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离廿四时·夏至第十五』
分享到:
2已有 45 次阅读  2022-06-28 22:14


分享 举报
一日。临河的窗户开着,就吹进来似是而非的穿堂风。刚洗好的衣服鞋子。撑展了服帖在衣架上,隔着一层纱窗,一个往外递,一个往里接。耳听得一声脆响,似乎掉下来什么金属物件儿。好好的,总寻不着。一人寻声踅摸,一人等着不耐烦地问:衣服呢,怎么不动了。叫人干等。“你听到东西掉下来没?”晾晒衣服的人属实没听到东西掉下来。但也不疑心问的人的耳力。也就相信真个掉下东西来了。

早年间。七转八转的地方,如今依旧需要七转八转才能到达。且有高高的没有护栏扶手的人造水泥台阶。高悬悬的,叫人总有种隐隐的颤巍巍的恐坠恐磕碰感。不由得腿软且迈不开步子。如今可好了。那儿全拆了。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儿。一条小巷子的死胡同,屋子墙上抹着崭新的白泛青紫的洋灰,大致成人臂展那么宽。朝北的巷口种着极善攀援的菜蔬,织成个花架子叫人乘凉。下面有小方桌、有茶叶、茶杯子,有人坐着说话,有孩子在大人膝头腻味、怀中睡着,大人给他们拍背、扇扇子、揉肚子。

有次。在住处比那小方桌高一些的玻璃桌子上,有人说是看到了“银山”。因为酱油瓶子上头放了好几层打算循环使用的保鲜膜。层层堆叠累积,真是有点像那银光灿灿的透明的山。只是山头没有云。山的两边也没有隔着人往来。早些时候,他们用同样的保鲜膜包裹过给客人剥好的榴莲、菠萝蜜、削好的菠萝及待售的果篮那些。

“那个小孩懒洋洋看起来很舒服”他说:让人想起小时候。肚子不舒服也是有人揉肚子的。揉一揉肚子好像就舒服了。不舒服的时候,似乎靠一靠好像就舒服些了。指甲劈叉了,不被问及的时候,觉不得疼,要有人嘘寒问暖,就会觉得似乎比先前有些疼了。好像真的是这样。

被问到“那你打算叫谁给你揉肚子”时。想一想、笑一笑,似乎克制了生吞了表达和分享的意愿那般,说道:我不知道。可这别离到头日子过去半数,摩指数算的节令就要过完的那会儿。就曾那一日达成了共识,似乎被人喜欢在意关爱的感觉实在是真心治愈。没人不同意那便是爱了。纯乎其纯的那种爱。和夏至里、阳台上的穿堂风那般叫人总不嫌多地满心欢喜。

和若
2022/06/28/18/59东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