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的梦魇
分享到:
10已有 639 次阅读  2018-04-01 11:15


分享 举报
        “张老师,张老师,哎,主任,醒了醒了,张老师醒了。”
       思绪从混沌渐渐清晰,想捕捉一些什么,却又什么都捕捉不到,零星的一些睡着前的碎片,濒死的病人,急促的呼吸,除颤仪充电、监护仪报警、急救车警笛,好像还有杨警官的无情,还有那句分手吧不要再联系了。。。。。。
       耳边听到同事的谈话声,想努力睁开眼睛,努力的看着周围的环境,这里是哪?我是在迷茫的梦中,还是在死亡的门前。
       “张老师,你都睡了两天了,你可把我们吓死了你怎么了。”
       想张开嘴说句话,却被嘴里的那根管子顶住了,意识好像恢复一点了,努力地再次环视四周,这里是急诊复苏室,我怎么了,今天是几号?怎么会忽然躺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努力的平静心情,调慢呼吸配合上呼吸机的节奏,努力的回想究竟怎么了。抬起左手,用手比划着,
       “笔,笔,快把写字板给张老师拿来。”
       近乎事耗尽全身力气写下了“我怎么会在这?”
      “小阳,没事,你不要怕,已经没事了,已经脱离危险了,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我们都在呢,你别怕。”
        眼泪不自由的掉了出来,我和老杨怎么了,是不是分手了,那是不是我的一场梦?
        胸口一阵闷痛,胸前一种烧灼感油然而来,这又是什么感觉?是梦幻还是实实在在的?索性什么都不想,睡一会。
        “病毒性心肌炎 心律失常—心室颤动 心跳呼吸骤停 心脏电复律术后 心肺复苏术后” 
        原来是,心肌炎犯了,忽然想起晕倒前好像一直在发烧,烧到40度,发烧前是和老杨分手。
        在一起四年多,一直很多人说 护士找个警察很配很配,在一起才发现,因为工作的缘故,矛盾越来越多,争吵越来越多,误解越来越多,直到发现他第一次劈腿,我知道是我把一切经历都倾注给了工作,倾注给了患者和学生,倾注给了护理事业和急诊专业。于是我原谅了他,放弃了很多好好的陪着他,一直到发现他第二次劈腿,这次我又原谅他了,但是他不原谅我了,他觉得我傲娇,觉得我不够温柔体贴,觉得我不够对他好,对,这一年他提中队长了,我还是那个简简单单的急诊科护士,我放弃了研修,放弃了当了两年多的护士长,甚至因为我俩的缘故,和家人有了隔阂。
         你走吧,我知道你已经不爱我了,我放你走了,去追求你爱的人吧,希望你能对他好点,不要像对待我这样,用爱伤害他。
         我也再也不需要为你担心受怕,怕你工作出意外,怕你加班会辛苦,怕你。。。
         努力努力,忘却那四年的生活,然后要准备要开始援疆生活了,单身,更要爱自己。
          2018年2月27日   11:43 那个过去的我心跳停止了。
          2018年2月27日   11:49 这个现在的我开始心跳了。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7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