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路的杜先生』-2
分享到:
已有 37 次阅读  2021-01-17 01:09


分享 举报
他是不是不要我了?这是小九沉默了几日同杜先生说的第一句话。这话问的叫杜先生心头一颤,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这几天,送小九来的人,再没出现过,又仿佛从未离开,这种缠绕不休的感觉叫人很不舒服又无可奈何。就和隐约潜藏的危险,你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突然现身,就把小九再度接走,不知道接到哪儿去。

小九和杜先生年岁仿佛,只是看上去有点吃力,跟心智未开的儿童差不多吧。先前杜先生几次见他时候却不如此。杜先生知道他吃过许多生活的苦头,却从未学乖学妥协。因此,杜先生就觉得,或许他如今什么都不记得了,无知无识了这样对他而言也是好的。

小九貌似很怕水,不知什么缘故。有次,杜先生见他的指甲裂了,就寻出来指甲刀给他剪指甲。他就歪着头那么笑眯眯地看,及至杜先生给他弄好了问他:小九笑什么呢?

小九说:我没笑,我没有。我想出去玩。杜先生说:等小九嘴巴好了,就带你出去好不好?“可是我不爱喝那个水水”小九皱眉道:我爱吃糖,你可以让我玩你的手机吗?
“你没手机吗?”杜先生问。
“有”停顿一下,他掏出来一个破破烂烂的手机,貌似坏了,摔的很裂。粘了透明胶,已经开不了机了。杜先生认出来这个手机是几年前小九来金州那次,坏过又修好的那台。就和历经生死的人那样,连同想起一个人一场回忆,说出一句话都没有力气了。

923
20210117100/5东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