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长干里
分享到:
1已有 53 次阅读  2021-01-14 13:36


分享 举报
他印象中,自己中意的人的家里,那屋子是不大起眼的。每每想到这些,就红了眼圈儿了。他觉得,阿浩当是从小吃了许多的苦的。他就责怪无常的命运为什么不叫他俩早早遇见。有一次过年他们分别自己家过年去,他在微信上问阿浩:我在百度地图上找寻你家呢。他就听阿浩在那边笑,完后稀里哗啦伴随着打麻将的声音儿。有人催促道:你小子跟谁这是,快发牌呀。有了相好的是怎么着?

他听见阿浩只顾痴笑,也不辩白也不否认,就问:你笑什么?
嗯,感觉快要落停胡牌赢钱了,所以开心。他心里自然不信,却也不敢说的太分明。

好些年后,他和阿浩就失去联系了,他好多次想要过他故乡去看看,别的一概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年春节时候,他们彼此给对方发了好多自己故乡的照片,阿浩说他家蛮好找的,是个简简单单的白门楼子,跟没门儿似的。

他每每想到阿浩,就想给他祈祷,无缘无故止不住地那么噙着两眼泪,想要替他和命运分辨几句,想要和他一同居住在长干里。直至近日偶然听到一句:一辈子没有过开心满意, 阳世间做人一回你说屈不屈?像是在问这个杳无音讯的叫人牵肠挂肚的坏心人,也在问他自己。

202101141333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