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鸡
分享到:
10已有 285 次阅读  2017-12-20 01:58


分享 举报
昨天太累了,懒得做饭,冰箱里只有两只鸡,烤箱又积了油污,一用就冒烟,于是突然想念家乡的烧鸡。

在家的时候,从来就没有对烧鸡有多大的兴趣,可现在在温哥华,却愈发想念那一股烟熏的味道。这是这么简单的味道,也得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温哥华有辣子鸡,白斩鸡,葱油鸡,叫花鸡,道口烧鸡,却都没有家乡的那一款烧鸡顺嘴。

人的欲望和快乐就是这么神奇。
高中的时候寄宿,才觉得煮鸡蛋好吃,若是在家,碰都不会碰。去了北京念书,才发觉自己对于海蛎子和皮皮虾那么依恋,而在北京,扇贝竟然是论个卖的,路边的羊汤杂碎竟然是要钱的。在沙特的时候,超市里的白菜和海虹都贵的离谱,反倒是鸡翅和鱼翅便宜,于是一边吃着鱼翅,炖着牛尾汤,一边想着白菜拌海蜇,红油皮萝卜。同学的爸妈来了,带一箱子猪肉火腿和肉谱,整个学校的中国学生都像在过年。还记得冬至的时候,四个同学开两个小时车,只为了去一家马来人开的中餐厅吃一盘饺子。还有在开罗生病的时候,感动到落泪的是附近餐厅里的一碗馄饨汤,虽然里面只有三颗馄饨。

来了温哥华,遍地的中餐厅,只是吃了这么多年,都像是在旅途中。唯一能让舌头放松的是丽晶广场的包子和首尔宫的海鲜土豆饼。竟然要去韩餐厅寻找故乡的味道,这一点温哥华就不如纽约,法拉盛的华人区是可以吃到道地的塌饼的。我想家里的朋友们定然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塌饼。

修说鲈鱼堪脍,这些年,愈发不敢读辛稼轩的词了。春在故园溪头上,人老温城暖风中。

人家司空见惯的事物,你或许视若珍宝,你习以为常的东西,人家却觉得稀奇有趣。当然世界因这些差异而可爱,人生因这些思念而美好。

改日得写个总结,凉皮,面筋,豆腐,麻花,煎饼果子,土豆饼,若是这些年花在做这些吃食的时间都用来做实验,得发多少paper呀。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4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