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弦月
分享到:
1已有 70 次阅读  2019-11-05 00:32


分享 举报
穿过一片点点灯光的行道树,又走到这个地方。还是这些烧烤摊,还是那个诊所的牌子。10元7个生蚝的大排档,没什么顾客,大概最近经济不景气,还是人们谨慎消费飞涨的肉?
看一眼那个直男理发师,他还在忙。路过那家麻辣烫,走到那个熟悉的水果摊。桃子八元一斤,于是改买橘子和红心柚子。
提着水果到他那栋楼门口,铁门进不去,微信问,没回,电话过去,提示转到语音提醒,于是打第二个电话,通了,说马上下来。
有个妹子出来,于是提前进去,在楼道里遇到他,say hi。
到他屋内,换拖鞋。客厅还是十平米不到,经他重新摆放家具,竟显得宽阔起来。摆件、厨具什么,都显得很有品位。新置了微波炉,靠墙有个练臂力的健身器械,新贴了淡绿色的壁纸。那个花瓶里的干枯龙眼果枝,怀疑是两年前在一起的时候吃剩摆放的,没敢问是不是。
前任拿出一件镂孔的优衣库运动T恤,说是当年分手时你没拿走的。而我,拿出两条纠缠的耳机线,觉得都是他的,放在他桌上。
我坐在沙发上,他坐对面,隔着桌子。他叫我拿我买的橘子吃,他却没吃。
笑笑地对谈着,话题的转换由我主导,他也不觉突兀,很能接话题。我想问什么,他都能回答,不回避。
无非是谈些工作的事。
他说公司里有人要给他介绍拆迁户女生,他拒绝了这个好机会。
看来,他是坚决不跟女生结婚的了。
谈及辅助生育,都觉得太贵。
我问:你自己一个人能带娃吗?
他说可以啊,可以带去公司。
看来他很乐观。而我却想着如果孩子没有母亲,是不是就缺乏母爱、带不好?
主要是我没信心自己一个人能带好孩子吧。
他却很有信心,这一点让我佩服,给了我一个新的视野。
这两年,他也一直单着,不急着脱单,也没空参加亲友会的活动。
他的工资不高,却也过得还可以,目标一个个实现。而且很有信心自己能学好设计软件,能学新的事物。
而我觉得我的工作就这样了,不过是为了谋生而工作。
他送了我一个在西藏旅游时买的编织小挂件。
快十点了,我说要回去,他开门送我。给我开了一辆共享单车让我骑到公交站,我骑上了,没有留恋不舍,他也没追过来。
小黄车已没落,押金难退,现在的共享单车都写着“免押金”。
见他的时候,内心是平静的,没有太大波动。离开的时候,也没有太多感伤。
只是觉得有点可惜。
分手两年了,我还藕断丝连做什么?
是我有时候自作多情。
我不是非他不可,我喜欢很多种类型,但很难遇到啊。
如果可以,我找到下一个,就不会还想着他了。
在公交车上,望着窗外的上弦月,透着一圈云晕,仿佛一个疲倦的单眼人在俯瞰人间。
微信上看到他问我上车了吗,以为他想挽留我,于是回复说刚下车,要接着转车,有什么事吗?
等了两分钟,没回复,于是打电话过去。
他接了,是开心的刚从打游戏的心境转换过来的声音,说没什么事,就问你上车了没,回去早点休息啊。
我吞吞吐吐地说下次一起吃饭?
他说可以啊。
第二辆公交车上,看见一个男子很像大学时暗恋的一个直男,就是普通男人的那种男人,透漏着帅气、无邪。
到家里,透着玻璃,看见邻居那个外表看来毫无艺术家气质的矮胖画家在阳台上看月亮,此时的月亮矮了一些,没了云晕,类似被一刀切剩的平整无波纹的白色橘瓣。
                                                                                                         2019.11.4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