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欲望
分享到:
22已有 2336 次阅读  2015-08-30 21:35


分享 举报


  小学六年级开始打飞机,那时候跟表弟闹着玩,只是觉得被表弟握着jj很舒服,来来回回几次,有一次竟然“舒服”到了极点,表弟委屈地说:你不要往我手上尿了好不好啊?

我:我尿了?

  当时那种感觉完全不像尿尿,但隐约也能感觉到是一种“排出”的感觉,后来强行把表弟拉起来陪我去院子里夜尿,站在草丛旁边想迫不及待再一次体会那种“尿”出来的快感,但是使劲尿了半天也没尿出来,回想起来,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射精!

  初中和高中欲望压抑应该是最强烈的,中午午休的时候,夜晚憋得睡不着觉的时候,周末闲在家里偷看老爸A片的时候,甚至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上课的时候偷偷夹住桌子腿蹭射,因为对性知识的空缺,导致每次忍不住射精之后都会有强烈的负罪感,几乎每一次,这种体验甚至一直延续到现在,那时候偷偷爽完之后,在负罪感的驱使下总是忍不住去网上查看手淫的危害,但是现在回想起来,相对于手淫的危害来说,手淫后长期的负罪感带来的心理影响才是最值得担心的吧!

  长大之后虽然有了性生活,但打飞机依然形影不离,相对于做爱,打飞机更方便更自在,可我总觉得在成长的岁月当中,我似乎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跟手淫背后的欲望和谐相处。来来回回,撸了射射了又想撸,反反复复,其实都是欲望在作祟,我从来都没有认真地去面对过它,长久以来,欲望来了,我就飞机伺候,欲望走了,我也不会想为它下次的到来做任何准备,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随心所欲”吧!如果学生时代用这种态度对待欲望无可厚非,但是毕业工作之后还跟以前一样,欲望就不干了,而且它会用自己的方式让你好看!

  在单身占大多数的圈子里,似乎到处都弥漫着一种“男性荷尔蒙”的氛围,聊天处朋友不合适,那打一炮也没什么损失吧?抱着这种态度我变成了“大多数”,打一炮换一个同志,身体日渐麻木的同时,善待欲望的事情依然没有被提上日程,白天上班正人君子,总觉得欲望就像催情剂,不仅可有可无,而且什么时候用,什么时候不用,完全在你的掌控之中;夜里寂寞空虚的时候才发现欲望如此强大,你开始变得面红耳赤,开始变得躁动不安,头脑渐渐失去理智,软件上那些你一百年都不愿意搭理的人,突然一个个都变成了你的救命稻草,你不再正人君子,你不再光明磊落,你放下身段,在欲望的带领下不断突破自己的底线,淫言秽语,不堪入目的各种自拍撩骚照片,终于有人回应,表示会尽快抵达,这个时候你已经不在乎这个人的长相,不在乎这个人的体重身高,甚至不在乎这个人是10了,见面后疯狂地舌吻对方,迅速地扒掉对方衣服,开始进入作战状态……

  事后的洗手间里,淋浴的花洒从头顶灌下,醍醐灌顶一般瞬间清醒了很多,心里想:火终于扑灭了,得救了!突然想起刚才那位年纪略大的炮友,口气不佳,皮肤松弛,屁股不翘,个头不高,干他的时候叫的像个女人一样,完全没有一个男人隐忍喘息该有的样子,想到这忍不住有点犯恶心,于是忍不住又刷了一次牙,刷牙的时候突然在想刚才那位大叔长什么样子来着?为什么完全想不起来了呢?

回到房间拿起手机一条一条删掉那些不堪的聊天记录,甚至连人也一块删掉,心里暗暗发誓:下次,宁可打飞机也不准饥不择食!绝对不准!

 

欲望君(冷笑):愚蠢的人类,下次?下次还不是一样?!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5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