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见
分享到:
2已有 43 次阅读  2020-12-22 12:13


分享 举报
南行的路在他心中有多远呀。像是收不到的望眼欲穿的书信,像是遇不着转山转水转佛塔的良人,像是撞不破山重水复叠嶂层峦的梦境。像是什么呢,像是明明晚上才道过晚安,明明早起就寻不见了的枕边人。
 
林达问林在说:冬至怎么没下雪呀,这天儿弄的一点也不冷,全无冬天该有的气象,让人的那条护腰裤也白买了。
困意缠绵的薛小柏说:功不唐捐的,你急什么。早晚有派的上用场的时候。
那个老大不情愿让自己的人往南撞府冲州的沈先生,听着心下一动,也不知道是在问谁:寻常的这个闷葫芦,今天居然也说了一句话了,虽然说的是不甚相关的人和事情。
 
外头的叶子总算掉干净了,人的心里头也到了岁岁年年腾空它的时候。冬至节嚒,其实除了吃饺子,吃汤圆也是可以的。冬节嚒,除了在家宅着和一只6个月大的白猫玩耍,出去一趟看看南边的山水走走观澜楼的小路也是好的。
 
听说你要出远门了?
嗯。去去就回。
年年如此说,年年都去。
跟一个坐下病的人,何苦计较许多。
真希望这一切都是一个梦呀。
谁曾想,这个弥天大梦困住了所有的人。
许我不给票呢,看你去哪。
嗯。许我唱首歌儿呢。
乃首啊您说的?
内首,光华灿兮,圣善夜兮。有子一枚,过生日兮。
哈哈哈,快打住吧。
嗯,那我去了哈。
去吧,别回来了。
就要。
嗯,这厮果然是天下第一等心肠狠绝的人。
您老人家受累,再往里走走,兴许就瞅着了人家的柔情似水,好不胜收了。
72行不学,专学讨人嫌。
 
 
冬至后一日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