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6
分享到:
4已有 162 次阅读  2021-01-16 22:32


分享 举报
前两天大半夜收到以前同学骂我的信息。

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我这几年好几次收到这种信息了:一个和我很久没有联系的朋友或同学,在未来不知道哪个时间点给我发来一段埋怨我的话。

我第一次收到这种信息是2012年一个初中同学给我寄来的一封很长的信,她在信里指责了很多以前我的罪状:包括抽屉乱七八糟、非常自恋、很爱吃零食、非常懒惰、早自习总是睡觉之类,这些细节我自己都已经不太记得了其实。当然她也在信里告诉我毕业那天我没有参加毕业聚会她哭了一整晚。她说她过了这么多年终于找机会把她对我的怨念和不满一次性全部告诉我了。她说她想和过去做一个告别。

几年前前任在和我分手三年后的一个晚上开始给我发微信骂我。他和我分手后情感和生活一直不太顺,他开始指责我和他分手,指责我和他在一起时从不管他,指责我自私冷漠,指责我是个没有感情的工作机器。

后来这两年时常有高中和大学同学大晚上发微信指责我情感迟钝。如果我有时间我会回复问对方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但是大概率对方都不会回复我。有时候我忙起来或者忘了的话,这些消息就会淹没在其他信息中。

我想,我应该在过去伤害过很多人或者让很多人失望过。至少在我无意识的过程中,走进或打扰到了别人的生活却又不自知。我不知道他们对我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印象,亦或者对我抱有什么样的情感,但是我知道他们如果对我怀有我认为的那种感情的话,在他们记忆里的那个我实际并不是真正的我,而是他们自我情感的一种投影与想象。这点他们也一定清楚,所以他们只会在某个深夜回想起当年的某些片段时,回忆起我这么一个大部分都活在他们记忆而非现实生活里的人,然后像撩拨某种思绪般给我发来一段不痛不痒的话。他们只想回忆,而不想再次走进,所以给我传递过这样的信息之后,我们并没有其他联系或接触。

所以在这种事情保持迟钝是我所能做的最好的选择。因为我如果将这种行为误解成他们想要和我产生什么关联的话,那么会让彼此都很尴尬。

我在东京工作后,有一个日本同事和我聊得很来,我们都有老人家般的作息、都在比较早的时间玩过比特币,都喜欢投资。他后来分到了大阪的办公室,基本每周都会和我挂一次很长的电话。他和我说他有一个中国女朋友,在他和我说之后没几周又分手了,他希望我能时常挂电话安慰安慰他。当然大部分时候我都很忙,大部分消息我都不会回,除非他挂电话过来。当然他仍然乐此不疲地和我分享他最近的动态、阅读的书籍,又或者是工作上的不满。去年年假因为疫情我没办法去先前计划好的加拿大,因此去感兴趣的项目地看了看,当然顺道去神户和他吃了一个饭。我很喜欢轮船,我们在神户湾渡轮上喝东西,他一直拿摄像机对着我录像,并在我和他分别回酒店的时候和我说我突然出现在他住的地方感觉就和做梦一样。我只能装作没有听明白,我也不会去深究他是不是真的有一个中国女朋友,也不会去想他对我是什么样的情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装作没有明白、没有看到。因为正如前面那些指责我的朋友们一样,比起走进,大家都更喜欢站在门外敲门。而在房间里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装作没有听到,因为敲门本身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对敲门的人来说抽身是件非常容易的事,而一旦我选择了开门,就要承担进来的可能是魔鬼的风险与责任。

当然当我看完我写的这些东西后,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确实在感情上是个非常算计的人。正如某人说,我是极其精明却又不自知。还记得几年前美国有一个偷开飞机的案件,当时有篇文章写道他的生活需要一个出口。我偶尔也很想做些不是那么有分寸感的事情,毕竟大家都需要一个B面的自己来平衡A面。而我目前还没有很好找到这个方式。话说回来,那些指责我的朋友,又何尝不是在给琐碎的日常找寻一个出口呢。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 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全部日志

评论 (4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itz 2021-01-17 00:52
    这心态也太好了吧,我要收到这样的短信估计会大骂回去。。。。。。
  • YIGUI 2021-01-17 09:37
    itz: 这心态也太好了吧,我要收到这样的短信估计会大骂回去。。。。。。
    他们其实可能也只是对当下不是那么满意,所以觉得要不是我那么迟钝能够理会他们/她们之前的暗示的话,现状应该会好一点。虽然我们彼此都知道事实其实不是这样。
  • 花开星落 2021-01-17 09:40
    楼主要和男对象结婚了???祝福。
  • YIGUI 2021-01-17 10:41
    花开星落: 楼主要和男对象结婚了???祝福。
    谢谢。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