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uestc的日志

cduestc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2
    分享

    关羽的大刀

    cduestc 2015-03-05 09:43
      我:“在中国古时候,人们用的计量单位和现在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三国时期关羽那把大刀,书上写的是八十斤。有的人就觉得关羽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其实那时候的八十斤只相当于现在的四十斤左右。八十斤那么重的兵器是拿不动的。”   学生甲:“老师,你抱过女朋友吗?”   我:“……”   学生乙:“就算老师有女朋友,也
  • 6
    分享

    一首粤语歌

    cduestc 2014-11-25 14:45
      我和BF躺在床上听歌,听到陈百强的《不再流泪》开头有这么一段粤语对白:   (电话声)“叮铃叮铃叮铃叮铃——”   “喂?”   “Danny呀?”   “是呀!”   “你现在在做什么呀?”   “呃,我现在来接你呀?”   “好啊!不过,你记得穿我买给你那件衣服啊!”   “嗯,好啊!”  
  • 14
    分享

    一道智力题

    cduestc 2014-09-22 20:33
      一个老师带着四个学生去春游。四个学生中,有一个 直男 、一个 男同 、一个 直女 、一个 女同 。     走着走着,他们遇到一条河,河里有一条小船,要想渡河就只能借助小船。但小船只 能由 老师驾驶,而每趟最多只能承载一个老师和两个学生过河。     已知这四个学生正
  • 6
    分享

    脑筋急转弯

    cduestc 2013-10-18 20:09
      给大家猜几个脑筋急转弯。   这些脑筋急转弯都是当年我读小学的时候在同学之间广为流传的,由于记忆力有限,暂时只想起了这些。   1.夏天穿棉袄(猜中国的一个城市)。   2.胖子开会(猜中国的一个城市)。   3.老太太抽烟(猜一个国家)。   4.老太太上炕(猜中国的一个城市)。   5.老太太打麻将(猜中国的一个省)。   6.
  • 5
    分享

    一个笑话

    cduestc 2013-07-24 21:00
      这个笑话是大约十年之前我读初中的时候有个同学给我讲的,貌似是他自己编的,现在我讲出来给大家听听。   话说有个农民,种了一种药材,卖得很好。有一天,有个记者就慕名去采访他。   记者问:“听说你这个药材卖得挺好,请你介绍一下它有什么作用好吗?”   农民说:“这个药材啊,男的吃了,女的受不了;女的吃了,男的受不了。”  
  • 4
    分享

    学生分为三种

    cduestc 2013-05-23 23:05
      众所周知,青年分为三种——普通青年、文艺青年、2B青年。而学生属于青年,所以学生也分为三种——普通学生、文艺学生、2B学生。具体表现如下。   老师:你们呐,看看还有几天就高考了!一点上进心都没有,还这么不紧不慢的!就像俗话说的,吃什么都赶不上热乎的来着?   普通学生: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文艺学生:谁能赶上谁吃
  • 21
    分享

    攻是什么?

    cduestc 2013-05-03 23:08
      我在课外培训班给一群初中生讲物理题,这些学生什么都不会。   我:“这道题让我们求做了多少功。首先,我们来写公式 W = F * s ,然后代数求值。”   学生甲:“老师, W 是什么?”   我:“ W 就是功。”   学生乙:“功是什么?”   我:“功就是能量转化的量度。”   学生丙:“能量转化的量度是什么?”   我:“能量转化的量
  • 86

    电子科大的那些基情

  • 13
      卧谈实况如下。   我:“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欢吃的水果是什么?”   他:“我想想啊……椰子?”   我:“不对。”   他:“火龙果?”   我:“不是。”   他:“你经常买的水果不就是这两种吗?”   我:“那是因为我最喜欢吃的还没出来。”   他:“哦,知道了——榴莲!”   我:“嗯,对了。”   他:“你真是重口味,吃水果喜欢吃臭
  • 24

    我的小鸡鸡(日本性教育画册)

  • 8

    小威向前冲(一个精子的故事)

    分类: 科普|232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4

    从自我认同到出柜

    分类: 科普|112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4

    我从哪里来(经典性教育图片)

  • 5

    那一年,我们被偷拍了

    爱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无论路人是否相信。
  • 9
      和往常一样,一觉睡到中午。睁眼一看,11:50了,就算跑去食堂肯定也是没饭了。推了推躺在旁边的乖娃,他还没醒,我就从他身上跨过去,站到地上,眨眨眼睛,去厕所撒一泼尿。   再次躺到床上,乖娃已经醒了。我说:“醒了吗?”他说:“没有。”我说:“吃饭吗?”他说:“不吃。”我说:“做爱吗?”他说:“不做。”   按照往常的惯例,如果我把他弄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