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冰,乖,摸摸头
分享到:
1已有 61 次阅读  2020-06-30 17:30


分享 举报
前言:前不久认识的一个基友写的他眼中的我,有些感动,谢谢林踪迷途·泼冷水大师。

(一)
大冰是个同性恋,是个胖子,同时也是一个残疾人。跟他相识是在软件上,大概有一年之前了吧。
那天聊着聊着,就没继续聊下去。

前些阵子翻到他发的一个状态,说到他自己是残疾人,以及找另一半的困难。

那几天北京疫情刚爆发,我知道他住在附近,就想留言给他: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可以随时说。

但他的简介里,写着“适应残疾就像适应一种孤独,我过得挺好的,无需同情或者怜悯”。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唐突地想给人帮忙,确实是冒昧了,于是约他晚饭后出来散步。

他拎着一个大水桶,向我走过来。他左脚是跛足。他打算跟我散步后,顺便在小区里提一桶过滤水上去。

他非常宅,一次出门,自然要计划好出门要做事情。

他就这样拎着小水桶,跟我散步去商场。其实他走得并不慢,速度刚好。他说他脚上戴着辅具,上万块钱呢,

还有好几十万的辅具。我说好几十万的是不是像钢铁侠的脚一样,能发射出去踢人。

他性格很好,我们俩很聊得来。到了商场喝甜水,我们便肆无忌惮旁若无人地聊同性恋交友这件事。

(二)
我们聊到慕残者。

大冰即使是性少数中的少数,也是会遇到不少喜欢他的人。其中有一些人,是慕残者。

但大冰认为,慕残者对他的爱,是不平等的,是喜欢他们的残缺之处,喜欢他的无助感和无奈感。

他说慕残者会要求看他的萎缩的左脚,他总是会拒绝,后来自然没有结果。

他提到一位台湾大叔,本来约好要嘿嘿嘿,结果到了宾馆,衣服都脱了,台湾大叔却还是没有跟他有肌肤之亲。

后来那位台湾大叔觉得,和他交往会有巨大的压力,

因为如果不合适要提分手,可能会受到来自社会的道德谴责。这让大冰很不解,

他狠狠地骂这位大叔是“道德婊”。

当然我不可能跟大冰感同身受,我也不是慕残者,也很难理解这其中的情愫。

但我能够体会大冰对爱情追求挫败后的失望,其实这种挫败感每个人都有,

你遇见的人不够喜欢你,或者你不够喜欢他,关于爱情的美妙幻想就这样子一次又一次地落空,

人心自然是空洞洞的。

但我也把我真实想法告诉大冰:或许慕残者不是这么看待你的残疾呢?

你觉得残疾的左脚是不好看的,但在慕残者看来,不仅是可以接受的,并且是性感的。

就像我们喜欢熊的人来说,可能一般人觉得一个人满身肥肉很恶心很不健康,

但我们就是觉得很可爱很性感并且是一种审美,甚至形成一种文化。

如果慕残者只是欣赏已经是残疾的人,他们并没有去迫使健康的人变成残疾,

没有违反法律道德,没有伤害别人,那么他们那种爱慕,

属于成人之间的隐秘的带有自由意志的情感,那就没有什么可以苛责的。

尽管你认为他们可能爱你的残缺之处和无助感,但他们并不是一种嘲弄,

而是出于一种爱慕和审美。不知道你可否改变观念去接纳他们对你的爱慕?

你觉得残缺的地方需要“遮丑”,而他们恰恰觉得不用,反而想要欣赏。

你愿不愿意改变自己的观念,去展示残缺给愿意看的人看呢?

大冰说:但是我会觉得,他只是爱我的残疾,并不爱我这个人。

我吐槽大冰:好吧,你觉得你还有哪里有价值被爱呢?

大冰说:难道我不是优熊吗?

我狠狠地摇头,泼冷水大师附身:并不是。

其实不要把你的某一个属性和你自己割裂开来。一个人爱你的善良,那就是爱你,

只不过你这种特质让他更加的欣赏。一个人爱我,我管他是爱我胖,爱我胸毛,

爱我的学识还是房子,那都是我的属性之一而已。

如果他只爱钱,他大可以去找更有钱的人,为什么还要来爱我?

可见爱不是一个简单的分割。不要用一些假问题去质疑对方。

一个人爱不爱你,不是更应该看他的言行是否一致,说爱你的时候是否眼里有光,

说想你的时候语气足够的温柔吗?

(三)
我想起我接触过一些残疾人。其实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把他们当作残疾人来看。

只不过会向他们示以“公正的善意”。

何为“公正的善意”,就是我和大冰过马路的时候,左转右转的车会慢下来停下来,

等着大冰搭着我的肩慢慢走过。这是一个富足而文明的社会里每个有善意的人的基本表现。

我相信大冰不会把这个误会成不平等或者是怜悯。

我知道残疾人心底里是敏感的,但没有关系。我更想对他说,有时候需要调节心态,

学习坦然地接受别人善意的帮助,甚至是爱慕。

我想起大学时候一个背部变形的女人,她有三十四岁的样子,每天都努力来学校里听课和自习,

还准备考我们学校的研究生。她说这是她的梦想。她向我请教问题,我都会回答她,

还把我以前做的特别详细的英语笔记给她。可惜她考了两年也没有考上。

我刚认识她也会想,她是孤身一人在北京吗?她佝偻的身子,不知道有多少行动不方便啊?
不知道有没有人照顾她?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她的那种执着和不屈的精神一直在感动和激励我。

和她慢慢熟悉,我才知道,她已经结婚有孩子了。

她的丈夫是一个文学杂志的编辑,长得很帅气,白白净净的。、

她说她很爱写东西,热爱文学,经常给这个杂志投稿,后来来北京了,就觉得一定要去这个杂志社看看。

于是就在杂志社的办公室里,她遇见她未来的丈夫,爱情就这样产生了。

我想比起她考研的执着,更让我感动的,是她的信念感吧。

她觉得一定要去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去试试。或许,就有了更多的可能。

(四)
大冰其实在小软件上是“名人”,粉丝不少。但他说,我是他“线下”的第一个好基友。

我鼓励他交往更多“线下”的好基友。确实,现在网络交友给我们特别多的便捷之处。

我都不敢想象,没有软件,我们真的要到某些街头公园去碰到对的人,那更是难上加难。

软件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更加便捷的空间。但交友的途径便捷会给我们错觉,似乎觉得感情也可以“便捷”,

可以伸手即来,其实并不是。感情还是要实打实地面对面去建立吧,无论是同事、朋友还是伴侣。

端午节大冰过来我家,说给我做粉蒸肉,结果他一来,把肉一丢,就开始指挥我怎么做。

我立刻甩手,说你自己做哈,还吐槽他给肉拌粉的时候把粉撒了一地。

其实他做的粉蒸肉不太好吃,肉也没有提前腌制,被我吐槽惨了。

或许他就是需要这样的一些平等吧。

我也吐槽他拍照技术太差,给他拍了一些靓照,方便他在小软件上“勾搭”别人。

他刚刚和我说,他发出相片后,很多人给他点赞,并且有一个香港的猴子医生加了他。

对了,大冰他喜欢的是瘦瘦的肌肉帅哥到狒狒这类的身材,最起码不能比他胖,
看过他瘦的时候的照片,也许他还是怀念那个瘦瘦的帅帅的他吧!

“以前去了两次香港,都没有约过,遗憾。”他说。

“希望以后少一些遗憾咯!”

适应自己的不完美,不是适应孤独,而是接纳更多的可能。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