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寒见』第五
分享到:
1已有 47 次阅读  2021-01-20 22:05


分享 举报

头天才下过雪,这人熬的粥咕嘟嘟冒着热乎气儿,里头不知道放什么了,一股黏稠甜香的味儿飘散的很远。门儿虚掩着,没怎么正经关上,怕万一有生意耽误了小本儿买卖。这时候,来了一位不善言谈的同乡,手里拎着二斤点心,说起来也是不年不节的。熬粥的人礼貌地笑笑,跟他打听他表弟回来没,因为熬粥的同拎着点心的他们家表弟是初中同学,蛮要好的,后来表弟出去念书,这位就在老家干起了小本儿生意直至今日。

 

没有嚒拎点心的人答道:约莫许是忙了,顾不上回来,上次来家你不也擦肩见过一回,就那次了,再没回来了。

 

你说你来就来吧,干嘛还带点点心来,这客气劲儿的。熬粥的人笑微微说道。

“嗯,不是给你带的”来人也不客气,直奔主题了马上就要。

他俩跟较劲似的,一个变着法儿地打听,一个绕着弯儿地不说。双方你来我往,说了一气,全然没有偃旗息鼓,鸣金收兵的意思。

你这粥里都搁什么了那人一边说着,一边望里头扫了一眼,见隔着一道门儿,有人影似隐似现的,借故要去洗把手。

“你们家孩子没跟着一块儿来?”熬粥的喊住他指了指门口那边的洗手池子道:那儿,冷水热水都有。

 

我的吃的冷了就不好吃了那人坚持往里走,熬粥的见拦不住,就喊了一声:粥好了,快出来喝吧。

 

嗯!他们同时听到一声答应,似遥远似迫近,似陌生似熟悉。恍若隔世之间,伴随着一阵脚步声,那心就都提到嗓子眼儿来了。似乎粥也不打紧了,点心也不打紧了,什么也不打紧了。

 

拾四 

202101202200东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1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骆北 2021-01-21 19:19
    这么碎片化的...
  • 薛旬 2021-01-21 21:39
    骆北: 这么碎片化的...
    嗯,同样的人,各种各样场合下的见面。每个节令写一个。就当是小说片段开个头
  • 薛旬 2021-01-21 21:39
    骆北: 这么碎片化的...
    开个头就不往下写了
  • 薛旬 2021-01-21 21:42
    骆北: 这么碎片化的...
    熬粥的这个人 就是花园路的杜先生里的杜先生。拎着点心的,就是花园路的杜先生里头那个小九心心念念的人。这个杜先生,其实在南行里头,也是他俩,还有要见的那个人也是《南行》那个小说里的人。总之就是一样的人,一样的事情,反反复复的写。我心里头有执念嘛,想去见朋友,见不到,只能写到小说里去了。
  • 薛旬 2021-01-21 21:43
    骆北: 这么碎片化的...
    《小雪见》第一
    那一日,天寒客少近打烊时刻,进店来两个人。其中有一个我是认识的,和数年前冬日里初见时不同,越发呆且快乐了,了脱孤症似的目光清澈,不发一语,面对面跟不认识了一般。另一位光芒万丈的带着不甚娴熟的谦和近前同我打听熟人住处。

    我本能地不愿意告诉他,只说:打烊了,你寻那地儿我不晓得。你要找的人我倒是相熟,只是抱歉不能告诉你。他并不恼我,说找那个倒是其次,是他非想过来看看,说着他指了指身边的人。

    那个人怔怔地瞧着外头走神儿,忽然转身欢喜说道:外头下雪了,我们吃点暖和的去吧。我问他:你想起我了?他说罢摇头若有所思,说记得那条红旗幼儿园近旁的一条小路。我就深信,无论经历过什么,有些人和事迹看来是无论谁都不能从他夺去的。

    和大
    202011221321庚子小雪/七里庄
  • 薛旬 2021-01-21 21:43
    骆北: 这么碎片化的...
    小雪见里头 也是他们
  • 骆北 2021-01-21 22:09
    薛旬: 熬粥的这个人 就是花园路的杜先生里的杜先生。拎着点心的,就是花园路的杜先生里头那个小九心心念念的人。这个杜先生,其实在南行里头,也是他俩,还有要见的那
    蒜你狠
  • 薛旬 2021-01-21 22:49
    骆北: 蒜你狠
    物不平则鸣
  • 薛旬 2021-01-21 22:50
    骆北: 蒜你狠
    我也是意难平得很
  • 骆北 2021-01-22 00:59
    薛旬: 我也是意难平得很
    看出来了
  • 薛旬 2021-01-22 01:01
    骆北: 看出来了
    安。太晚了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