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度总结II---成长那些事
分享到:
21已有 534 次阅读  2019-01-06 15:02


分享 举报

心理及性格

从和前任分手开始到18年遇到的烂桃花,我开始迷上了分析一个人的成长环境到性格形成以及心理机制,根据表情和语言推测心理变化,或者根据对方的性格和心理倒推成长环境是怎样的。

当年,今年开始这个分析还得加入新的变量,就是社会环境,地区和地区之间的风格也是有一些共性,比如部分东北的朋友(前文的C也是东北人)总会开一些让你不爽的玩笑,我也是到年末才明白这算一个地区特性了。

也许是自己外表让人觉得这是个可以开玩笑的人,但其实内心是比较反感的,我一直觉得自己属于表面圆滑内心全是棱角的人,可是他们看不到表面下的东西。

所以,从这些角度来讲应该学会去如何理解别人,也和自己在某些问题上达成和解。

 

工作及学习

以上这些新习得技能当然也是可以用在工作上,比如通过观察,我能看出北京这边的老板喜欢谁,不喜欢谁,对于我能看出他们是很无感的,所以谁最好不要去碰和得罪都得有个谱。

因为不在上海本部,今年也从关系还可以的小同事那听到了很多公司和部门的八卦,回到上海后的这个月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踩到大坑陷进去出不来。

当然还涉及到站队问题,已经有很多例子表明如果没有站好队,在一家公司和部门的处境真的堪忧,包括我现在的大老板。还好目前自己还不需要或者说还没到有那个价值去跟人站队,18年学习了有个框架理论和心理准备也是好的。

 

关于18年的工作本身可说的事情不多,无非是北京相对清闲,回到上海后每天忙成狗,可见的未来也会因为去北京完成了“镀金”而被小老板追加更多的任务。

在北京期间还好因为工作相对清闲,以及自己执行力强、心理隔离机制强大,烂桃花们才没有影响到18年通关CFA6月)以及再过CPA的两门课(10月)。

 

健康及运动

也是因为准备这两个考试喝了超级多的咖啡外加长期久坐,年末的体检查出来了轻微的肾结石。最近了解咖啡对肠胃也不好(我自己似乎也是感到18年喝咖啡导致本来不好的肠胃状况更加差),and即使每天有运动量也不能减轻上班久坐带来的危害,所以看到这里的朋友注意平时少喝咖啡多喝水,上班每个小时起来动一动。

 

因为要准备今年五月一个很重要的越野赛,去年考完CFA开始,时隔两年重新捡起了跑步这项运动,在训练量不是很高的情况下,7月中去草原完成了一个两天50km的越野赛,11月中旬完成了人生的第二次全马,还好宝刀不老,速度比第一次全马快了45分钟。

不过我觉得如果第一次全马之前有18年这样的各方面准备,说不定当时应该会更快吧。毕竟如今练习跑步,我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力不如16年时候的平时跑步练习了。

回到上海后的这个月因为太冷外加12月初越野伤了膝盖就犯懒了,感觉自己可能会落选,所以还得继续加油。

 

兄弟姐妹东南西北

5月份先去深圳见了恒河最美野鸡@taaita和他的新欢,本来17年5月约定的今年要各自带对象,虽然最后都没带去,但那个时间点好歹我们都算有对象的人了。结果在去澳门的前一天我跟B彻底闹掰,到达澳门的那一刻我彻底地输了,现场洒泪哭花了妆。

澳门行也因为我出色的P20 PRO外加糯米鸡式的摆拍和卤蛋牛逼的妓术,拍了包括四大白合照在内的很多美照嘻嘻。

伟锅因为通行证被对象猴子藏了起来而没去成澳门,但是10月国庆节的时候得益于耍大牌的猴子放弃了广州高薪工作而选择了北京,我和伟锅终于能够姐妹再次相见。那天,伟锅和猴子带我去八大处许了“一定要嫁于这世间最好的男儿”的心愿厚,嘻嘻!

 

而在上海关系最好的姐妹薯姐姐也在18年彻底离开了上海南下深圳,今天刚刚相见表示都认识了6年。如果当时不用飞赞不打DOTA,或许就不会认识了。

他说刚认识那时候还迷茫工作不知道要干嘛,我说也没想到现在你去了深圳行业内最好的公司,我也没想过我会来上海转行到了金融。时间不停转换,我们能预见到的太少,好歹都是各自在变得更好。

有意思的是18年微信成了个四人小群,群里面换成了粉红女郎的主角名,薯姐姐叫男人婆,我叫结婚狂,另外俩就是万人迷和哈妹了。感情运最好的当然是万人迷,男朋友从来没断过。我们其他三个在这方面就比较苦逼了,和剧里主角的路还似乎有点像。

 

而关系最好的直男朋友一直待在成都,18年初还出了我去成都的机票陪过周末。可惜约好的12月再游厦门因为留院面试而放鸽子,还好他成功地留了下来。不过当医生也真是很辛苦,他这些年掉了不少头发,比我的发际线更加堪忧。

我总觉得如果当初他填北京的志愿最后做了金融,现在一定比我混得风生水起得多吧,但这大概也就是命了。

医生也叫我以后养老还是得去成都,毕竟像我身体这么差经常得去医院的,他可以帮我弄到号,毕竟是西南地区最好的医院。我表示很感动厚。(当然医生也想自己工作忙,有时候把自己孩子交给我带,我说你就不怕你家娃被我带成gay吗,哈哈哈哈)

我说下次去成都得带他去成都的gay吧玩,他也欣然答应了,所以我很期待19年能办成这件事,正好最近找领导要到成都的项目到时候可以去成都出差惹。


除此之外,除了关系最好的几个,18年在北京期间的朋友也相对于15年的时候换掉了大部分。人来人往,各自有各自的路要走,物以类聚,今天是同类的明天或许是异类了。

还有曾经有过念想的也如RY一样也都在18年算完了总账,到最后已经没有人让我还心存挂念。

 

在2018年末我所能看到的未来

I. 远期

在明显感到身体不如几年前的时候,说不担心老了还是一个人那是不可能的,至少生了大病送到医院去的人总得有一个吧。

所以除了医生给我提的去成都方案在考虑范围内,也有姐妹提出互助养老,这样也是很棒的。

 

II. 近期-北京or上海

告别完北京的朋友,11月底回到上海后,我觉得自己真的跟换了个人似的,连某个小基友隔了半年见到我说我连笑都变得有点假了。

第一次从北京来上海的时候虽然能感受到两地明显的差异,但骨子里那种自信和快乐似乎能填平差异带来的不适感。

第二次再切换城市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自己和这里的格格不入,之前所拥有的自信和快乐的消失让我感到对于上海毫无归属感,这里的繁华、小资、物质、便利似乎都与我无关。或许,我从来就没有过对上海的归属感,而在北京我也似乎从来没觉得自己是精神层面的“外地人”过。

我不知道最后会不会从上海再次切换回北京彻底留下来,因为真的要回北京也是2020或者2021年的事了,每一年都有可能有巨变谁能说得清。

但至少目前是觉得,一个人在北京的时候一切心安理得,一个人在上海的时候心里空空荡荡。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 热门日志推荐最近一周|一个月|三个月|全部

评论 (18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