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我很早就考了驾照,在我到小乘巷实习的那会儿,我爸为了我往来家里和单位之间方便就给我提了辆新车。李大队问我要不要考虑留校实习,并力陈留校实习的诸多好处,我想了想还是出去了,就为在外头我找魏宝方便。   为了对我爸爸表示感谢,顺便缓和一下关系,我就开车载着魏宝去了马连道一商大厦摄影器材城买相机。顺便
    分类: 流年在陌|1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火屑记》-11

    薛旬 2020-07-12 20:12
    那天时间有段时间都是静止的,大脑有段时间都是空白的,像两条如大河奔涌无常的火焰忽明忽灭,把我们照亮,把我们照暗。我只能听到我们两个的均匀的呼吸声在流淌。偶尔有魏宝肚子发出咕咕的声响。不知道他是饿了还是怎么。 我小声问他:“你好些没?” 他摸着我肩膀上他咬的牙印儿,说道:“弄疼你了,今天我,对不起啊。”
  • 熨火屑·锦年篇

    君子离离,夜绮驰,怀玉斯银川,苍鹅五伤。 君子祁祁,昼锦趋,合璧斯幽燕,青响一双。   和大202007120321在东亭 20200712『熨火屑·锦年篇』诗配图
    分类: 流年在陌|10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火屑记》-10

    薛旬 2020-07-12 02:55
    暑假开学后,我们学校趁着天儿还暖和的时候,办了两件事,一个是新生军训,还有一个就是十一校阅结束后,新生和老生全部出去野外拉练, 3 天行程 260 多公里,从昌平学校出发到房山十渡那边的一个叫张坊镇的地方。   我也做了一件我自己的事儿,在 9 月 21 号那天,我给魏宝买了一个当时性能比较好的诺基亚 5300XM 手机。他
  • 分享

    《火屑记》-9

    薛旬 2020-07-11 16:42
    我有一个戒指。是我所在学生时代没想到过的,而且这个戒指不是很金贵,却很珍贵,里面包含着漫长的执守和明明存在却浑然不觉的期待。在我毕业好久之后,在别人的婚礼之后,我收到的。当时,我收到这个戒指的时候,在同一个地方,有一个陌生人也在拿着戒指等人。那会儿感觉我周围在那么一瞬间,或许是出于对美好爱情和那场婚礼的感慨,大家都在
    分类: 流年在陌|2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火屑记·端月篇

    端月雪飞,虹贯温榆,瞻观安济,胡尔不归。 端月风祁,寒夜薄披,驱驰中阻,下尔轻肥。 端月伯善,修竹茂梅,车乘笠戴,对尔长揖。 端月择居,锁钥有遗,苦寒咸免,是尔神人。   和大202007110327东亭 20200711『端月诗火屑记』配图
    分类: 流年在陌|1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火屑记》-8

    薛旬 2020-07-11 02:39
    我搞不清楚为啥武阳放寒假后不回家嚒,我开始以为他是没钱买票?还是什么的。而且那会儿马上赶着春运了,票也不大好买,看他也没有一点着急的意思。关键当时我们住在学校诸多不便,暖气也不烧了,食堂也不开了,因为他不肯回家,楼下管理宿舍的人又不干,我们跟人好说歹说才通融了几天,所以一方面放假前他就囤积了好些吃的。然后晚上我们连灯
    分类: 流年在陌|4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7

    薛旬 2020-07-10 13:44
    那是我们第一次合影,当时号称立等可取的新出的那种佳能数码相机,我们为了要赶时间还加了5块钱,洗了两张,彼时对数码相机认识还比较模糊,只是觉得就是很快,很清晰,但没想到是没底片的,而且当时我们也没带U盘,因为用到那个的时候还很少,基本就是那种刻光盘的。后来我们有了QQ号,有了邮箱,这些的,我自己去过几次广场,想找到那个拍照片的让他
    分类: 流年在陌|9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6

    薛旬 2020-07-10 00:08
    很快我们为期3个月的军训总算结束了。师兄在归队前做了一件让我终生感激他的事儿,就是在重新分配宿舍的时候把魏宝给我分过来了,当时天气已经到了12月份,冬天的样儿冷飕飕的,我看魏宝也换洗床单的时候就是在水房拿着脸盆手洗,他也舍不得花钱送到社区服务中心五块钱一桶那样机洗去。我当时在我们班是4号床上铺,我觉得上铺应该是
    分类: 流年在陌|9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5

    薛旬 2020-07-09 18:35
    校阅的前一天,我们发了制式警服、帽子、腰带、单拐肩章和白手套、警用皮鞋那些。大家都很开心,跑去服务区给家里打电话告诉家长,因为当时军训手机这些电子产品都需要上交,等军训完再还给各人,所以打电话只能去服务中心打公话去。我正在屋里收拾,就是把肩章拧到制服肩膀那里的小洞里头固定好,还有警徽也得往帽子上安。魏宝穿着警
    分类: 流年在陌|2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拈火屑有所思篇

    绿叶成荫子满枝,情深偏寿好相思。 当年漫引纤纤蔓,此岁重缝软软衣。 星斗横驰曾晃夜,毛毡齐覆未知期。 迩来梦似盘长扣,绮境犹同年少时。   和大/202007091351在东亭 备注:图中放风筝的公子素材来自抖音@_郑扬扬扬抖音小视频截图,侵删致歉。 《拈火屑有所思篇》诗配图
    分类: 流年在陌|2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4

    薛旬 2020-07-09 03:57
    那以后,那个跟我们一块儿在夹道干活儿的男生带着丢铁簸箕没准儿的那个女生休息军训休息间隙过来跟我赔礼道歉,过后女生买了好些罐头五六的营养品托男生交给我,我打算就这么算了,魏宝有些不开心,感觉他们这么弄我平白无故吃那么一下子砸,不能这么轻易就算了。我就劝他,算了算了。我又没事儿。往后大家还要一起学习在一起呆四年了。
    分类: 流年在陌|3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吁火屑诗

    薛旬 2020-07-09 01:37

    吁火屑诗

    坎坎穷途,涉其水,远来识我。甫说我乎? 冽冽中途,泅其河,迸余石火。失明火无? 錾錾他途,亡其度,石空屋左。斯屋卜居? 辗辗归途,异其乡,吾自接汝。见君子不?   和大 /202007090026 东亭 备注:配图中水花素材来自叶露盈手绘《洛神赋》,侵删致歉。 202
    分类: 流年在陌|1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火屑记》-3

    薛旬 2020-07-08 21:26
    从魏宝收拾了小干事之后,那干事对魏宝感恩戴德的,忽然态度就转变了。后来他我们军训结束了之后他也回去他们大队继续完成他剩下来 3 年的学业,也成了我们玩的很好的哥们儿,他也一直不知道其实当时那小山似的毛毯摞子是魏宝一脚给踢倒的。我们有时候坐在一起回忆往事、说起当初这段经历的时候,我和魏宝都会说假如来年轮到我们
    分类: 流年在陌|10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火屑记》-2

    薛旬 2020-07-08 12:46
    团结严谨、求实奋进、热爱祖国、振兴警校。 1 ~ 2 ~ 3 ~ 4 ! 这 16 个字作为我们的校训是我和魏宝在学生时代集体喊过最多的口号。这校训在我们毕业好些年之后,有次我在我们校园网官网、官微、以及相对晚些出现的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也还是这 16 个字,好些年了一直没换过,年年有新生在喊。成了老生之后也得喊,直到你毕业,然后搁
    分类: 流年在陌|3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
    分享

    《火屑记》-1

    薛旬 2020-07-08 01:34

    《火屑记》-1

    我遇到他的时候,他还不是一团火。像一块在深山中埋藏了好多年的金属,冷冷的,硬硬的。外头有泥巴砂砾,有他自己的倔强不屈。他的心很硬,对自己也够狠,对别人也是。而且,我头次遇到他的时候,也没多看他一眼,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乡下来的穷小子。 1- 那是我高三毕业那年的 8 月下旬,熬过了磨人的高考,我如愿以偿的到了昌平这
  • 2
    从此,我的日子就以周为单位似的那么过了。日子一周一周地到了那年 6 月,我作为“京晋两地”政法系统联动的那种结对子活动的新入职选调人员被派遣到薛小柏老家省会的同系统进行为期 3 个月的基层锻炼。 7 月 12 日去清源县检查党风廉政工作之后。我找了个理由没和大家一块儿回去,而是独自去了薛小柏他们村儿,没见着他,估计是那
  • 分享

    《金屑记》-20

    薛旬 2020-07-07 14:52
    那以后,直至年底,我一直没见着薛小柏。他到医院后,王布达就直接接手了,天天在那儿,沈擒宁也以薛小柏需要静养和恢复为由,担心再刺激他不利于病情好转,所以不建议我去看他。而且他说:有小表弟照看他你就放心吧,把你的精力全用在下月的面试上头,好好准备那个吧,这边你放心交给小表弟好了。   那个年,就这样过的索然无
    分类: 流年在陌|3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结夏双金屑诗

    薛旬 2020-07-07 13:22

    结夏双金屑诗

    见他金灿灿,不系自由身。 见他光耀耀,皆在黯黑中。 昔似星河渺,今作逆流奔。 一生一世也,一个未亡人。   和大202007071246东亭 结夏双生金屑诗配图
    分类: 流年在陌|2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9

    薛旬 2020-07-06 23:26
    那年 10 月 10 日,武阳说他和魏宝的拳馆到工商部门注册成功了。他说是我哥帮着弄的,而且地址也选好了,就在五棵松那儿,叫 “ 魏武堂搏击俱乐部 ” 。“这名儿谁起的呀?”我问他。他说:我们俩呀,然后他就说是出自“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而且正好有他俩的姓。然后就忙着弄税务、办学需许可证那些手续了,等门店装和场
    分类: 流年在陌|11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8

    薛旬 2020-07-06 12:02
    打车回去的路上,薛小柏靠在我肩头,因为夏天的衣服都比较轻薄,我能感觉到我肩头湿了一片,我握着薛小柏的手试图宽慰他。不由得想起刚才的情形,想起魏宝的面容,他眼睛狭长,嘴唇轻薄,眼神坚毅有力,身形和武阳仿佛,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和武阳一般的热烈坚韧,我知道武阳母亲去的早,却不知道魏宝从小父母双亡,在自小孤儿那般生涯中,不知道他建立起
    分类: 流年在陌|2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7

    薛旬 2020-07-06 00:07
    从沈擒宁和薛小柏把我从 H 驰刺青弄回来后,薛小柏就一直哭。似乎要把这辈子全部的眼泪都要一气倾倒尽了似的。我说:你别哭了。我的心都给你弄碎了。他也听不到似的那么哭,我心说,那就让让他哭吧,索性把心里的苦、心里的艰难委屈全倾倒干净,往后就能开开心心的过接下来的日子了。大概过了两三个小时,他就哭累了靠着我睡着了。纹
    分类: 流年在陌|3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乌衣伏白凤诗

    薛旬 2020-07-05 21:51
    依旧饶年燕子双,夕夕同伴晚风凉。 聒平暗夜赎千户,绞碎明辉抚万方。 叆叇溪桥添白发,氤氲石畔悔青肠。 流霞溢彩凡三绕,也似惊虹欺凤凰。   和大 202007052110 在东亭
    分类: 流年在陌|2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6

    薛旬 2020-07-05 16:07
    薛小柏要南行的事儿,我没跟任何人说,就是觉得,他如果愿意跟谁告别,就去告别吧。比如王世延。他如果愿意去哪怀缅就去怀缅吧,比如马连道家乐福、一商大厦和三路居。他现在真的自由了,往后再也不会有人给他甩脸子、让他难堪、逼迫着他做不愿意的事情了。我那些天也尽量不跟他黏和在一起,让他去独自做他行前愿意做的事情。我只是去找
    分类: 流年在陌|3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市集

    薛旬 2020-07-05 14:36

    市集

    布尔市集,攘攘熙熙,魏武良人多维绮见时。 步尔市集,直直曲曲,薛沈良辰相逢狭路时。 相视以目,俩俩衡结,中尝五味混若蹚蛛丝。 相触以蹴,彼彼关联,绳拧二道摊破绾青丝。   和大 202007051333 在东亭 20200705《金屑记》夜行篇什《市集》诗配图
    分类: 流年在陌|2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5

    薛旬 2020-07-04 19:30
    从那以后,他真的学乖了,也没去那个地方,但是他在一如既往的逆来顺受中跟我貌似也凉了下来了,那么不冷不淡的。过年的时候,我原本要带他回家一块儿,他不乐意,我就没强迫他。年三十儿,大沈带着小表弟、我和我爸一起吃了年夜饭。我就赶回来我住处找他。他一个人在那儿下饺子吃。我进去厨房问他:呦,煮饺子呐,有没有连我的一块儿煮呀。他系
    分类: 流年在陌|2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伊阙

    薛旬 2020-07-04 17:09
    伊阙更深,呦呦梦沉,听闻未名,但觅读经人。 二阙栖身,碌碌何能,往还接踵,一乘马如龙。 屐上青云,簌簌埃尘,迩来相顾,千寻止境中。     和若 202007041706 东亭
    分类: 流年在陌|18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4

    薛旬 2020-07-04 14:16
    六点来钟,窗外有了曙色的时候,我就起身了,我看那脸盆里干干净净的,大致知道他后来睡安稳了,我记得开始他小声哭啼的时候,是用老家方言在喊妈妈,其他的我也听不大真切。哎,不知道这个人心里有多少苦。想着这些,我出去把脸盆的清水倒掉了。洗漱以后拿出来昨晚王世延给带的咸鸭蛋和面,到厨房给他做汤面去了。   我差
    分类: 流年在陌|2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

    薛旬 2020-07-04 00:29
    滚滚金屑,迸也撄宁,灿哉兮其坚亦弥。 洒洒金屑,帖也薛柏,懋哉兮其履亦思。 微微金屑,寤也江鱼,绮哉兮其纷亦极。 和大202007040022在东亭
    分类: 流年在陌|2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3

    薛旬 2020-07-04 00:12
    次日,我果然头很疼。倒不是头一宿希望的头疼第二天就如愿以偿了,实在是我不胜酒力。 他见我恹恹的,就跟我说:往后可别喝了,你又不能喝。那天他熬了粥,弄了点外头买的小咸菜。我问他病好些没?他说吃药了,估计差不多。   他说:等你好了,我给你买个鱼吃。你不是爱吃鱼吗,对吧。 我说:嗯,那我经常
    分类: 流年在陌|2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12

    薛旬 2020-07-03 15:49
    这次,我没给沈擒宁打电话。因为我感觉,薛小柏要是真的做好了打算,那沈擒宁有什么办法呢。我生日那天,齐衡订的蛋糕也来了,沈擒宁也来电问我打算去哪跟薛小柏玩去。我说:他去金州了,估计是找王皓去了。估计不会回来了。   “他走的时候跟你打招呼了?” “没。跟他们单位告假了。” “那,就
    分类: 流年在陌|2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金屑记》-11

    薛旬 2020-07-03 12:29
    薛小柏第一次开工资次日,就买回来一个拖地的那种小油拖和很多菜来给我做饭。我看他挺开心的,我也高兴。我问他:你往后再买这么多东西就喊我一声儿,我下去跟你拿。他说:这个东西可好用了,我看我们单位保洁的大姐就是用这个,地面可干净了能照出人来,然后就很认真地把那个附带的一壶清洁剂还是什么的透明的油似的东西喷洒到那个蓝白相
  • 分享

    《金屑记》-10

    薛旬 2020-07-02 19:56
    在第四天的时候,我感觉他确实好多了,那个弹性胸带也挺管用的,那种先前呼吸时候连带着的颤颤巍巍的微小咳嗽的声儿也几乎没有了。我跟他说大夫说了,你营养不良,怎么不好好吃饭?他不说话,然后我发现在输液完之后,他要去卫生间的时候,走路还是有些不大对,我就找大夫问是怎么回事了,然后又给他拍片子,第二天发现他右腿膝盖不知道咋的有积液
    分类: 流年在陌|10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食番茄

    薛旬 2020-07-02 16:21
    愧对娘亲问,蛰居亦简餐。 越洋传东土,溯本起西番。 嫁取玲珑夏,羞成翠玉玕 。 白糖频相与,不似幼时甜。   和大 202007021602 在东亭
    分类: 流年在陌|3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9

    薛旬 2020-07-02 02:36
    我从广州回来后,一时间发生了好多的事情,都是跟我连筋带骨的我在意的人。原本觉得武阳和王世延可以一直好好的,原本以为我和薛小柏已然了然无望,原本以为我的人生就要那么形单影只,结果好像是命数和运数、因缘和果报瞬时间商量好了似的,在同一时间同时发生作用、互为动力、彼此挤迫着迸发了让所有人措手不及的事。沈擒宁的身体、
    分类: 流年在陌|4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8

    薛旬 2020-07-01 20:47
    “武阳,你有时间吗?” “有,下周一我歇班儿。怎么,多日子没见,想了?” “嗯。我给你介绍个对象,那下周一中午怎么样?” “中午不行,中午有事。” “那就下午吧。我告诉了他见面的地方。” 然后,给王世延打电话,让他到时候也来。武阳说他周一中午有事,准确说是有约。他赴了沈擒宁给
    分类: 流年在陌|3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恍似温吞绮见时,浮光落拓软如斯。 钟情差错失还散,偏爱凭空落更低。 青眼但愁人点绛,白驹长记夜涂漆。 劳劳逆旅销金屑,良夜同俦月满衣。 和大202007011808在东亭  
    分类: 流年在陌|3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7

    薛旬 2020-07-01 17:23
    大概两个月后,武阳跟我说, 6 月 10 号薛小柏就要出来了。关于薛小柏我好多次都在想, 10 号要不要去接他。武阳问我:你过去干嘛?跟魏宝干架吗?你就是把魏宝打趴下,那个小傻子的心已经是交给魏宝的了。   齐衡一早就要带我去见沈擒宁,我楞是别扭到了 5 月底,这段时间,我白天在家没事儿,就琢磨怎么做饭好吃,做好了饭等武阳
    分类: 流年在陌|2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6

    薛旬 2020-07-01 01:57
    薛小柏是冬天天气冷下来的阴历十月开始到A市服刑的,那以后没几天,小表弟也过去了。我知道沈擒宁很在意小表弟,虽然我闹不清楚是为啥。因为那次姨妈打来小表弟生病的电话,让我们过去看看,当时是打给他的,他那天抽不开身,还让司机专门送了一个信封过来,里头装的都是钱,沉甸甸的,感觉有几万块。他让我交给小表弟,买点好吃的。再后,因为我
    分类: 流年在陌|13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放舟

    薛旬 2020-06-30 23:15
    郁郁其流,率尔放舟,绮罗披蘼,莞尔回头。 茂茂其野,率尔骑驹,华盖披缤,卓尔凝眸。 硕硕其原,率尔当途,穹庐披纭,俄尔同舒。 淡淡其夜,率尔瞻星,月华披灿,杳尔长留。   和大 202006302239 东亭
    分类: 流年在陌|3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5

    薛旬 2020-06-30 18:30
    关于薛小柏的事儿,沈擒宁和齐衡研究的结果是既然事情无法逆转,那就只能尽量往好的方向去推动,首先要消解和武书记那边不必要的误解,省的把我爸无形中牵扯进来,因为他老人家根本不知道这事儿,也不会去理会这些事情。开始他们打算托人罩着点薛小柏,横竖就是半年,等出来了再做计较。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武阳他爸爸的介入下,不知道是
    分类: 流年在陌|3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4

    薛旬 2020-06-30 02:37
    三天后,我收到了齐衡的电话,跟我说都妥了。 “妥了”? “嗯。”他回答的干脆肯定,不容置疑。我心里既紧张又有些跃跃然。 “你悠着点儿。”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儿。两个小毛孩儿,还不玩儿似的。” “你找人胖揍一顿?那个弱的可不禁打啊,你别把他打坏了。” “你当我是街面上的小
    分类: 流年在陌|3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长相守辞——阿菩卅八岁生辰

    斯年亿万,相逢幸甚,如雁来宾。 道成奇遇,流离万漱,往复千寻。 也难思量, 这良谋相左,绮岁恒温。 夏后凌霄卷信,芒前舌灿云根。 奈明河梦里,烧唇俩字,似幻还真。 覆因缘起时,绵绵道上,左右辜恩。 问眠同醒时,枝同栖处, 意何人。  
    分类: 流年在陌|3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記》-3

    薛旬 2020-06-29 00:20
    等我回過勁兒來的時候,我抬頭看著外頭小公園用那種彩色塑膠拼成的七彩甬道圖案,嘴角浮上來一絲笑。感覺心裡頭鬆快了一下。我當時想的是不就是一個鄉下來的窮小子,加上那個敢衝撞冒犯我的一共兩個窮小子而已。我想要行的,到現在除了我爸跟沈擒寧還沒誰能礙著我的,而且就算是我爸跟我哥他們也得看我高興不高興,把我招惱了,誰也不好
    分类: 流年在陌|3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金屑记》-2

    薛旬 2020-06-28 14:23
    当时定慧北桥那儿起了几栋楼盘,我住的地方正好隔着一条恩济里的路在造甲店那儿跟这几栋楼打对角。大概是 10 年天气快凉的时候,那儿就开了家乐福的定慧寺分店。我遇到薛小柏就在这里。   那里头的员工中午或者上午休息时候都在外头扎堆儿抽烟,里头就有他还有王皓,彼时并不认识他们。那会儿小区地下人防设
    分类: 流年在陌|3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分享

    《金屑记》-1

    薛旬 2020-06-28 01:21

    《金屑记》-1

    他不是我最先爱过的人,却是我第一眼就喜欢上的人。我对他的喜欢,最先只是觉得他善良、害羞、好玩。软糯糯的,我感觉凡是认识过他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的揉捏一下,看看到底有多软,以及怎么会这么软。我相信,人都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什么样的人就会和什么样的人走到一起,比方我感觉三观不同的人,就不要往一块儿凑,不是一类人也然。好比你
    分类: 流年在陌|5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分享

    食紫薯

    薛旬 2020-06-27 21:26
    吾乡红薯肥,异乡紫薯瘦。 颜色不足夸,水土或迥异。 濯之以白水,切之半月状。 蒸之以二刻,试之以铁箸。 其味甘且砂,其色浮紫氲。 食时佐热茶,安和两相惬。 同经板荡年,际会炎炎夏。 杯盘盛五言,纾予岁食记。   和大 2020062721
    分类: 流年在陌|3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南行》(全本)

    他和我说,让我好好的的时候,我就感觉,他心里还有一个巨大的和我相关的篇幅没跟我说过,好似还没展开,就已然合上的画卷,永永远远要束之高阁了。他叫薛小柏,在我的生命中昙花一现般两年间出现过两次,一次是一天两夜,一次是连来带去十四天时光。起初他要南行,最终还是回去了北方。愿他从此无论在南在北,都被恩弘岁月,温柔以待。 -0
    分类: 流年在陌|4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减字木兰花·庚子端六

    芒神记否,那岁端阳南下某。 心意弗平,颂予泥途一串经。 声闻夜畔,絮雨繁雷折对半。 经纬攲织,翻作今朝有所思。   和若 202006261214 在东亭
    分类: 流年在陌|6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水屑记》(全本)

    我们遇见,我们错开,我们希望彼此过的都好,在彼此和太阳一样明艳无双的夏季里,在相遇起初,在明晃晃暖洋洋的回忆里,留下金灿灿的祝福给对方...... 1- 我是江鱼儿,一名一无是处或者十全十美的大二狗。用我室友熊小能的话说我貌似有点不解风情,其实我自问从小到大就是一个特别的人儿,解不解风情的我不知道,总之我是不
    分类: 流年在陌|46 次阅读|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