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到电影院支持科学盗版,2018年最滑稽的事情
分享到:
50已有 1048 次阅读  2018-07-08 06:07


分享 举报
难以想象,2018年可能最火的片子,叫做《我支持盗版》。所以,以后不要去电影院看电影了,都在家里看盗版得了。至少徐峥的片子不用看正版了。

仿制药这么重要的社会问题拿出来讨论当然有意义,现有的体系也当然有优化的空间。只是片子里的形象是极度民粹式而脸谱化的,药厂的人西装革履,道貌岸然,盗版贩子则闪烁着人性的光辉。永远没有人知道一群科研人员在充满毒气的实验室里装着做炸药的胆,操着卖白粉的心。也没有人在乎这么简单的药名得来如何不易。总之做正版遭人唾弃,盗版者成了英雄,盗版做慢了都还要挨骂。

不出所料,从北京开始,新的仿制药副本已经开启,仿制药通关更加容易,本来就没有人做的原研就更有理由继续萎靡了。

民众在刚刚有所缓和的医患关系后,与药厂的对立将会更加严重。

至于科研人员,继续吸毒气吧。

PS:
1997年-2001,在格列卫上市前五年,诺华一家药企的年均科研投入约为1400亿人民币,而1997年中国全社会的R&D投入在500多亿人民币左右。20年后,2016年中国上市公司披露研发投入的前十名合计60多亿人民币。说药品暴利的,请不要道听途说。专利保护期是20年,而且是从申请专利日开始,而从申请一个化合物到走完三期临床上市,剩下的保护时间已经很短,要在其间收回所有的投入成本。不仅如此,对于一个药厂而言,所有的项目中,能成功上市的是少数,更多的是失败的,比如近期礼来公司在老年痴呆药物上的失败,而上市的药品中,也不是所有的都有巨大的市场,比如有些罕见病的药物,市场是很小的,但是他们的研发投入一点儿也不低。因此,实际上一个成功药物收回的不仅是这个药物本身的研发成本,还包括药厂其他失败和不赚钱的项目。此外,专利保护期也不是安全的,因为新一代的药物可能在专利保护期之前就出来,市场可能一下子就没了。我们组有个糖尿病药物到2期临床了,但因为专利保护期还剩下3年,即便成功也没有办法收回成本,所以没有办法继续做,作为一名病人和药物研发人员,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东西黄了,无能为力。有人以为专利保护是只在保护药厂,却不知道其实他同时保护了穷人的利益。因为如果没有专利保护期,药厂要运营,只能富人投钱,然后研发成果作为秘方绝对保密,成本上升,药价奇高,而且因为秘方可以永远保密,仿制药也就难以出现,穷人就更加用不起。

事实上格列卫的研发投入并不只有诺华一家,在格列卫研发从发现靶点到上市的40多年时间里,全球成千上万的科研人员前赴后继。在肮脏危险的化学合成实验室每天吸着比装修工人多的多的毒气,在寂寞的生物实验室一遍遍跑胶,在骚气熏天的动物房,小心翼翼伺候着小鼠和猪。有多少人是一天天在周六的深夜独自回家,实际上投入的时间根本无法估量。当然这些跟一次次失败造成的心理打击比,似乎就不算什么了。所以我以为能坚持下去的都是勇士。结果勇士们在一部民粹式的电影里变成了油头粉面,西装革履甚至干预警察办案的坏人。

回到三十年前,格列卫未上市,没药一起死,没有这样愤怒,后来格列卫上市了,有钱人可以用的起,结果穷人大骂药厂。可解决这个问题是药厂责任吗?你可能说Z&F应该负担,可是Z&F的钱来自哪里呢?再说如何负担,你说Z&F应该主导研发,可就药品研发而言,私企比政府部门更有效率。你说靠医保,可无论怎样的公私医保,能负担所有的药吗?医保的钱归根揭底还是社会生产的。保金池子就那么大,这个药进了,那个就不能进。医学研究治的是病不是穷。

回到一个更大的背景,一个病治愈了,就会有下一个病出现,49年之前人均寿命是三十多岁,你等不到得癌症的年纪就已经死于伤口的感染,因为那个时候连青霉素都是天价,或者是死于天花因为没有疫苗。我的一个表姥爷,在南方的池塘里喝了一口,就感染血吸虫去世了。事实上人类无解的问题是永远会有新的病出现,人不能长生不老。发达国家的癌症问题没那么严重了,老年痴呆就抬头了。现在我们人均寿命是70多岁了,可我们依然觉得水深火热,我们都想活到100岁,等100岁了,我们想120,在这个过程中会有新的病出现。而新药的研发成本,永远是高昂的,社会可能更加富裕了,但是成本也会因此上升,比如人力,临床实验的成本。而且虽然技术在进步,但是剩下的永远是更难的问题。因此无论经济如何发展,它都是昂贵的。而在可见的岁月里,我们这个社会不可能保证每个人在昂贵新药上市的时候,都可以轻松的获取。总是会有人先有人后。美国的经济和科研水平是最塔尖的,可是丙肝药物索磷布韦上市的时候依然是一样的问题。加拿大或许看似更加和谐,但是索磷布韦诞生在美国而不是加拿大。如果美国是跟加拿大一样的体系,这个药可能要晚30年上市了。因此这个格列卫的问题是个无解的问题。所有号称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人其实都是在欺骗。当然从或许心理学上是可以解决的,就是干脆不要继续研发进步了,大家的心理就可以平衡了。

聊聊保险,在我出生的那年,爷爷得了食道癌,所以在不到一岁,就经历了家人生病,倾家荡产的悲剧。去年,奶奶在经历N多次脑出血和血栓后,去世了,农村合作医疗在这个过程中负担了大部分费用。妈妈去年在网上给人捐款的时候,顺道买了份保险,号称交3块钱,可以保30万,问题是2015年中国癌症的发病率是201/10万,所以你信吗?可面对如此艰难的话题,骗子的市场永远更大。

言多必失,无论如何,这个世界终将是民粹的。看YouTube下面的评论,摧毁最后一点儿奢望。从柴静,崔永元,到现在的文牧野徐峥,或许在指引一条更简单的英雄之路,抛弃逻辑和思考,用嘴做事,煽动负面情绪就好了。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24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tranquility 2018-07-08 06:53
    无视法律与规则的廉价正义也是一种平庸的恶
  • 泽陂 2018-07-08 07:19
    家有丙肝患者,反正我是花了七千买了印度仿制药,大陆的话丙肝新药基本要五六万。经济情况使我做出这样的选择。不知人要有多大的本事才会选择后者。
  • 独上终南 2018-07-08 07:32
    泽陂: 家有丙肝患者,反正我是花了七千买了印度仿制药,大陆的话丙肝新药基本要五六万。经济情况使我做出这样的选择。不知人要有多大的本事才会选择后者。
    这不是本事不本事的问题,杀鸡取卵当然可以取到卵。但是不是应该对研发者心存感激吗?对不得不盗版感到惭愧吗?我家里穷就可以偷你的东西,还可以说的这么堂而皇之。
  • 独上终南 2018-07-08 07:36
    泽陂: 家有丙肝患者,反正我是花了七千买了印度仿制药,大陆的话丙肝新药基本要五六万。经济情况使我做出这样的选择。不知人要有多大的本事才会选择后者。
    还有有个在美国的丙肝朋友大约花了三万刀。所以别人就活该多花钱。
  • 独上终南 2018-07-08 07:38
    泽陂: 家有丙肝患者,反正我是花了七千买了印度仿制药,大陆的话丙肝新药基本要五六万。经济情况使我做出这样的选择。不知人要有多大的本事才会选择后者。
    而且有两个朋友就在那家企业工作。其实大家本来就是同一战壕的,然后现在是大家只想要摘果子,不想付出,还把这件事情说的理直气壮。
  • jjwsyzl 2018-07-08 07:42
    泽陂: 家有丙肝患者,反正我是花了七千买了印度仿制药,大陆的话丙肝新药基本要五六万。经济情况使我做出这样的选
    印度的那个仿制药,我家楼上就有个朋友在用。据说效果很好,现在已经治好了乙肝。那个仿制药,还是医生介绍他去哪里哪里要的.像我们这种小地方,那种正规的药连药都没有。
  • jjwsyzl 2018-07-08 07:43
    说错了,不是乙肝,是丙肝
  • 泽陂 2018-07-08 07:49
    独上终南: 这不是本事不本事的问题,杀鸡取卵当然可以取到卵。但是不是应该对研发者心存感激吗?对不得不盗版感到惭愧
    我本意没有做任何道德价值判断,只是讲了这么一种现象,也更想了解人做出的选择
  • 泽陂 2018-07-08 07:50
    jjwsyzl: 印度的那个仿制药,我家楼上就有个朋友在用。据说效果很好,现在已经治好了乙肝。那个仿制药,还是医生介绍
    中大附属医院的医生朋友私下介绍的正规代购途径
  • 独上终南 2018-07-08 07:58
    泽陂: 我本意没有做任何道德价值判断,只是讲了这么一种现象,也更想了解人做出的选择
    我了解了,当初那个丙肝的同学是出国体检查出来,正好刚出国就赶上药物上市,他花了钱,治好了,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当然他们家也是工薪家庭,他觉得幸运是当时中国还没有上市。他觉得比国内的丙肝患者幸运多了。而我自己是个糖尿病人,实验室做糖尿病药物,却因为快要过专利保护期不能继续做临床了。那天我们清理实验室,七八个毕业的phd的样品倒到一个小烧杯里扔了。项目不做了,那个烧杯里是数百万的资金和七八个博士的最美好的年华
  • 独上终南 2018-07-08 08:02
    jjwsyzl: 印度的那个仿制药,我家楼上就有个朋友在用。据说效果很好,现在已经治好了乙肝。那个仿制药,还是医生介绍他去哪里哪里要的.像我们这种小地方,那种正规的药连
    我是做核医学药物的,每天跟各种放射性核素打交道,我只希望这些病人在治病的时候,想想是谁在这个过程中付出。不枉我们这些人这些年在实验室夜以继日的付出。盗版者成为英雄,是令人寒心的。
  • 泽陂 2018-07-08 08:04
    独上终南: 我了解了,当初那个丙肝的同学是出国体检查出来,正好刚出国就赶上药物上市,他花了钱,治好了,觉得自己特
    失败的项目也算工作,不是说成功才算工作。当然药品研发人员的抱怨和理性讨论是合理的,毕竟电影有所取舍迎合民意,我也算不上喜欢。另外,一味说感激惭愧可能不客观,世界好复杂啊
  • 独上终南 2018-07-08 08:10
    泽陂: 失败的项目也算工作,不是说成功才算工作。当然药品研发人员的抱怨和理性讨论是合理的,毕竟电影有所取舍迎合民意,我也算不上喜欢。另外,一味说感激惭愧可能不
    电视只讲部分事实煽动民粹,后果其实是可怕的。就像当初的医患关系,媒体只讲部分真相,问题不断恶化。反正我自己的同学里差不多能出国的都出国了。刚到温哥华时候,学生会来接机司机福建医科大学的,另外两个送饭的一个是华西的口腔医生,另一个是北京中医药毕业的儿科。
  • 请叫我bug 2018-07-08 08:10
    在屁民眼里,药就该便宜,医院就该免费,白衣天使就该无私,跟菜市场一样人人都能去,挑啥买啥眼都不带眨。
  • 快乐的尘埃 2018-07-08 08:14
    还没看影片,但是给你点赞👍。很多人不知道新药研发是一个多么巨大的投入,如果利润不高的那就没人会研发,病人就只能......
  • 独上终南 2018-07-08 08:14
    请叫我bug: 在屁民眼里,药就该便宜,医院就该免费,白衣天使就该无私,跟菜市场一样人人都能去,挑啥买啥眼都不带眨。
    可怕的民粹,已经逼走了优秀的医生,现在又要逼退原研的药企。
    本来坚定的要回国,现在已经迟疑了
  • jjwsyzl 2018-07-08 08:18
    独上终南: 我了解了,当初那个丙肝的同学是出国体检查出来,正好刚出国就赶上药物上市,他花了钱,治好了,觉得自己特
    糖尿病的本质就是肝肾阴虚。sorry sorry我的职业病又犯了。
  • 独上终南 2018-07-08 08:18
    快乐的尘埃: 还没看影片,但是给你点赞👍。很多人不知道新药研发是一个多么巨大的投入,如果利润不高的那就没人会研发,病人就只能......
    谢谢支持
  • 独上终南 2018-07-08 08:21
    jjwsyzl: 糖尿病的本质就是肝肾阴虚。sorry sorry我的职业病又犯了。
    不好意思,我不信中医。我家里是做中医的,但我不信。无意冒犯,但是请开眼看世界
  • mqlin 2018-07-08 08:21
    想想制药行业的极高学历门槛和待遇水平(其实好多工科理科医学农业以及文史类都是这样啊),再看看房价和官员动辄贪污几个亿,再到所谓的创新模式互联网经济一大波人赚得盆满钵满,以及一个个既得利益者在媒体上精致的说辞。我们没必要去对比他国的问题,我们真能无愧地面对自己吗?
  • jjwsyzl 2018-07-08 08:21
    独上终南: 我了解了,当初那个丙肝的同学是出国体检查出来,正好刚出国就赶上药物上市,他花了钱,治好了,觉得自己特
    你说的那些我也能体会。自己的青春都用在了那些,项目上面,结果,变成无用的。真的是很心酸。你想吃糖尿病的话,可以找一个好一点的中医师看一下。是糖尿病,其实在中医上并不算难治。主要有两味药的炮制方法不得当,熟地和何首乌。你可以买药回来自己炮制。疗效会好很多很多。
  • 独上终南 2018-07-08 08:23
    jjwsyzl: 你说的那些我也能体会。自己的青春都用在了那些,项目上面,结果,变成无用的。真的是很心酸。你想吃糖尿病的话,可以找一个好一点的中医师看一下。是糖尿病,其
    谢谢,你是个好人,热心的人。
  • 独上终南 2018-07-08 08:27
    mqlin: 想想制药行业的极高学历门槛和待遇水平(其实好多工科理科医学农业以及文史类都是这样啊),再看看房价和官员动辄贪污几个亿,再到所谓的创新模式互联网经济一大
    药品的问题,其实国外也是一样的困难。说说国内,第一,的确房地产吸纳了太多的东西。我去步&长制药参观,他们给我们推销他们在海南的楼盘。第二,中药企业利润太高,东阿阿胶比最能搞原研的恒瑞利润率高多了。鼓励中医药是自掘坟墓。第三,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其实是反智的。真正的科学研究并不被尊重。
  • 请叫我bug 2018-07-08 08:30
    独上终南: 可怕的民粹,已经逼走了优秀的医生,现在又要逼退原研的药企。
    本来坚定的要回国,现在已经迟疑了
    那你这个就有点夸大了,弄研发的也折腾不到屁民那里去。我曾经跟不少人讨论过药价问题,研发投入难摸清楚,光凭GMP厂房的投入,药价就不会低,屁民不会看你投入,只会看他买不买得起,还能不能再便宜。我自己去药店买药也挑便宜的。
  • 快乐的尘埃 2018-07-08 08:30
    独上终南: 谢谢支持
    幸好咱国家没像印度那样合法生产未过专利期的仿制药,否则像辉瑞,诺华,罗氏这样的巨头再可能诞生在中国,尽管现在也没巨头,但还是在努力追赶
  • 独上终南 2018-07-08 08:34
    快乐的尘埃: 幸好咱国家没像印度那样合法生产未过专利期的仿制药,否则像辉瑞,诺华,罗氏这样的巨头再可能诞生在中国,尽管现在也没巨头,但还是在努力追赶
    我们有恒瑞,神州百济
  • 独上终南 2018-07-08 08:37
    请叫我bug: 那你这个就有点夸大了,弄研发的也折腾不到屁民那里去。我曾经跟不少人讨论过药价问题,研发投入难摸清楚,光凭GMP厂房的投入,药价就不会低,屁民不会看你投入
    没有夸张呀,我来加拿大的时候,借机的出租车司机是福建医科大学的医生,送饭的是华西口腔医生(中国最好的口腔科)来这里考个洗牙师过日子,还有一个也是北京中医药毕业的儿科医生,来这里加入了教会,做教会服务。我自己的这边的同学,临床出身的都在考这边的执照。
  • 请叫我bug 2018-07-08 08:38
    独上终南: 没有夸张呀,我来加拿大的时候,借机的出租车司机是福建医科大学的医生,送饭的是华西口腔医生(中国最好的口腔科)来这里考个洗牙师过日子,还有一个也是北京中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再见。
  • 独上终南 2018-07-08 08:39
    请叫我bug: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再见。
    为什么说再见,不喜欢我吗?
  • 风松 2018-07-08 08:39
    我觉得,最令人担心的问题,不是医患矛盾。是选择性失明,无法独立思考,易于被煽动,立场随意,这些问题引发的矛盾及带来的不可知的后果。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