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正月十七夜
分享到:
1已有 32 次阅读  2021-03-02 16:18


分享 举报
他晴天也见过人家,雨天也见过人家,还有梦里、梦外。不管隔着远的还是隔着近的。他们在中途也遇见过,他忙乱的时候,人家也过来找过他。这回是在街上,路边儿说嘈杂不嘈杂的地方,停着一辆没有马拉的大车,他就往那边看不说话,人家躺在上面,跟他笑眯眯的,就好像隔开了太久的两个人呀,本来在见而不得的日子里积攒了好多的话,单单是这第一句话就死活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哪怕是喊出彼此的名字,怕是也不能够的,就和那两个字有千斤重,有多么滚烫滚烫,怕嘴里含不下似的。
 
人家对他笑,他也就笑。完全忘了这次遇到之前,他是睡醒了,口渴了,要开门出去,穿过狭长的走廊,要去水管子那边喝水洗手来着。彼时不知道怎么的就暗无天日似的那么黑黢黢好大一片。前前后后都看不到,却伸过来一双手,发狠力气从身后掐住他肋骨两边的身子,让他动不得,逃不得,他想喊他妈,印象中身后他刚出来的屋子是他妈妈也在的,他似乎情急之下,要喊他妈妈过来开灯,或者看看他。看看是怎么回事。奈何那声音总是喊不出来,或者勉强出来了,就和弯弯曲曲的气若游丝的吊着的一条线一样,使不上力气,那声音也颤颤巍巍嘚嘚瑟瑟的不成气候,他妈妈始终没听到。他就挣扎,就努力呼喊,就喊出来一声了,就躺在他床上了,原来他哪也没去,就在他床上躺着,屋里也没有他妈妈,原来是叫人无端这么害怕的黑夜呀。
 
他真就睡不着了,也忘了原先露出笑意之先,他是挣扎和努力过的。这是作为梦魇一般际遇的一个补偿了吧。他心下这么想着,眼里那么看着。
 
那辆车旁边,有很长的一个台子,都是他打包好的梨子,有水晶梨的样子,有南果梨的颜色,叫不上来名字的梨子。那梨子太多了,因为没有人能说清楚这梨子有多长的时间,上面就有些行将不大新鲜的气象,就和梨子也受了多大委屈,得了多大熬煎,跟人一样情到深处绷不住要流泪了似的。
 
“这些梨子,都是你的,我攒了给你的,不知道你几时要来,它有些不大好了。”他一边着急,一边查看,一边小声说道,他怕人家听到,又怕人家听不到。他愿意把这么多梨子全部给人家,却感觉不大好意思能拿得出手去,因为梨子常有,和人家相见的时间确不常有。
 
他随即又欢喜起来,因为他给人家攒了好多烟卷儿成条成条的,也是要给家的。他拿出来往车那边走,递给人家,人家就收了,他问道:“你笑眯眯地同我说些什么来着?我只是看你在说,总听不到你说了什么话。”
 
人家不在的时候,人家的妻子就来同他说话,喊他生火,前后走过一段路去,那炉子里有炭,其实满不用管它,那火苗蓝色的,炉子里红扑扑的。相对无言了好一阵儿,那人同他说往后就不用给人家东西了,纵然人家会收下,她也会告诉了不要收的。
 
他未置可否,因为人家从来都是柔声细语满眼温柔地待他来着,从来不和他发脾气,有时候他生气了,人家也不会真恼他。好多年的岁月里,和这次一样他除了在梦里,在哪也没见过人家。以后的一个白天里,十二弟也听说了他的事儿,只是感叹:完美真挚的两个人,注定长不了的吧。
 
十二弟只听他说:“他手可大了,人瘦瘦的,头发有些微的自来卷,而且很有主见很善良,做饭很好吃。”
 
世界上这样平凡美好的人应该不在少数的吧,可是,这注定没结果的,注定不该想的,还是让他那么念念不忘,在他们离开比他们相聚的时间还要长出数倍光阴的好些年里。他感觉自己人生七零八落情路多舛的,十二弟说都是迫不得已吧。
 
他嗯一声说道,不得以还有不如意。你看看我,看看我吧。因为要是断不了的,那就发狠去想吧,不然本来多苦的人生,连这点念想都断了,那还有个什么趣儿呢。
 
和若
202103021615丰台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