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路的杜先生』-12
分享到:
已有 39 次阅读  2021-02-10 10:42


分享 举报

饭时,王皓看到小九手腕上的那条红色纹身,只当是个线头,笑着问道:这是什么?说着就要动手去瞧。杜先生伸手把小九的袖口往外拽了拽挡着那个红色的细线,说:小九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王皓若有所思觉察出些异样来,此后那眼神似乎就离不开了小九手腕子似的,饭后他们在厨房收拾,王皓问杜先生:那是什么?为什么不让我瞧?

 

大概是纹身吧,也没什么。杜先生答他。

“别蒙我”王皓说:他晕血,弄不了那些。

见杜先生不言语,说道:回头我自己找他看去。

如果你真要看杜先生顿了顿说:那等他都想起来,他自己也同意,你再去看。

 

王皓并没有和往常一样赶着回去,小九在沙发上躺着,许是困了,多多在一旁看电视。王皓就走过去要看下那手腕子那儿到底是个什么。杜先生找了一条毯子给小九盖上了。王皓还要坚持,杜先生说:多多还在,当着孩子,你别太犟。

 

王皓压抑着心思,梳理着纷乱,思量着猜测,筹谋着计划停顿稍许,抱了多多回去了。次日午间,他是一个人来的,借故年关洗尘的由头要给小九去洗涮洗涮,杜先生还要阻拦,见他眼神里有不可褫夺的笃定,焚烧万有的光火,拉着小九去了卫生间,及至他随着那条红色的细细长长的红线攀援而上,看到那杂乱无章让人惊骇的纹身和一个摘了心肝的名字,顿时觉得气短,立地就要手刃了谁那般,似要流出血来。抱着小九难受了个没截没完。那种悄无声息的难受,就好像什么呢,好像什么都晚了,好像让人恨不得打头起重活一回。

 

小九瞧着也给吓蒙了,只是和哄小孩似的那样不住地拍着肩膀问他:你怎么哭了?

王皓忍着难受囔囔地说:没事

良久,杜先生见他们从卫生间出来,看王皓哭的红肿的双眼说道:你们,真是彼此的劫数。

 

 

202102101041在东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