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离廿四时·芒种第十四』
分享到:
1已有 42 次阅读  2022-06-06 15:03


分享 举报

他曾经有过一个透明的玻璃杯子,有一年给𤭢了。有次喝水。有人瞧着杯底像是有砂糖,喝着也有丝丝儿甜意,边喝边念叨外头天气热,还是里间凉快云云。及至就着潮星儿喝完那水,才发觉,原先以为是砂糖的,其实是落在杯底的水碱。他失笑道:怪道一直喝一直有,还纳闷儿它怎么化不开呐。有人说:那糖也是真放了的。那碱也是真有的。

 

那一日晚间,本来觉得闲暇无事可以好好消遣。就突然之间,一个短信的瞬间,就来了事儿。他纳罕道:你老手机不欠费不用了吗,咋还能收到短信了。看短信的一边瞧着一边低着头说:可说呢。时有时无的。他宽慰:别不知足。有总比没有强。有一日,过一日,有一时,算一时。

 

那些天晚上天气特好,风吹得也凉快,有时候能看到西边天上、大片连绵不绝的云彩下、柳树和柳树之间的月亮那么高,那么小。他恍惚南边天上、东边天上也都有过月亮,只是觉得奇怪,并不晓得里头的道理,也不怀疑是不是自己记错了。

 

彼时,日子艰难,他们没完没了辛苦奔波。一个半夜十二点要给人看仓库,第二天早起6点去上工的地儿干活儿。一个下班去捡人多的地方发小传单,时运不济的时候会被追着满街跑。跑不过会被尽数收缴。饶这么着,晚上有时候会凭添了一个夜跑的营生。看不过去的就说:空腹可不兴跑步。要去跑步的是执意要去跑步,就和上了发条、下了战书、写了生死契不去不行似的,就和不去怕耽搁浪费了预支出去的银钱似的。

 

过了二十多年上,他们理论上知道人比银钱金贵。实践上还是把银钱放在头里,人要稍微靠后一点点,又一点点。好多年之后,当时跑步的两个人中,想起来这事儿,记得有次绕着湖,那月亮真是分外圆、大、明、亮。有一个奋力地跑,一个奋力地跟着;当时对话的两个人中,想起来这事儿。一个觉得跑步的事儿,看上去实在有些不忍心和穷酸气,鞋不是鞋,裤不是裤的,肚子都吃不饱的那种格格不入、衣衫褴褛的跑,哪怕是夜幕四合也不行、哪怕是无人知晓也不行。叫人看着难受。情急之下说道:你活脱一个二百五,干脆去跑死你算了。又觉得走这么急都不觉得狼狈,真个是勇毅非常;又觉得,走这么急,要么是时间紧迫非常,要么是那人紧要非常。那就由着他去吧。就只奇怪,那肚子是不是真的不饿。即或嘴硬如此,实在饿极了,肚子也会咕咕叫的吧。想着叫人有点想笑,想起来应该出去买点吃的喝点准备着,等跑回来,好垫补一下。

 

和若

202206061428东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