理不平衡了。魏宝看出来端倪,就会开玩笑说:小哭包又吃醋了。

 

那后没多久,我们开始了拉练。当时是由学校提前实际勘察制定好的路线,完全避开了交通主干道,基本走的都是乡村僻静的那种道路。那天下午我们就开始打背包、准备水和食物,因为之前都没有这种经历,也不大有经验,准备了好些有的没的,魏宝不知道是生活的经验还是什么的,他准备了些感冒药、消炎药,还给我准备了几双纯棉线袜。大晚上的全校那么多学生集中在大操场,举行那个“雏鹰行动”的出征誓师动员大会,在出征仪式上,校领导给每个大队的旗手授旗,我和魏宝是我们大队的旗手,然后分管学生工作部副校长进行拉练动员讲话,完后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那条线路是苏家坨、瓦窑、周口店、长沟、张坊镇那样走。开始是夜晚急行军,到后半夜在苏家坨事先找好的一块平坦地带野外露宿。次日早起六点起身,早餐,七点正式开始,中午在瓦窑那儿补充供给。

 

感觉短短的几个地点名称,就和跨越了千山万水一般那么辛苦,开始大家都还比较兴奋。后来就不行了因为走路时间长了就叫渴,容易喝水,喝了水因为急行军又容易出汗,所以整个人都很不舒服。

 

因为是夜间的缘故,沿途都有后勤供给和伤员救护的车辆一路跟着,怕大家掉队,夜间怕影响沿途群众休息,也一律不喊番号。

 

头一天后半夜休息的时候,我给他抹了好多风油精,因为外头蚊子很多,他就蒙头睡,然后跟我说风油精熏得他睡不着,我说你别钻被子里呀,拿枕巾把头盖上点,蚊子就不咬你了。他怕我路上累着,替我背了好多东西,然后也不让我扛队旗,也是够累的,很快就睡着了。

 

次日早起,学校后勤补给的让我们每个人排队去领馒头、矿泉水、火腿肠、鸡蛋那些。然后又宣布了拉练纪律,不能乱扔垃圾要爱护环境,不能与外界联系什么的。我之前看有的同学在学校配发的军用绿色水壶里装了水稍微撒了点食盐,我就让他们给我也撒了些。结果就是越喝越渴,而且水下的很快。魏宝看我没水了,就把他的水给我喝,他说:不要一次喝太多,经常喝几口润润嗓子就行。因为喝得越多,出汗越多,越喝越渴,而且容易出现虚脱现象。

 

那天下午,我就替他扛大旗了,他不时地往2区队那里看,好像那个他喜欢的女生,就是我们管她叫小石的那个,头年元旦晚会唱《鸭子》的那个可爱女生不知道扭了脚了还是什么的。就很着急。

 

此前,我们关系很好的兄长在医疗组的车上过来过去几次,我以为他是扭着脚了什么的,过后才知道这厮,提前跑到校医院不知道用什么法子,给他开了证明,说是他心肌炎还有严重扭伤,不适宜参加拉练,他们大队就让他临时加入医疗组帮着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了。我就觉得师兄真是有先见之明啊,鬼精鬼精的。

 

他就打算和师兄说一下,能不能让小石坐他们医疗组那种伤员救助的车,休息一会儿。他又面情软,不好意思跟师兄讲,就跟我说,能不能帮和师兄说一下。我有些不开心,我说:人家都有男朋友了,跟她就是一个区队的,她对象不会说啊。他说:算我没说。我就问他:你这就不是一己之私,公器私用了?他就不言语了,我看他有些不开心。后来还是在在师兄又一次过来的时候,跟师兄说了,让师兄帮一帮那个女生,多照料一下。师兄问我:呀,你相好?我说不是,魏宝的。师兄一听是魏宝的,就凭之前魏宝两肋插刀那次给他打架的情分,他更是没二话,几乎变着法儿的让那个女生整个拉练途中,一路就有大半路都是在伤员救助车上度过了。

 

因为,这事儿,从第一天下午开始,我就问他把他替我背着的东西都要过来了。他也没拦着。而且,他故意帮别人背着好多东西。反正就是俩人闹别扭赌气走到天黑,在挟括河和大石河之间,周口店那儿附近晚上补给,安营休息也在那儿。那会儿,我有些体力不支了,而且我发现我脚上起了泡,走路一拐一拐的,我没水了也赌气不问他喝。

 

领晚饭的时候,我没去,不是不饿,是有些走不动了。他就给我拿来了包子和袋子装的牛奶。给我说:快吃吧。我问他:你还理我做什么了,你去管小石吧。他就只说:吃吧。别饿坏了,回去要打要骂都随你。话语里头都是恳求的语气,我就心软了。我感觉他一直因为自己经济和家庭的缘故很敏感,就是有喜欢的女生也不敢去表白不敢去追人家。好容易有了个喜欢的女生,想要帮助她也没什么不对。这和我对他的怜惜和爱护也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很美好的值得珍惜和感恩的情感。

 

我就叹了口气,跟他说:对不起。是我自己的问题。然后就把他给我拿的吃的都吃了,不知道是难受还是释怀,吃的挺快,完后就胡乱睡了,好像他夜间给我掖了几次被子。第二天起床哨吹起来的时候,我要起身,忽然就开始恶心干呕,继而剧烈打嗝,大口喘息,无休无止,我有些害怕,不知道怎么了。魏宝就在我旁边,他也一脸紧张,我就下意识去抓魏宝的手,一下不知道怎么就倒下了。

 

开始我还有些意识的时候,听到魏宝在大喊其他人让喊医疗救护组的人,然后就掐着我的人中,喊我名字,好像还哭了,有泪打在我脸上,他喊着说:阳阳,阳阳,你好好的啊。你好好的啊。就好像我妈妈走之前和我说的那样。我就感觉不想醒来了,因为在他怀里也挺舒服的。虽然身体因为打嗝痉挛不受控制的一下一下地动着。

 

等我再醒来,已经在救护组的车上了,我感觉车动的挺快的,他吓的脸色惨白,看到我睁开眼,都不敢大声说话,就用手去扯救护组的人的衣服,医生给我拿听诊器听了听心脏,问我感觉好些没。我问魏宝我们到哪儿了,他说:学校打算把我送到医院去仔细检查一下。我寻思学校肯定是怕我出了什么事儿没法儿跟我爸爸交代,我问他:我怎么了?他也说不太清楚,旁边校医院的小护士跟我说:是心源性晕厥呃逆引发的偶发性心脏骤停。结果,那三天的拉练我们相当于走了一半的路程,他说:听说在十渡那边还可以看到野长城了。

 

“嗯,你累坏了吧。”

“没事儿,你没事儿就行”,他说着,忽然喊我:阳阳。

“嗯?”

“我保证不再和那个女生好了。”

“傻瓜”我说:不用,你好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应该去好好珍视和努力。那个事情是我不好。不怪你。

 

他又说了一遍,我说:不行啊。我跟你说真的。

 

你喜欢她,就和我喜欢你是一样的,虽然我们是朋友哥们儿之间的喜欢。你的那种喜欢甚至比我这种喜欢还要珍贵和重要。你去加油追她吧,我帮你。

 

到了城里头最近的正规医院做了检查之后,说是不大要紧,主要是因为情绪的问题引起了心律不齐加上饮食的时候不注意,吃的过快,胃里头进了空气啥的,然后问我途中吃了什么,心里有没有焦虑和不安。我就大概说了下我吃的东西,说我没有焦虑和不安。医生就让我好好休息。那次我爸爸也来了,还带着我妹妹,我妹妹听说我晕倒了,哭着喊着要来。那是魏宝第一次见我爸爸。

 

魏宝见我爸爸来了,就出去了,留出来让我们谈话的时间。我爸爸问我好些没?我说好多了,别担心。然后就逗我妹妹,我见到我妹妹真是很能开心。我问她最近有没有乖,有没有听话,有没有想我啥的。妹妹问我说:哥哥,刚才那个哥哥是谁了?我看他在哭。

我爸爸问我:那是你同学?

“嗯”我说:他待我挺好。给了我家和家人一样的温暖。就和我妹妹陶陶一样。

说着就哭了。

 

小妹妹给我擦泪,让我别哭,我轻轻咬着她的小小的软嘟嘟的手头指跟她说:那是你魏宝哥哥,是哥的同学,对哥哥很好。都把他给急哭了。妹妹就说她也急哭了。

 

我爸爸走的时候,和医院的人关照了一下,又和魏宝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就带着我妹妹走了。我妹妹走的时候和魏宝说:哥哥,我走了,谢谢你照顾我哥哥。

 

魏宝就笑着跟她挥手再见。魏宝说:你妹妹真可爱了,叫什么了呀?我说:武陶,我们都喊陶陶。

我问他:刚才我爸同你讲什么了?

魏宝说:也没什么,就是跟我说“辛苦你了”那些。然后魏宝就不好意思地笑了。

 

那后很久,他一次从图书馆回来跟我说:你爸爸真有学问了,原来你和你妹妹的名字都是有出处的。

 

我说:哪里来的,我竟然不知道。

 

他就说是打《诗经》里来的——

君子阳阳,左执簧,右招我由房,其乐只且!

君子陶陶,左执翿,右招我由敖,其乐只且!

 

说是描绘宴会上的快乐。

 

拉练结束后,我也真的打算帮着魏宝去追求小石了,到处打听小石的一些消息,比如她的手机号,喜好什么的。全都告诉魏宝,为魏宝追求自己的爱情开始提前准备。在加上可能是因为师兄在拉练中帮助2区队小石的时候提到了我,让小石误以为是我喜欢他。加之拉练过后听说小石和她男友分手了,因为她感觉那个同学在拉练过程中没担当什么的。转而她托人给我送来了一封情书。旁人并不知道魏宝喜欢小石的事儿。幸亏当时魏宝不在,我就在那天下了晚自习,约她出来。我把情书还给她,坦白跟她讲:是我哥们魏宝喜欢你,他让我帮你的。他喜欢你很久了从那次元旦晚会之后,他只是性格腼腆不爱讲话,不敢表白,你要是真的有愿意,就跟魏宝好好的吧,对他好些,别辜负他。相信我,他会好好待你的,他不比任何一个人差,也不比我差。我祝福你俩能好好的。真的。你们要是能成,我也挺开心的,那样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你们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你要是不喜欢他,就趁早告诉他,不要伤了他的心。不然,我可跟你没完。关于这个事儿,我至今没跟魏宝提起过,我也不知道那个女生是怎么想的。因为魏宝在那以后直到那次连夜驱驰小一千里地去往小石的城市之前,从来没跟人表白过。

 

回来没多久,紧接着,那年11月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要召开,我们学校负责承担了一部分活动安保任务,从10月下旬开始,我和魏宝分别被派到了北京站和西站协助民警承担现场防爆安检、派出所社会面巡控和重点部位外围控制的那些事儿。因为吃住都在所里,每天工作量也很大,直至11月中旬我们才返回学校,见了面。我就怨他,一直不用那个手机,也联系不到,也不能发短信,然后他感觉没必要因为这个事儿招我不痛快,没多想也就开始用了。

 

那是魏宝悲喜交加的一年,欢喜的是那次峰会之后,他在国内核心期刊发表了一篇大型活动安保工作存在的问题及对策的论文,而且第二作者非要署我的名字。也就是因为这篇论文他获得了国励奖学金。

 

悲的是小石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决定提前参加社会实践,同时被招募为国家西部志愿者,办理了一年的休学。在队部帮忙的有玩的好的同学知道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我,说小石找李大队签字去了,申请办理休学。我不想让魏宝留下遗憾,就赶紧告诉他了,我让他好好考虑考虑,因为明年我们要出去实习2个月,等实习回来,就要忙毕业了。她休学一年的话,真是说错过就错过了,到时候别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是百年身。就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后来他考虑了两天,打算在那个周末去银川,小石的老家。我拜托那个在队部帮忙的同学给我想办法搞到了小石他们家的具体地址,和魏宝忙着订票,为了他时间充裕点,我以让魏宝同我去医院复查身体让他帮忙跑跑腿取结果拿药那些理由,给我俩告了两天假,相当于他周五中午一点半北京站K1177次列车,次日早起大概6点多到。要是一切顺利,他俩也可以有时间在银川玩几天。最晚周二返校就成。

 

他说问我借500块钱,我给他带了2000块。让他路上当心,全力以赴,行过无悔,别留遗憾。并祝他表白顺利,马到成功。我送走了他之后,自己独自往昌平我租的房子里,等他回来,也愿意他表白成功。就是有种感情,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到时候,他就不是我一个人的魏宝了。

 

结果他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到了小石家附近给她打电话,发短信,在那里傻等了一个下午,小石也没出来。只是发了一条短信:谢谢你大老远赶来告诉我。我们不合适。你早些回去吧。一路平安。

 

那天凌晨十二点,我收到了他的短信:阳阳,我回来了。明天1118到北京站,K1178次。

 

我那天早早就过去了,在人山人海中,看到疲惫不堪的魏宝就那么站在我面前,悄无声息地在滚烫的人潮中,结束了他此生第一次爱情的绮梦之旅。

 

我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他过来,我喊了他一声:宝儿。我们回家吧。

 

他说:我饿了。我想吃臊子面。我看他嘴角沾着些什么,就伸手给他去擦。问他这是怎么弄的。

 

他说:昨天走之前,在她家附近吃了一碗炸酱面。

我说:走,我带你吃臊子面去。

 

后来我们一起到东四十条东中街那儿光大银行附近一家兰州面馆儿吃了油泼臊子面。吃完饭我看他太累就打车回去了,路上他跟我说:阳阳,谢谢你。她要是有你的一半好我估计就不会白跑了。

 

我拍了拍他的头,说:都过去了,还会有更好的,是她没福气,别想她了。路上他就靠我肩头睡着了。回去昌平我们租的房子里,我让他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他说:你给我搓搓背吧。

 

我就同他一起去了浴室。

 

他站着呆呆的也不动,我就给他挤了洗发水给他搓头发,洗好头发后,打了肥皂,慢慢地搓着后背。水汽朦胧中,他忽然转过身面对着我,我有点错愕,他忽然就抱着我了,要把人的骨头揉碎了似的,然后把头埋进我肩膀那么哭,我忍着疼拍着他的背小声的宽慰他。然后我就感觉事态发展有些不大对头。他忽然就伸手握住了我,然后跟我贴的很近,手也上下套挊起来。我被弄的酥酥麻麻的,不知所以,我理智上应该拒绝他,但内心上好像有些欢喜,情感上觉得他或许正难受,需要安慰,如果能让他开心些,就任他如何吧。最后在我神志迷蒙之际,他在我肩膀咬了一口,随着他的套挊,我就交付了当交付的第一回了。我身上不知是水不知是汗,不等我从幻境迷离中明了过来,他就拾起我的手,贴着他愿意的地方,照着方才似的第二次把人引入了白白如愿、火屑相击的雪淖之中。直至绮语连环,平川乍瀑,春台共跻、寿域同臻的时候。

 

那天下午,我们就光着身子,躺着抱着,醒着睡着,对着背着,谁也不说话。好像那样就要翻年了,好像那样就要永恒了。好像2006年一过,接下来的好几年,我们的好日子就要结束了,谁也不敢出声,哪怕说出第一个字、第一句话。

 

202007120251在东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himan 2020-07-12 20:23
    激情戏要重写啊,太雅了,该俗的时候就俗写
  • 薛旬 2020-07-12 20:52
    himan: 激情戏要重写啊,太雅了,该俗的时候就俗写
    额,就是点到就行啦。么么哒哈哈哈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