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分享到:
12已有 241 次阅读  2019-09-05 02:56


分享 举报
       “怎么样!我就是全场最亮的鸡。”
  
  我拿着果汁杯跟在他后面,不远不近保持距离,生怕别人看出我们是一起的。他的理想一直很丰满,要亮眼,要个性,要五彩斑斓,但现实就是,我发自肺腑的认为,他真的很像个劣质的鸡毛掸子。
  
  他总是很嫌弃我的穿衣品味,篮球背心短裤配拖鞋,但又很喜欢趁我不注意摸我一把,幻想我是个1。
  
  我记得去年吧,我生病发烧,一个姐姐过来照顾我,做饭打扫,我备受感动,脑子短路跟她出柜了。
  
  “姐,其实我是个gay。”
  
  那女人惊愕之余不忘将我上下打量道
  “就你?也配?!”
  
  的确,不得不承认我不是一个称职的gay,我没有好的衣品,也不过精致的生活,不文艺也不忧郁,没有苦大仇深,也算不上没心没肺。
  
  “露出来!就那件!”鸡毛掸子指挥我回更衣室换回那件背心。说真的,桃红色,正面看只能挡住肚子,侧面那就啥也挡不住,跟个扒皮扒到一半的火龙果一样。但他坚持认为,胸大就要露,不然健身房不就白去了么?
  
  最后我还是买了一件黑色蝙蝠衫,遮罩的严丝合缝,给个面纱我就是守身如玉的巴基斯坦妇女。
  
  我不喜欢逛街,如果不是小雨天,我甚至不想出门,我就想躺在家里,写些东西,吃吃饭,天黑了健身房溜一圈续下命,然后洗澡睡觉。
  
  佛系?当然不是,我不是佛系青年,秉承有仇当场报的原则,我就是个响尾蛇,我不惹别人,但最好也别来惹我。
  
  鸡毛掸子一直试图能在他诲人不倦的诱导下能对我的审美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他一直说我的穿着打扮不像个gay,倒像是从事丧葬行业的,一身黑一身黑,偶尔带点颜色吧,也绿到他发慌。这就是我的衣柜,黑灰绿。
  
  他一直自诩时尚弄潮儿,但我发现这人除了挺浪的以外,也没发现他和潮流有啥太大的关系。但他坚信身为一个gay,他一定是有时尚天赋的,就像一只母鸡,只要信自己,总有一天他肯定会下蛋的。
  
  似乎很多gay都这么想吧,穿搭什么的,这不是gay的天赋技能么。土?不存在的惹~老娘永远时尚时尚最时尚,看不见我的美,是你们瞎了眼~
  
  的确,鸡毛掸子这一身镭射装扮,远远看过去就像那家夜总会的灯球成精一样,亮瞎眼,不知道还以为前面在电焊装修。
  
  “要特别,要时尚,要让人过目不忘。”
  
  在我看来,只要你足够好看或者足够难看,这一点都很容易达成。
  
  “切记,不要平庸,不要低调,不要。。。”
  
  “你先不要吃我豆腐就好了。”
  
  作为新时代的基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特别”就成了必备标签,我们总是莫名认为自己身为一个基佬,无论肉体还是灵魂都应该是天选之子。有阵子我在北京帮一个同学做事,她在韩国学了三年化妆,回来后找不到共工作只能开了一家美容院,因为现在的化妆师必备的两大要素她都没有,第一男的,第二弯的。好像只要客户知道今天的化妆师是个gay,那这个妆就成功一半了,总是对翘着兰花指的胡子男充满期待。以至于很多直男要从事这一行当都有一堂必修课“如何让自己看起来像一名gay”。以至于如果你不是gay,你就不是一名称职的化妆师。
  
  除了技能,gay的思想也必然是超前的。老土?不可能的,身为gay你怎么能允许自己有腐朽思想,我们的精神面貌永远要走到时代的针尖尖上。以至于很多基佬都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错觉,他们认为奇葩说没有请他们参加真是暴殄天物,怪不得一季比一季难看。但在追求思想升华的修仙之路上,很多人走了偏门,认为小众的往往是真理,但他们却不用那个发际线后移的大脑门想想,那些小众思想为何小众,很多都算不上思想,撑死算个幻想,可操作性太低。验证思想高低的最好办法就是看看你的脑子能不能做到向下兼容,就像买东西一样,有一百块的人是可以跟只有十块钱的人讨论今年超市里韭菜好不好吃的,这不妨碍他一会去跟别的一百块讨论今年股市上的韭菜好不好割。如果你打心眼里跟那些你认为面值不如你的人聊不到一块去,没有同理心,那就说明你拿的八成就是个假钞。
  
  这种人真的很多,而且他们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很杠精。而且杠的引经据典,谁谁谁说,那本书里写,百度里有,微博上转,某个压根没听说过的教授指出,之类的。实在不行,还有必杀技“我觉得你大部分说的都对,但是我觉得吧...”然后开始现场编,想方设法从对方言语中找到破绽,就跟他真的参加了奇葩说似的,哥哥,您真没那觉悟。
  
  那你的意思就是做一个像你一样的平凡的废物吗?每个人就不该拥有自己的个性吗?我们就不该有自信对吧!说别人思想有问题,我受累问问您,您是那朝思想家了?你这么厉害你咋不出书啊?能的你哦,厉害厉害。
  
  诸如此类吧。
  
  但其实我觉得当一个特别的人也没啥不好,起码鸡毛掸子会很热心的帮我挑衣服,把我打扮成一个比较时尚的并从事丧葬行业的人,每天咋咋呼呼鸡飞狗跳也很欢乐。但他也会敲着计算器看这个月的卫生纸是京东还是淘宝,他也看狗血言情剧哭到喘不上气“神尊!我的尊啊!”
  
  我觉得特别的人应该是做自己的那些人吧,不必为了特别而特意地变成一个特别的人。没必要的,我跟他们出去,一群人穿的跟葫芦娃救爷爷一样赤橙黄绿青蓝紫,我一身黑,我就是特别的那个,多鸡贼啊。我没必要为了合群去穿成个脱衣舞男,再说他们也不给我钱,是吧。
  
  我实在是看了太多相似的“特别”,那种感觉就是有几个特别的灵魂同时附身在好几个人的身上,有时候谁是谁我都分不清,因为这种“特别”太量产了,就跟iPhone一样,人手一个,也就是壳子不一样,当然啦,如果哪款壳子足够“特别”,那么很快也会烂大街。
  
  那你的意思就是,大家都要不一样才算特别是吧,相似的人就该跟开心消消乐一样,遇见了无地自容,瞬间消失是吧!
  
  当然不是,因为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一个和我极为相似的人,那我一定去烧香磕头,这是多好的一件事,高山流水觅知音,难道不是一件好事么?
  
  一会要特别,一会不要特别,打脸了吧。
  
  打就打呗,你敢打我就敢还手,能动手不吵吵的基因我也有点。
  
  我只是想知道你们这些“特别”的基佬,你们的特别是因为自己本身特别,还是说,你们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刻意特别。
  
  我见过真正特别的人,他像西北的风沙一样,走很远的路,看了荒凉也卷起过红尘烟火,跟他聊天,你会觉得很熟悉,但偶尔又有很新鲜的东西展示给你,你说不上他真的独一无二,但他就是很特别,特别到你和他对视都觉得自己在仰望,我想变成他那样的人,但我可不想当第二阵风,我就想当悬崖峭壁上一颗树,偶尔救个人,趁他觉得自己死里逃生的时候再把他丢下去,你说气人不。
  
  不认同是正常的,我也懒得拉着你的手跟琼瑶剧一样“不!你误会我了,依萍,你听我解释啊。”
  
  我没那么闲,所以不认同就不认同,别跟我抬杠,礼貌那是九年义务教育的事,学不会的话,那就回炉重造,别来烦我。
  
  诶,我就是这样,爱咋咋地。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8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