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mentv的日志

clementv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4
    已经连续加班半个月了,每天都是凌晨一两点到家,这在我二十年的工作生涯里还是第一次。晚归,晚睡,早起,困倦,厌倦,还要每天面对挑刺一刻不停歇的老板,真的快崩盘了。 晚上又是一点多到家,走到家楼下——灯还亮着。开了门,狗子兴高采烈地冲到门口来接我,猫咪依旧是懒懒散散地看了我一眼,继续睡觉。他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看到我进门,说,你快去
  • 6
    下班回家,走在熟悉的路上,把办公室里的一切暂时甩出大脑,放空一下。刚下过一阵雨,路面还有点湿,忽然闻到一丝清香,眼前飘落下一两瓣白色的花瓣——是玉兰花!原来又到了玉兰花开的季节,夏天就在这不经意间如约而至。手机屏幕又亮了,是你发来的微信:晚上想吃什么?我回:都可以,你随便做两个菜就好。 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66天,挺吉利的一个数字
  • 20
    分享

    凭什么

    clementv 2019-03-21 23:23
    今天在办公室里,莫名其妙成为靶子——一个女同事跟老板吵架,觉得自己怀才不遇,分配到的都是些边边角角的事情,觉得老板偏心我,都拿重要的项目给我负责,她指着我,冲着老板说:“我觉得我做的不比他差,我也出来工作十年了,说话也不差,而且我还是专业出身,凭什么他能做那些重要的项目,而我手里一个项目也没有,只能做些边边角角的事情!我不认为他
  • 3

    这段话是我内心的声音

    看到一段话,觉得真写出了我内心的声音:不知道别的男孩子怎么样,不过我是真的非常喜欢睡醒或者忙完之后打开手机看到喜欢的人给自己发了好多消息的感觉~不管是日常絮絮叨叨或者看到好玩的东西、路边的小狗小猫等等everything都ok,内容不太重要,只要看到那些未读消息时候的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只被牵挂着,真的很满足。确实,我们都喜欢被
  • 1

    圣诞快乐,张先生

    又是一年圣诞节,又是一个独自度过的圣诞节。 第一次过圣诞节,那一年我十九岁,上大学,和几个好朋友一起骑着租来的单车去教堂听布道听圣歌。 第二年的圣诞节,和心爱的H先生一起骑着租来的单车去教堂,拥挤的教堂里,我们在一个角落里安静地听着圣歌,仿佛是为我们祝福的歌声。 21岁,开始工作,没有了过圣诞节的概念,一方面是因为不想去拥挤
  • 66
    分享

    40岁这一年

    clementv 2018-12-03 21:43

    40岁这一年

    2018年还有28天就过去了,我的40岁马上也要过去了。 这一年的前期过得非常糟糕,一方面是因为工作人事上的纷扰,领导做出的承诺一年都没兑现,非常失望;不过,如果只是这样,我可能并不会过于纠结,最多在单位里混吃等死,再混个二十年退休滚蛋,也不是不行,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但是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受伤,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为了准时到单位
  • 5
    分享

    小周

    clementv 2018-10-17 22:17
    小周是我的骨科医生周先生的儿子,也是周先生的助手。 周先生一家世代行医,专攻中医骨科,在本地很有名些气,许多人都慕名去他的私家骨科看跌打损伤,我也是通过姐姐的闺蜜——她是周先生的同学介绍去治伤的。 我就是在骨科里看见小周的。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这个男生与整个骨科里的气氛不相符,他那么健康、充满阳光和朝气,哪里是我们
  • 32
    分享

    辞职记

    clementv 2018-10-03 01:16

    辞职记

    工作快二十年了,除了刚出道时辞职过,十几年没换过工作。三年前,为了一段感情辞职,漂了两年;去年,原单位创立新部门,需要有经验的工作人员,新领导辗转找到我,承诺了诸多条件,并通过原来的领导、原来的同事甚至我死党的前妻来游说。被游说了一个多月,我才答应回去。 搜索 复制 然而,承诺只是承诺,领导并没有兑现。谈过几次,都因为国家
  • 5
    这几天,最热的一个词非“娘炮”莫属。各路人马纷纷上阵论战,有人发出战斗檄文,恨不得将“娘炮”流量小鲜肉们杀之而后快;有人为“娘炮”大力发声,呼吁大家以包容之心看待文化的多元。有观点的交锋,是个好事,说明现在的人已经能辩证地看问题,不再是一边倒论点的天下。 一直以来,大众对于“娘炮”的态度可以用“深恶痛绝”来形
  • 7
    分享

    纠缠

    clementv 2018-08-21 22:54

    纠缠

    昨天和一个朋友谈好了,过一阵子去他的公司上班。 答应下来很容易,但怎么跟现在的单位提请辞职,成了一个问题。 虽然现在的单位是个鸡肋,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但毕竟做了十几年,多少有点儿感情。 现在的同事关系倒也还不错,如何跟头儿说,让我很头疼。因为我知道现在我的部门正处于困难时期,也是需要用人的时候,我这么走了,总有些不地道。
  • 3

    我所在的城市

        曾经,我以为这一生,注定漂泊不定,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辗转不停,行色匆匆。没有什么能阻挡我前进的脚步。记得上大学时,我曾为自己写下一句话:我要去流浪——在我看来,流浪是一件美丽而浪漫的事,至于去哪里,我并不在意,只要不停地向前,向远方去,哪怕是到了海角天涯,只要是流浪,我都愿意前行。   我是一棵没根的草,悬着
  • 2
    分享

    停摆

    clementv 2018-08-11 21:15

    停摆

    一到周末,人就像停摆了一样,就想躺着不动。 哪儿都不想去。就想躺在床上,或者沙发上,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 让忙碌了一星期的大脑停转一天。 狗子趴在沙发边,冰凉的瓷砖地板,在这炎热的夏季里,是它最好的降温神器。 什么都不想,不想过去,不想未来,不想工作,不想男人,不想快乐,不想痛苦。 放空。空白。 直到饥饿来袭,才起来为自己做
  • 5
    分享

    随想

    clementv 2018-08-01 23:20

    随想

    晚上和几个从前的同事吃饭,因为我已经改行十几年了,听他们说起原单位的事情,听到一个个曾经熟悉的名字,恍若隔世。前两年有一次路过原单位,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想进去看看,但终究没有进去,因为早已物是人非,还是留一点美好的记忆吧。 今天又去做康复训练,虽然恢复得比较慢,但毕竟比之前好了很多。肩膀那一带区域还是很僵硬,一方面是由于
  • 1

    一个寻常的星期六

    每次做完手臂康复训练,当晚就睡不好。但还是硬赖到了九点起床,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 一个寻常的星期六。 搜索 复制 前两天来了超强台风,据说还有跟进的,这两天天气闷热,天空湛蓝,阳光灿烂。 手机充上电,给自己做了一顿BRUNCH,看了两部香港老电影,洗了衣服。 一个寻常的星期六,就这么过去了。
    24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5
    分享

    康复期散记

    clementv 2018-07-09 23:15

    康复期散记

    七月,流火。 2018 年已经过了大半年,我的康复期也进入第二个月。 如常般隔两天去骨科诊所做康复理疗。拔罐,烘烤,拉筋,拿药,这几个流程反复了一个月。肩膀上拔罐的红印子旧的未消,新的又至。每次拔罐前,都先涂一层不知道什么油,无色无味。棉签沾了酒精点燃,在玻璃罐里转一下,吸在肩膀上,不一会儿,身上就出现了深红色的印子。 有
  • 4

    单手札记(四)

    五月的最后一天,我照例去骨科诊所检查。拍了片,忐忑地等着结果。医生看了一眼片子,说:“可以拆了。”在我的肩上待了整整两个月的固定板和固定绷带,终于被卸下了。“你现在终于解放了,”医生说,“不过还是要注意,现在骨头刚长好,韧带也刚长好,不要让骨头再突出来。还要做康复。”说着,就在肩膀上了拔罐,才几秒钟,我就看见肩膀上一个个红
  • 5

    单手札记(三)

    生活还是要继续。 隔天去诊所换药,抽空把医保补交了,每天吃药吃钙片。一只手做事情虽然慢,但至少还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只不过比两只手慢而已。 有人说,你怎么不报警?报警的话,不管怎么样,对方都有责任,而且对方算肇事逃逸,责任更大。当时当地,我没觉得摔成什么样,而且赶着上班,也没想那么多;后来又想着怎么疗伤的事,就
  • 4

    单手札记(二)

    没法洗澡,但还是能用一只手擦擦身,但我立刻发现,我摔伤的时候穿的是一件圆领 T 恤,没法脱,因为左肩动不了。我拿了剪刀,把 T 恤剪开——什么事都有办法解决嘛。 第二天是周五,请了假去医院抽血。还在路上,就接到医院的电话,问到哪里了,不要忘记要抽血。我跟大姐说:现在的医院服务这么周到,看我七点没到,还打电话来,态度真好。
  • 4

    单手札记(一)

    撕掉胶布,剪掉绷带,打开垫子,揭开纱布,扫除肩膀上的粉红色药粉,轻轻按了一下,医生满意地说:“从外观上看很 OK 了,就等着长骨头了。”我也松了一口气。原本肿得像小山包的肩膀,现在消肿了。医生先用酒精在肩膀上消毒,酒精凉凉的,感觉很舒服;接着医生为我换了药,重新绑上绷带、垫子,粘上胶布固定,开了新药,交代了服药事项。 今天是
  • 18
    分享

    男孩40

    clementv 2018-03-05 23:39
    3月4号,生日,终于迈入4字头的行列。都说四十不惑,我好像也没什么太大感觉,就是过了一个生日。早上还是晴空万里,中午就开始下雨,半夜的时候据说下了一场大雷雨,睡着了,没听见。今天一早就发现朋友圈被刷屏,原来到了“惊蛰”这个节气。对于我来说,如果我觉得不重要的事,我就一点都不在乎,就算是天塌了,地陷了,我也照样睡到天荒地老。 什么是
  • 3
    分享

    雨天

    clementv 2017-12-28 16:01

    雨天

    下雨了。没带伞。 搜索 复制 淋着雨到了单位旁边的图书馆做事——办公室没有WIFI,而我的工作需要网络不断上网查找资料,没有网络非常不方便;图书馆有免费的WIFI,在这里可以上网。 这个图书馆是新建的,很安静,很宽大。因为是工作日,人不多,找了一个角落的座位,拿出笔记本开始工作。 新工作已经做了两个多月了,说是新工作,其实也
  • 2
    分享

    礼物

    clementv 2017-11-20 23:37

    礼物

    深夜,东子正在交友软件上无聊地浏览着附近的人,想为找点乐子,忽然有人给他发了消息。 ——你好,可以认识一下吗? 东子想了想,回复:好,请问你是? 对方答:我看了你的照片,你是我喜欢的类型,想跟你交朋友,可以吗? 东子看了一下对方的资料,安心,33岁,175公分,65公斤,1,头像是彭于晏。东子回复:可以。你做什么工作? ——我在XX公司做策划总监,你呢?
  • 3
    分享

    不忠

    clementv 2017-10-25 23:40

    不忠

    我过两天要去北京出差,去一个星期。长哥说 搜索 复制 哦,知道了。王子轻描淡写地说。 我出差的时候,你帮我照看一下狗狗。长哥说。 好。王子说完,转了个身,背对着长哥。长哥在他的背上吻了一下。 长哥和王子在一起三年了,王子才23岁,而长哥已经35岁了。王子和父母住在一起,为了能离王子近一点,长哥特地在王子家附近租了一套
  • 一首老歌:风雨无阻

    风雨无阻 演唱:周华健 http://music.baidu.com/song/931434?fm=altg_new3#song_lyric 给你我的全部 你是我今生唯一的赌注 只留下一段岁月 让我无怨无悔全心的付出 怕你忧伤怕你哭 怕你孤单怕你糊涂 红尘千山万里路 我可以朝朝暮暮 给你一条我的路 你是我一生不停的脚步 让我走出一片天空 爱
    22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1
    分享

    好人卡

    clementv 2017-09-26 23:51

    好人卡

    收到过好多张好人卡,每个发卡的人都说,你这人真的太好了,但是我们不适合。 搜索 复制 难道真的是男人不坏,钙钙不爱吗? 算一算,从各位前任那里收到过好人卡,从面基的各位那里收到过好人卡,从想交往的人那里收到过好人卡,一张好人卡就把我打发了。 一个人要嫌弃另一个人,要找理由总能找得到,你太矮,你太丑,你不够“大”,你技巧太差,
  • 12
    分享

    忏情录

    clementv 2017-09-12 23:12

    忏情录

    回家时,路过前任家的楼下,不自觉地抬头看了一眼他家的阳台,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 搜索 复制 我们已经分手三年了,三年前没有联络过一次,他就住我对面的楼房,但我们一次都没有遇见。 世界那么大,我们曾经同行,世界那么小,我们却再也没遇见。 他是我的第三段感情。 其实每一段感情,我都全心全意地投入与付出,虽然每一段感情的时
  • 1
    分享

    离开,离去

    clementv 2017-04-30 00:56
    酒吧里的音乐声震耳欲聋,在舞池里跳舞的人却陶醉其中,李君正忘情地和一个俊朗男生贴身热舞。白天,李君是个正儿八经的公司高管,对手下严格,不苟言笑;到了晚上,他卸下伪装,在GAY PUB里回归真我。 搜索 复制 旁边几个基友正在讨论李君。A:你看,他真风骚!浪得很!B:你要是长得有他一半帅,也可以浪啊!C:你看那个小鲜肉快被他撩出火来了。
  • 6
    分享

    回家路上

    clementv 2017-03-08 22:51
    一整天除了上班,就是和装修工人斗智斗勇,脑子都要炸了。 回家路上,被一个基督教的传教人员拦住,礼貌地希望我了解一下圣经。我看了一眼,挺帅的小伙子,跟我的上一个男友很像,那就听听吧!其实我都在看帅哥,哈哈哈哈哈。我想,我的上一个男友也是基督教徒,可惜后来人间蒸发了,不知去向,是不是基督教的男生都长这样? 小伙子巴拉巴拉了十几分钟
  • 8
    某晚,长先生的基友阿木打电话叫他喝酒,长先生本来不想去,阿木说,你一个人待着也无聊,不如出来喝酒,心情能好一点。长先生当时刚与男友分手,情绪低落,他想,阿木说的也没错,去喝点酒吧。 搜索 复制 到了喝酒的大排档,长先生发现已经有几个人在座了,都是圈里人,只有一个男生他不认识。阿木介绍说,这是小六子——这显然是个外号。长先生
  • 13

    谁的风霜惊动了岁月

    本来想在生日那天写这篇文章,但一直找不到一个切入点。正好晚上看了最新的《鲁豫有约》,想想可以动笔写了。这两期采访的是 92 岁的女学者叶嘉莹,叶先生生于民国,长于乱世,虽然大部分时间国内国外颠沛流离,但一直醉心于中国古诗词研究与教学,教了七十年古诗词。叶先生说,她一辈子最爱的就是古诗词,别的也不会,就坚持了七十年。所谓
  • 4
         今天凌晨两点多,彻夜加班的我,打了一辆的士回家。司机和我精神都很差。车子经过东南眼科医院门口时,我们看到路边站着一个女人要打车,司机见有生意,眼睛顿时放光,说想载个顺路客,我同意了,司机就把车停过去问,女人把脸凑到副驾位的车窗边,我就坐在那个位子上。     司机摇下车窗问女人要去哪里,我看到
  • 4
    TO:十年后的自己 嘿,BOY, 你知道吗,今天你五十岁了,五十岁该是另一个开始。 现在的我不知道五十岁是什么样,但我觉得应该是越来越好。 那时的你,如果依然像现在一样阳光成熟可爱,那是你最大的幸运和财富。 虽然一路走来,各种滋味都尝过,但炼就一副钢筋铁骨,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同样的,这副钢筋铁骨下包裹着一颗柔软的心,
  • 11
    分享

    见字如面

    clementv 2016-02-05 14:37
    从前,没有电脑,没有 EMAIL ,我们与亲友们联系,就靠写信。信的开头一般是“某某你好,见字如面”,或者“某某你好,展信佳”,再文艺一些的,会学《与妻书》里的“意映卿卿,如晤”,也来一句“某某你好,如晤”。因为每个字都是手写的,你的每一种情绪每一种感觉,都借由你写字的力道,透过字里行间,被收信人所感受接纳,无论你的字写得好坏,都是你的
  • 2
    分享

    有话好好说

    clementv 2016-01-31 23:11
    前几天看一个访谈节目,采访一个当红的女摄影师,她一口北京话,舌头卷得啊,让人觉得累得慌,而且那种说话的腔调,让人感觉很不耐烦,态度很糟糕。但很多人会学北京人说话,觉得一口京腔很高大上,也是,皇城根儿的人,天生都有种优越感。 我从小在福建的一个小城长大,那里是一个方言区,所幸的是,家人从小就严格要求我说普通话,也许是周围的
  • 13
    分享

    魔都囧途

    clementv 2016-01-05 00:22
    二十天前,因为从前的公司有一项未完成的业务, 朋友拜托 去一趟魔都。魔都,东方明珠大上海是也。2004年出差去过一次,感觉不好。 飞机在浦东机场降落之后,从机场坐了一个半小时的地铁去徐家汇,对方公司帮我订的酒店在那里。出了地铁,我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不辨东西南北,加上一天没吃东西,飞机上也没有发吃的,早已晕头转向。打的。
  • 4
    2016年已经过了四天,如常。前两天,大家都在朋友圈、微博上着急忙慌地盘点自己的2015年,好像不回顾一下,这一年就会凭空消失了一样。我没有盘点过去的一年,因为当时没有什么心情,元旦假期三天都在沉睡中度过大部分的时间,似乎要把之前没睡好的觉都补回来。 没有人相信我的元旦假期是在家宅着睡觉。大约在别人的眼中,我就是个爱玩的人
  • 1
    分享

    擦身而过

    clementv 2015-12-06 19:09
    阿南的QQ忽然来了一条验证消息,有人想加他为好友。他打开消息一看,是他所在的一个基友群里的KK,他想了想,通过了KK的好友请求。片刻,KK的头像闪了起来,阿南打开对话框。 你好,你在美国? 不是,我在F市。 哦,我还以为你在美国。 怎么?失望了? 没有,只是觉得自己太轻信QQ上的资料了。 阿南在屏幕前哑然失笑,心想,现在什么时
    46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8

    我的儿子叫阿福

    在34岁之前,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养狗,因为小时候跟老爸下乡出差时,在路边逗乡下的狗,被它疯狂地追着跑,魂都吓没了,后来看到狗都绕着走,大家都知道我可以上天入地玩儿各种极限运动,但只要一碰到狗就立刻歇菜。所有的转折点,就在那一年的夏天,一只小串串在毫无预警之下,闯进我的生活,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搜索 复制 发现它的时候,
  • 7

    光棍节前的神秘事件

    下班回家,在家附近的汉堡店里买了一个汉堡和一个鸡腿,装进袋子带回家吃。从汉堡店到家步行不超过十分钟,打开家门,狗狗像往常一样跑上来又跳又蹭的,我怕它把袋子扯走,就把袋子放到了洗水池边上,那是它够不着的高度,然后去了卫生间,出来后,我打开袋子,赫然发现,鸡腿不翼而飞,是的,鸡腿不!见!了! 搜索 复制 我懵了一下,再看一眼,真的不见
  • 3
    分享

    立冬中暑记

    clementv 2015-11-09 13:39
    昨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立冬”,我却中暑了——冬天中暑?开什么玩笑?但是,你没有看错,我就是中!暑!了!因为天气太!热!了!先说说我所在的城市,福建福州,就是今年春晚小品中,冯巩说的“H打头的省,它的省会叫胡州”,有些南方人H和F分不出来,福州就变成了胡州,用福州话来说就是“虎纠”。大虎纠的天气一年四季随机播放,上周四还是20度,周五就飚升到了29
  • 5
    在田恩公司旁边的街角有一家小小的咖啡店,名唤“忆之”,店主是个年轻男子,却自称“老陈”,脸上总是带着温和的笑容,看不出具体年龄。每天中午,田恩都会去店里坐一坐,点一杯摩卡,来抵抗犯困的身心。并不是因为店里的咖啡多好,而是这家店有个特别之处,店主老陈是个爱书之人,在店里摆了两个大书架,放满了书,可以一边看书一边喝咖啡,喜欢可以
  • 3
      冬天来了,天气冷了,风变大了,太阳凉了。   这一季似乎容易动情,很多人选择在这个季节结婚。可能大家的年纪都大了,不想再玩儿了,所以匆匆进入围城,把自己的下半生托付给未知的另一个人,希望能从另一个人身上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和未来,从而失去冲劲和拼力。热闹与喧嚣过后,忽然也希望能有人来看望一下自己的孤单,哪怕只是一句心不
  • 2
    分享

    切除脑白质

    clementv 2015-11-04 18:09
    我有精神分裂症。小木幽幽地说。 哦,挺好。小马平淡地答道。 小木又问,你不害怕吗? 小马抱了小木一下,说,有什么好怕的?我长这么大什么事情没见过?精神分裂症算什么? 小木在小马脸上亲了一下,紧紧抱住了小马,幽幽地说,你知道我是怎么得病的吗?因为我从小就被我爸虐待,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那样对我,每天打打骂骂,后来我一看到他就全身发
  • 1
    侨批,简称作“批”(在福建方言或者潮汕话都称“信”为“批”,不仅仅是闽南方言,福州一带的方言也是这样指称的,迄今为止仍旧是这般指称),俗称“番批”、“银信”专指海外华侨通过海内外民间机构汇寄至国内的汇款暨家书,是一种信、汇合一的特殊邮传载体。广泛分布在福建、广东潮汕地区暨海南等地。闽南话把书信叫“批”,闽南华侨与家
    25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3
    分享

    一季的苍凉

    clementv 2015-10-20 22:20

    一季的苍凉

      它们宠爱过那房子   绿色蔓延处   绿荫袭人   高高的梁啊   还有梁下的轻轻莲步   于是爬满   于是繁华   于是凝结   那些个主人   都曾在锦年中   在那些屋檐最古老的年青时   爱过它们   王谢堂前燕飞处   而今只是废墟中   落败的断冢残垣   有人
  • 3
    分享

    情爱在别处

    clementv 2015-10-16 16:41
    忘了是什么人说过,爱上一座城,是因为这座城里有你爱的人。年纪小的时候不明白,直到20岁时,在一瞬间就豁然开朗了。你爱上一个人,不管他在哪里,你都会心心念念地前去,相见之前的急切与忐忑,都会在相见的时刻被喜悦所代替。我从不讳言过去的感情几乎都是异地,并不是我有此癖好,真的只是凑巧而已。所以说起异地回事儿,还是有点发言权的。
  • 33
    分享

    小鲜肉

    clementv 2015-10-14 16:09
    (一) 一个月前,在一个聚会上认识了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小鲜肉,暂且叫他A吧,当时我所知道的他的身份,是一个基友的前任,因为这一层关系,之后有几次基友叫我们吃饭时,都会叫上A。在一次吃饱喝足后,基友说,A从家里出来暂时没地方住,你家不是有个空房间吗,先让他住几天好不?我想了想,也就答应。隔天A就搬了进来,我们工作时间不同,在家的时间也不,平
  • 13
    分享

    只有分离

    clementv 2015-10-10 00:13

    只有分离

    老果在35岁那年认识了子木,一个25岁的小伙子,在一家商场里当服装导购。那天,老果并没有想买什么,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进了那家商场,然后买了一件衣服,子木是当班导购,很热情地招呼老果,子木的眼神让老果觉得这个男生很不一样。买单的时候,老果忽然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下班?子木深深地看着老果说,还有一个小时,怎么,想约我?老果不由自主地点了
  • 1
    分享

    继续合唱

    clementv 2015-10-02 01:34

    继续合唱

    如果我们是浪向沙滩起跑  眼泪一样都从海水里来  只是在不同时间抵达同一座海岸  潮汐的起落  会不会激起同样的浪花  如果我们是花,长在同一棵树上  只是在不同季节盛开  会散发出一样的香气吗  亲吻是一件事  并肩走过花气薰人的原野是一件事 
    286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在新的公司上班已经有一阵子了,渐渐适应了新的身份,新的同事,新的对手。对于我来说,一切都是向前,我已经不是十几二十岁的小朋友,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虽然新工作有时让我觉得在“耗时间”——你让一个之前是“劳魔”的工作狂,一个凡事都要亲力亲为的工作狂,一下子成为不需要怎么动手的“主管”,多少有些落差,但在表面上,我还是很平静,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