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呐喊
分享到:
9已有 470 次阅读  2021-07-04 23:07


分享 举报
六月二十三日晚上,高中老师给我发消息:一个孩子高一本线64分,另一个孩子高一本线107分。
老师给我留言:两个孩子还不错,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我回复:主要还是两个孩子懂得自救,只要肯学习肯努力,可能不会大富大贵,但总归不会太差。
我与两位孩子未曾谋面,也从未说过一句话,一直都是老师从中传递信息。至此,我第一轮的计划就算结束了。

忽然就想起很小的时候,在东北的大冬天里,一天上午,家里进来了一位沧桑的中年妇女。
彼时已经快过年了,当时只有我和妈妈在家。
她自述是卖雪糕的,但价格随买家,她卖雪糕是为了给考上大学的孩子筹学费。
妈妈不知是出于八卦好奇还是想进一步确认真实性,便与这位攀谈起来。
在攀谈中,她自述老公身体不好,家中只有一个女儿,刚考上大学半年,她为了筹措学费和老公的治病钱,已经是家徒四壁,借遍亲朋了。临近过年,已无临时工可打,这才做起了走街串巷卖雪糕的生意,想着筹措点年后孩子的学费。
印象中,大约攀谈了20分钟吧,母亲留下了10串雪糕,给了她五块钱(当时市场大概是0.35-0.4元一串)。在送她出门的时候,我到现在都记的,女人千恩万谢,妈妈一把把屋外的破被子掀开,对她说你看我家里还有不少雪糕呢,这就是帮你一把。女人自然又是一阵千恩万谢,然后出门继续她的买卖。

我在上高中的时候,某个夏天,我和另外一个数学课代表因为没有回答上数学老师的问题,老师让我俩去买雪糕给全班同学,我和另一个数学课代表每人要掏20多块钱吧。当时的我十分窘迫,窘迫到我已经忘了我当时到底说了什么,只记得数学老师最后有点不耐烦的说:快去。我这才和另外一位出门往学校的超市走去。
那个时候,我靠老干妈度日,每天午饭和晚饭只会花8毛钱打四两饭,再无其他。

我的班主任知道我的情况,每次有补助的时候,都会有我的名字。在高二的一天,年级教导主任突然把我们几个经常接受补助的孩子叫过去,让我们每人写一篇文章,核心思想就是感恩救助,赞颂该助学基金的创始人--我们县里的某位企业家,字数最好有1000字;并且一周后还会有个诗朗诵,全年级都会观看的那种,诗朗诵的主题与文章相同,写作任务交给文科班的一位同学,由我和另外三位同学一同朗诵。
写文章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那篇文章,在写作的时候,我却倍觉难堪,难堪到我真的希望我没有接受过那些钱。1000字的文章,我只能先反复渲染自己的窘迫,再谈及那笔钱解决了我多大的问题,进而讴歌那位企业家是多么的富有善心,是贫困学子的四月天。
那笔钱,一年有一千块。当时我们学校一个月的生活费大概要400块。

......

回首这么多年,也经历了很多,有些事情和人,却仍然记得清楚真切。
这些清楚与真切,必然是对我有很大的冲击才会让我记这么久,迟迟无法忘怀。
我所经历的窘迫,我所经历的磨难,我所经历的灰暗,我不希望有人再经历。
苦难从来不是什么财富,被苦难砥砺过后,仍然坚韧的心才是,可一个人的心却未必需要苦难才会坚韧。

几分帮助,何求他人道谢;
万里江河,自涌方能到东。
我无意去指摘任何人,毕竟各有所求,无可厚非。
只是希望能多一些纯粹的善意。我不是什么及时雨,我只想做这尘世中的一点烛光,如果无法照亮别人,能够照亮我自己也是可以的。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3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