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岸和被窝
分享到:
1已有 53 次阅读  2020-12-26 22:12


分享 举报
那年于他而言实在是不寻常的一年。他生性安静不喜欢跑来跑去,如果是有一天要跑来跑去的了那一定是出于迫不得已的事情,或者满心欢喜的人物。

有一个人就在那年要去南方了,要去那里好多年,比他要去的南方还要更靠南。他丝毫不遮掩自己的不求上进和得过且过,就和这个要远行的人的元气满满、不知疲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了。

这个人走的差不多很干脆,给他留下小到冰箱贴、雕牌肥皂、洗衣液、指甲刀套盒,大到崭新的被窝、还没启用的成套茶具、床单被罩几件套啥的叫不上来名字的拿也拿不下用不完的好些东西,结实耐用得不得了。

以至于每次起用就会想起来:这家伙现在在哪了,在干嘛了,最近都是顺当的吧,上回见是啥时候这些关联的。好比如今放眼有柳岸,温暖有被窝的时候。这杯子属实宽大,棉花属实妥帖充盈,就和包裹在了暖洋洋的和煦里一般。

他们也并非从始到今都是和和气气一团开心的,也有龃龉争驰,也有三观不合,多半想起来的时候都是好的居多,因为有感恩和怀念兜着。有体谅和理解兜着。过了也就又好了。

他们的友谊是好的,因还在继续着。柳岸也是好的,我见过它。被窝也是好的,我盖过它。指甲刀也是好的,我用过它。万千可爱,没有什么是不好的。走的那么南,实在是不寻常的。

那年于他而言实在是不寻常的一年。他生性安静喜欢跑来跑去,走的那么南,许也是有了迫不得已的事情,或者满心欢喜的人物了吧。

202012260904东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