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蠹
分享到:
11已有 210 次阅读  2019-09-06 22:24


分享 举报
我目前应该算是半个残疾人。
床是我的充电器,平躺二十个小时能换一个小时的行走。
一向健康得不行突然闹了这么一出,人生算是忽然阴翳。
不知道是以前太顺利了,还是命运多舛。
这些我也不介意了。
我爸本对我有百八十般期望,如今也是一句,我希望你健健康康。
我躺着刷了一个月的玛丽苏电视剧,然后试着弹了几天吉他,可是吉他压在身上还是太重了。
所以买了十来本书,两天就看得差不多了。百无聊赖是可怕的动力。
想起吹笛能练气,或者又是个消遣的法子。于是又买了一把笛子。
有四五年没有吹过了,指法可能都忘了。没事,多的是闲暇的时间。
我就静静地躺着,我感觉到生命的流逝。不疾不徐地流逝。
我停止了一切工作,干干脆脆地当起了米虫。
白天根本毫无胃口,一天一餐饭,而到深夜却胃口大好。
我昼夜颠倒,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神奇的体质,吃饱便躺着睡,结果体重却持续地掉。
总有命不久矣的释然感。可又清楚知道,我还能活很长。
妈妈给我买了将近十份保险,好几份六十岁才开始分红。
还蛮遥远的。三十年后。而那时房贷应该也才还完未久。
若继续躺三个月还无法起色,我可能要坐轮椅出行了吧。
那我推着轮椅带你去吃好吃的,他说。
你还在啊,悄无声息那么些日子,我还以为你去开启你新的生活。
没有,我只不过忙着赚钱去了,他道。
在疾病面前,逃离也是理所应当。这个很正常。
不要被害妄想胡思乱想才应是正常。他表情一向冷淡:若能平安渡过今年,明年我们应该就可以买套新房了。
我说好。不过那样我们两个人的房供加起来,真是不敢想象。
没事的,一定有办法的。他依然淡定。
若我三个月后还是无法正常工作,怎么办。
那你就躺一年。没事,工作都交给我。他说。
若我这辈子可能都不行了呢。我忍不住追问。
那你也不用担心,你家的房租,你公司的分红,你的保险,你的父母都不会让你活不下去。
何况,你还有我。
万一你明年生意也做不下去了呢,我们还有一屁股的债。
明年的事明年再说吧,若我破产了,难不成你就会离开我么。他看着我。
不会。如果我们走投无路了,我们就把一线的房子全卖了,把债还了,然后我们回老家生活。
或者我们依然留在这里,重新租个房子,粗茶淡饭,一辈子也饿不死。
我们不会走到那一步,永远不会。他说。
嗯,好。
等明年我们深圳的房子买了,我们就要考虑代孕了。
嗯,好。
如果第一个是女的,就放在我名下。你重新再要一个。你家里一定要男孩。
嗯,好。
一切都会好的,你安心入睡。
嗯,好。

我跟Kino说过,尽管我曾感受到这世间的恶意,但我此行仍算是被频繁地温柔以待。
可能我上辈子拯救了世界,我说。
不不不,你是上辈子被迫害得很惨,于是这辈子,Kino猛地打断。
行吧。

不管如何,自从2017年后,我便觉得我此生已经活得足够详尽。
而后的每一天都算是额外的番外篇。
于是我从不悲观。并要多多磨练戏精本我,以寻苦中作乐。

人聚了散了 就刚好
不聚也不散 好极了
时间也到了 不打扰
有什么未了 大不了

过去的,便逝去罢。
留下的,就握一哈。
可能这一握,便是
时光不散,我们依然。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1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