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个回不了家的春节,是2008年
分享到:
已有 225 次阅读  2021-02-11 12:26


分享 举报
       标题是一篇公众号文章的标题,我拿来借用了。不过我不做公众号文章的搬运工,就只是随便说几句感想。
      雪,对于南方人来说是一件奢侈品。记得小时候还能看到鹅毛大雪,进入21世纪后雪就越来越少了,甚至连着几个无雪的冬天。每一次下雪,都能让我们欢呼雀跃,记得小学时,有一次老师还专门中途暂停上课,让我们在走廊上赏雪。雪,就像天使一样,白茫茫,遮盖了一切,世界都变得干净和安静了。直到2008年,白色的天使变成了白色的恶魔。
        2008年,也是一个鼠年。仿佛鼠年总会有大事发生。雪灾就是第一个。那时候正是我大二上的期末和寒假时期。当第一场大雪来临时,我们都抱着“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的心态来看待的。后来雪越下越多,地面的雪也越积越厚。经常盼雪的我们竟然对雪产生了一丝厌恶,因为给我们的生活造成太大的不方便,菜价也涨了好多。在雪灾高峰期的时候,我已在家过寒假。而新闻里开始频频出现,火车停运,广州火车站广场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湖南郴州,广东韶关,这两座城市我是在新闻里了解到的。高压电塔因厚重的冰块而坍塌,郴州进入了史无前例的大停电。不能通电,很多火车停运,广州火车站广场挤满了急切回乡过年的人群,高峰时期,人数曾达到80万。
         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学生,家离杭州不远,所以那时候,对在新闻里出现的人物面孔和渴望回家的眼神并没有深刻的感受,除了一丝同情,也对他们冲撞武警,破坏围栏而不满。那一年,广东省提倡就地过年,那应该是第一次这么提倡吧。后来,又发生了胶济铁路脱轨事故,汶川大地震,北京奥运会,全球金融危机和石油价格的暴涨,雪灾已渐渐被人们淡忘。动荡而艰难的2008年过去了。
        到现在,离雪灾已经过去十三年了。关于雪灾的记忆已慢慢消逝。今年因为疫情的影响,国家层面开始提倡就地过年,我也成为了其中之一。在前几天,有一个公众号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上一个回不了家的春节,是2008年》,看完后,我的记忆又瞬间回到了十三年前,成灾的雪,厚重的冰块,倒塌的电塔,点着蜡烛吃饭的郴州人家,冒险敲冰的电力工人以及渴望回家的广州火车站广场的人群和疲惫的武警,一幕幕情景不断回现在我眼前。我理解了那些在火车站广场的人做出的不理智的行为。虽然我家离杭州近,而且因为家庭催婚的压力,我也曾多次说过过年不回去的话,可当过年不回家真的成了一个必选项时,心里还是难受的。而且,这次过年不回去,我还有清明,端午,中秋,国庆。通了高铁后,只要我愿意,每个周末回家都可以。而十三年前的雪灾时候,京津城际都还没有通车,全国只有少量的动车。更何况,他们的家乡远隔万里,一年仅有这一次回家的机会也被大雪剥夺了,加上想到家里父母和孩子的殷切的眼神,再加上那时候人们的思维还不像现在那么豁达,过年不回家是要被视为不孝的行为,在那样的情况下,谁又能理智呢。
       看着文章里的图片,人们肩挑背扛,手里还提着礼物和狗子,沿着高速徒步回家,再看评论里有亲历者在述说当年新闻里不会报道的情景,真是直击我的心灵。
      又到了鼠年,疫情的影响又让大批人就地过年。不过现在网络发达了,高铁多了,年味也淡了,人们的思想也豁达了。唉,庚子年太难了,它也终于快要过去,愿辛丑年顺顺利利。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