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
分享到:
1已有 23 次阅读  2021-01-10 10:06


分享 举报
他在哪里都十分醒目,给人感觉温文尔雅的,器宇非凡,谈吐不俗,眉间距离比旁人略阔,聪明安静,让人观之可亲。因了这醒目,就捎带着连同他偶然的忧愁都醒目起来。比方说,你见到他一脸愁容地在角落里咬着吸管儿喝一种看不真切的饮料,你会最先打量到的绝对不会是那罐饮料,而是这个人,以及他在思量些什么人什么事,什么梦境。

他的梦境十分辽阔遥远,数九寒天里头依旧带着夏日里炎炎的浓烈暑气和凛冽深冬不曾开放的桂花香味纠缠搅和在一起。似乎受了周公的勒令和月老的训诫。在光怪陆离的日光之下做了明明白白的事迹,却不能用人世间的语言表达提起。他看过珊瑚海鱼,路过孤山海河,碰触过五光十色,可是他说不清楚那究竟是个什么。只能说起来“我昨儿做了个梦”,仅此而已。

梦境中,在日光下出生,在人间里成长,在长空下寻觅。使得原本当时窗角流淌进来的光束都不敢张扬,不敢盼望,不愿承认,不去相信。就和是怕惊扰了沉睡的神明,煎迫的众生,以及那世间万物的灵一般。他就觉得有一道黏稠不开化的遗憾和惋惜涌入囟门,纵能醒目如斯,依然逃不掉缠束无休的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的五蕴假合的命运。导引着凡所遇到,能看到的就自去领会了他,能愿意的就自在解锁了吧。

和大
202001092352东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