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蜜蜂。的日志

小蜜蜂。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2
    不知道别人是怎样的,一个人生活的好处在于可以随心所欲,不用在乎别人的想法而做任何事情,烹饪、读书、看论文、工作甚至是无聊到做一份行测题来换换脑子,自得其乐。然而,与之同行的还会有一些坏处。当有一个小情绪无法被及时排解的时候,整个人就会陷入到十分 EMO 的状态,而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事。比如,今天的 EMO 就来自于做的一个梦
  • 32

    交友贴:收心、衷心、安心

    个人情况:26-170-60-05(老gay了——有评论说在飞赞这么说会被打,那就冒充一下“小奶狗”吧) 12 年开始有自我认同,随后 5 年查阅不少的资料,也碰到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 17 年完成自我认同,包括对同志文化的认同。19年经历痛苦,虽然自愈能力还行,但不免还是难过。 21 年工作,工作稳定,着手副业中。 生活正在有条不
  • 1
    晃晃荡荡地过完了壬寅虎年的春节。今年,陆续听到了各种善意的催婚语,内心是有些开心,因为好像是自己得到了他们的关心。年底的时候发现 W 删除了自己的微信,至此,再也没有加回来。当年答应我再也不删微信,终究还是加不回来了。 一整个春节心理乱七八糟,尤其是催婚语的加持,和一些朋友的观点,让自己情绪变得起伏不定,直到
  • 从心里深处来说,白开水的生活习惯了并没有什么不妥,也在慢慢享受这种生活状态。另一个角度,看着别人的感情生活,感受着别人的酸甜苦辣,甚至是爱恨情仇,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好像活了这么久,自己最喜欢的一个角色是——观察者。观察着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事情,第三视角的剖析让我享受其中。当然,观察者当久了,难免会对那些美好的生活心生
    19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5
    与好友张同学聊天,两个人交换关于亲密关系的看法,忽然发现两个人在对待这件事情上的看法竟然有些不同。不禁让我反思自己:多久没有过心动的感觉了? 张同学说:“你只是适合出家,不适合找对象。”问了问其他的朋友,他们也答如此。让我更加诧异。以前只觉得自己在生活和学习上表现得比较“佛系”,现在看来,这种“佛系”其实早已
  • 2
    多年前追《张先生与张先生》只是当做故事看,如今再翻回来看却发现在文中里到处都透露着自己的影子,也成了文中人。 张与张有美好的十年。于我,十年过去,时间带给了什么? 正是十年前,有了自我认知。那时候的想法是单纯,炙热,未来可期。十年前的那个春节,以为自己的爱情来临,两年的时光最终以他坦白自己已婚而收场。至今走在他家附近
  • 7
    最近忽然想翻看《张先生与张先生》这部大概在 10 年前猛追的小说,发现飞赞还可以继续使用,竟然还登录上了。扑面而来的青春的气息,翻看过去的记录、相册、日志真是感叹十年前的自己原来也有如此多的碎碎念,照片土中带着稚嫩,想想这十年来走过的路,不由感慨物是人非。 这些年,从微博到微信公号再到如今的抖音,基友的社
  • 大晚上看了一部 BBC 的纪录片,《中国式婚姻》。似乎 BBC 的纪录片在中国一直都很受争议,之前的中英式教育的碰撞在知乎中还有一阵激烈的讨论。 可以明确的是,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是肯定的。有趣之处就在于两个国家文化差异的表现和两个国家的人对同一件事情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尤其是外国人的眼光来审视中国社会。同
    64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3
    美国同性合法之后,媒体炒的火热,官媒也对其进行了报道。对于同志来说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虽然中国的同志享受不到美帝国的法律保护,但中国的同志依然对此感到庆幸。看着微博被彩虹占据,各家媒体也纷纷对其做了报道,同时也有很多媒体进行网络调查。有赞成的评论,但似乎反对的绝不占少数。 取向这个事儿一开始就不是我们自己
  • 7
    爱情,这个哪哪都有的话题,谈来谈去也不觉得厌烦。它是发自于我们内心的,真实的情感。我们需要它。 爱情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是梁山伯与祝英台,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是张生与崔莺莺,亦或是张先生和张先生。我一直在说寻求和谐的夫夫生活,但现在越来越发现,不管是夫妇还是夫妇,我们都是在生活,因为情感,因为渴望,因为我们需要。 作为一个同志,
  • 8
    近来一直很忙,得空上了qq,一大堆的群消息天花乱坠,闲聊了起来。 有人私戳我,索性就聊了起来。聊了有一上午吧,下午突然告诉我删了,不聊了。理由是已经找到和他聊天的人了。 看到这样的理由,让我觉得哭笑不得,但细细想来却也觉得无可厚非。 一直以来,同志们游走于各大qq群和各种app中。自己当初知道自己的性取向的时候,害怕、胆小,不
  • 1
    这一周都是无所事事的,一上午刷着各种软件和朋友圈,和基友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知怎么的,有个基友有见面的意思,起初,不太愿意去的,但是人有时候就这么有趣,越是让你得不到的越想要,于是乎,就面基去了。 到了目的地,去了他家。一个东北人,年龄不详,估摸着有二十来岁,在一个夜总会工作。一直觉得和这种人离得挺远,吸烟、喝酒还在那种
  • 31
    跟他是在去年寒假相识的,那时母亲正病重,我整天在家照顾母亲。凌晨吧,buled上弹出一条信息。乍一看,28岁。因为第一任吃过亏,对于这种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就比较慎重。(经过第一任的事情,对已婚的男士出来勾搭有一种畏惧感)然后我就直接问,结婚了么。他回答说他是形婚。当时是很惊讶的,因为在我们这种地方形婚,我还是第一次遇上,然后就这么
  • 2
    三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 记得自己刚进入中学的时候,傻傻地,留着个小平头,现在看那些照片,哎 真丑。也就是刚上高中,居然有女孩子向我表白,根本没有什么感觉,反而对我的某位舍友越来越有不一样的感觉。在那个暑假,我就这样正式地进入了我的这艰难之旅。 刚刚进入圈子,看到qq里每天的聊天内容,对于当年还未满成年的我还有些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