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
分享到:
3已有 75 次阅读  2020-12-25 11:50


分享 举报
当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躲在角落里的人的时候,当岁月的磋磨消磨掉了他的温良似火,赋予他光彩照人的棱角的时候。
中意他的人就开始庆幸自己作为最早的最执着的第一批拾荒者是多么的慧眼识英了。

这种对他而言一种积极的转变,来源于他对世事无常的感慨和身不由己的万念俱灰中的,放弃同命运抗争的决定,你说不清他是因祸得福了,还是悬溺得更深了。
变化的起初,他无意识地一改往日的驯良和顺,从一次在超市关于做菜时候选择黑胡椒还是白胡椒的意愿的近乎偏执的勇敢表达和笃意坚持的小事上就开始萌发了。

“人活着不就应该如此么?对吧。”他问。
“是,早该这么着的。先前忍让的有些过于了。”
“跟白活了似的,好多道理,在这会子才明白过来。那样会不会少了包容?”他自言自语道。
“那我们就试试吧。”

人间的一个建议,往往就促成了众生手里攥着的好似风筝的那条长长的看不到头的线,牵牵扯扯胡乱横飞了好久之后的一次果敢彻底的分崩离析了,和既往的一总好的坏的都要告别了。往后再也没有谁能辖制住他愿意往哪儿飞了。
无论扑火还是扑水,都是自己愿意快乐的了。

跟快意恩仇是的,他绕了一个大大的圈子,走了好远好远的路,忘了路边白天黑夜的风景,做了此前想做没做的事儿。没见到自己想见见不到的人。
所以,当给他做饭的这个人,宽慰着他一路的鞍马劳顿问他此行收获的时候,反倒不好意思开口了。就和一个孩子突然一夜之间长大了,变小了的原先的衣裤鞋袜就觉得不大适应了。
所以,不等人问他,他先问道:你做的什么饭呀?
“嗯,都是某人爱吃爱喝的,比如冬瓜丸子汤。”
“喔,喝冬瓜丸子汤那得搭配香菜呀,家里有嚒。”
“有的。”
“你咋不问问旁的。”他问。
“你要回来垂头丧气,我自然要问。你回来欢天喜地的,我也就不用问了。”
“许你问。”
“见着了?”
他就知道一准儿会问这个。他笑着说:没见。不见了吧。回来不也挺好。是不是。
“明年这会儿还去?”
“不去了。”

当一个人对既往放手了,他就决定要一个猛子扎到希望中去了吧,就要惜取眼前人了吧。
之前的角落要是困不住他,身边的人也就开荒算是开到头了。剩下的就都是好时光了。这个不勇敢的人,变成了一个勇敢的人,就真的感谢一路扶持他穿过幽暗的森林峡谷、叫他不曾胆怯和害怕的人了。
俩俩对观中,他也就省察出自己诸多的不好来了。发奋要做一个更好的人了,不该辜负的绝不辜负、要承担的绝不躲闪的人了。


20201223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4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