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你心底的名字"观影有感
分享到:
已有 63 次阅读  2021-01-11 23:51


分享 举报

请原谅这不是我的文章,看了电影,看了文章,听了主题曲,一滴泪不知不觉划过眼际;

这电影今年9月30日在台湾上映,当天就成为台湾开片的票房冠军。最终,总票房夺得今年台湾地区第二名。

我们当然不可能公映……一直只能看到预告片,听到卢广仲的同名主题曲,在MV里猜测一点剧情。

终于等来了资源。结果豆瓣评分就迅速从8.4掉到了7.1。

第一, 这一推迟,它就落在了同样讲初恋的泰剧《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之后。珠玉在前,《刻》前半段的少年部分很难再超越。

第二, 很多人更不满意电影后半段中年部分,仿佛狗尾续貂,一扫前面的少年清新。

但,也许导演本来就不是只想拍一部青春片,就想要讲更多。于是才把两个男孩的恋爱故事放在1987年台湾刚刚解严的特殊年代展开;于是,才要讲他们30年后的命运和相遇;于是,我们才在电影最后的字幕里看到了“史料顾问”祁家威的名字……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和之前的同志影视剧《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看名字像三胞胎)一样,也是讲述一个男孩对另同性的苦恋。但不同的是,《刻》中张家汉喜欢上的男生王柏德并不是直男,而是深柜。为了掩藏自己的身份,他不但拒绝了张家汉的爱,还和女生班班恋爱结婚……

中年张家汉终于联系上前同妻班班,聊到前夫王柏德,班班说:“后来我才懂,喜欢一个男生,是与生俱来的。早知道我就不努力了,害了我一生,也害了他。他妈的!”

他们为什么会选择做深柜?

也许这才是《刻在你心底的名字》的导演想要讲的东西。

2017年5月24日,当台湾地区司法院大法官公开表示《民法》不保障同性婚姻乃是违宪后,我写过一篇《就算全社会都接受了同性恋……你就一定能过好了吗?》。当时我的眼睛还是向前看的,觉得这是一个希望,一个突破,一个新生活的开始,而我们有没有做好准备迎接新一阶段的考验?

当然后来我知道,我还是过于乐观了一点……

而《刻在你心底的名字》说的则是我们为什么要争取同志权益?为什么要争取“婚姻平权”?以及在2019年5月24日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化前,到底发生过怎样的故事?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中有一幕是张家汉和王柏德在台北看到一名年轻的男子穿着婚纱,高喊着支持同性婚姻的口号,随即就被便衣民警押走了。

这个人就是本片的“史料顾问”祁家威,也被称为“台湾同志权益运动之父”。

1986年,祁家威独自举办“国际”记者会,向全台湾出柜。这需要极大的勇气,他说:“我没什么钱,我就在麦当劳办。麦当劳店长很生气啊。反正我点了20杯果汁付过钱了嘛。但是有闪光灯在那边她就很不爽,希望我以后不要在那边办了。”举步维艰。

记者会上,祁家威发表了《对社会大众及同性恋者的恳切声明及呼吁》,内容包括大众传播不要刻意丑化同性恋者,同性恋性行为时务必使用保险套……

当时台湾仍在戒严,投身同志权益事业的祁家威很快被扣押,他后来回忆:“虽失去自由五个多月(162天),却间接促成了隔年的全面解严,足堪告慰。”

之后,祁家威做过防艾义工、参加了无数场同性恋平权活动、请愿要求立法同意同性婚姻、提请与同性结婚遭拒后不断申诉……一直为台湾的同志运动奔走至今。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中当张家汉苦于自己为何会爱上同性、不知该怎么办时,他去问了那个同志学弟。这个学弟因为出柜,在校园里遭到各种霸凌。

2000年4月20日,就读国中的15岁少年叶永志在下课前5分钟提早离开教室去上厕所,之后被发现倒卧血泊中,送医后不治。此前叶永志就因为举止女性化常被班上同学霸凌,还被要求脱下裤子……

“叶永志事件”成为促发台湾性别平等教育的关键。

蔡依林的《玫瑰少年》唱的就是叶永志的故事。歌词写道:“你并没有罪/有罪是这世界……别让谁去改变了你/你是你/或是你/都行……你的控诉没有声音/却倾诉更多的真理/却唤醒无数的真心。”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中张家汉曾在公园见到一个寂寞的同志老人,这个老人妄图从他年轻的肉体上得到慰藉……

台湾作家白先勇在小说《孽子》中写:“在我们的王国里,只有黑夜,没有白天。天一亮,我们的王国便隐形起来,因为这是一个极不合法的国度:我们没有政府,没有宪法,不被承认,不被尊重,我们有的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的国民。” 这个“王国”就是台北新公园(现已改名为二二八和平纪念公园)。在曾经的那个年代,出柜就有可能意味着被逐出家园、校园,同性恋者只能埋头做深柜,只能到新公园里寻找同类。

2003年,台湾举办第一届同志大游行,活动的出发点就特意选在二二八和平纪念公园。但那一年的参加人数只有1000多人,不少同志即便知道游行也不敢走出来参与……

当然,后来台湾同志游行的规模越来越大,人数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同性恋者勇敢站出来,骄傲做自己。

2010年高雄同志大游行上,叶永志的母亲现身,她说:“我很高兴见到你们,孩子们,你们要勇敢,天地创造你们这样的一个人,一定有一道曙光让你们去争取人权,要做自己,不要怕。”全场哭成一片,她又说,“你们不要哭,哭会显得我们懦弱,我们没有错,我们要向着阳光,去争取我们的权力。”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最后,时间流逝,张家汉和王柏德都变成了沉重的中年人,他们在异国他乡重逢。他们来此是因为当年学校唯一愿意听他们心声的加拿大神父去世。神父的爱人,也是同性。

2015年10月25日,巩俐的经纪人曾敬超在台北因癌症病逝,年仅55岁。曾敬超从病发到过世只短短不到一个月,他去世前曾希望将财产留给与自己相濡以沫35年的同性伴侣、法籍教授毕安生。结果因为两人在法律上没有婚姻关系,家人将曾敬超的财产进行了转移。

2016年10月16日晚,68岁的毕安生从自家阳台坠楼身亡。

后来毕安生的学生李晏榕在文章中写道:“为了所有相爱到彼此陪伴所终的人,能够不需要担心自己与另一半共享的一切被夺走,能够在另一半的病榻之前,为自己所爱的人作最后的医疗决定”,她呼吁同志婚姻能够早日合法化。“35年的共同生活,只因为没有婚姻关系,到了最后还是任人宰割。”

李晏榕透露,毕安生的遗愿是希望自己过世后能和曾敬超的骨灰混在一起,撒入大海。

毕安生之死引起台湾同志群体的震动,导致当年的同志游行人数创历史新高。

在郭强生的小说《断代》中,他写道:“这个世界到今天只走到了青春健美的男孩们高呼同志无罪,没有人可以告诉他们接下来该怎样面对老与丑、病与残。”


随即,时间也就进入到2017年,这一年的5月24日,台湾释宪结果公布。台湾有望成为亚洲首个认可同性婚姻的地区。

2019年5 月 22 日,台湾领导人蔡英文正式签署同婚专法(正式名称为《司法院释字第 748 号解释施行法》)并宣布实施。从此台湾同志婚姻合法化。接着,蔡英文写了一封信给祁家威,希望把自己签署法案的笔送给他。祈家威拿到之后,决定用来给予新人祝福。

这便是台湾同志运动的30年,也是《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中的时间跨度30年。

30年后,人到中年的王柏德才敢告诉张家汉,当年他也是爱他的。

他选择做深柜,因为“那时候只要谁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肯定没命。”因为他觉得如果两个人真在一起,“结局会更惨”。于是他拒绝承认真实的自己,拒绝承认自己的真心,拒绝了少年张家汉的爱。甚至以为这样会是对对方的保护,以为这会是自己的牺牲,而牺牲可以换来给对方的成全……

他以为可以一直躲藏,泯然众人。甚至以为不做真实的自己不是一种扭曲,而是一种“纠正”……

他有他的害怕和怯懦,也有他的无奈和悲哀,甚至有他的善意和……给别人带来的伤害。

脱离了社会制度和生活环境谈出柜显然是勇敢的,但并非是合理的。娜拉要出走,娜拉出走之后呢?

台湾同志艺人蔡康永说,因为自己出柜了,很多人就会在出柜前征求他的意见。“出于理性考虑,我通常会拦住他们;但站在孤单的立场,我又很希望很多人陪我。”最后,蔡康永往往会劝对方放弃:“我还是会担心,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我经历的事情……我唯一能够做到的事,就是向爸爸妈妈证明我们不是妖怪,我们可以很好地活在世界上。”

也许我们越来越好,这个世界就会越来越好。同样的,这个世界越来越好了,我们才能够越来越好。

《刻在你心上的名字》导演柳广辉也是在拍摄这部电影的过程中得到了勇气,才决定向母亲及身边的亲友出柜。他说其实特别希望《刻在你心底的名字》能传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因为那里是该片主题曲词曲作者许媛婷、佳旺和陈文华的故乡,因为,那里的法律仍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罪名。

2018年我曾去澳大利亚看悉尼同志游行(《亲历40届悉尼彩虹狂欢节现场:嗓子哑了,手臂酸了,收获了无数汗水、热情、拥抱、亲吻》),那时候他们也刚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令我印象深刻的除了游行现场的精彩,还有平时走在街头、海滩,那些牵手漫步的同志情侣,他们自然健康,平和大方,没有人会拿异样的眼光看他们,没有人会指点他们的生活……他们当然不是深柜,但也可能并不需要出柜,因为他们一直就走在阳光下。

2017年5月24日,台湾释宪结果公布后的记者会上,祁家威说:“我看到这个释宪文,就感觉自己变成一只鸟,因为我雀跃无比。”

记者问他:“那伴侣怎么说?”

祁家威答:“他噢,他叫我今天早点回家!”

对于他们,这也不过就是普通平凡的一天。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