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刀的日志

手术刀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12
           “怎么样!我就是全场最亮的鸡。”      我拿着果汁杯跟在他后面,不远不近保持距离,生怕别人看出我们是一起的。他的理想一直很丰满,要亮眼,要个性,要五彩斑斓,但现实就是,我发自肺腑的认为,他真的很像个劣质的鸡毛掸子。      他总是很嫌弃我的穿衣品味,篮球
  • 30
    分享

    照片

    手术刀 2019-02-19 17:34

    照片

      我是个很老派的人,当然说穿了就是土。大家给我的评价是六七岁的生活观搭配了一个六七十的人生观。      前两天突然有人私信,一个老人了,刚认识的时候我还不是这个账号,也从来没发过自己照片。他问我怎么突然会露了?      这还真是个历史遗留问题了。那个时候这里还算热闹,很
  • 11
    分享

    不是本人

    手术刀 2019-01-29 19:43
      我这只人吧,说好听点叫后知后觉,说白了就是弱智一头,年头里快递都停了我才想起过年的衣服还没买,不过一张车票去买衣服,多大点事啊。   年前车票不好买,还得在外地住一晚。故地重游本以为是要跟一个烂漫诗人一样,牵着一肚子愁肠,跟上坟似的这里感叹感叹“曾经爱过”那里苦笑“再回不去”,结果呢,我跟个风火轮一样,一头
  • 15
    分享

    账单

    手术刀 2019-01-24 22:25
      年尾拖着冷空气,大家都在感冒,我也懒得出门,就安心收拾收拾家里那几个箱子,想着卖掉些废品还能换碗炒面之类。   整理来整理去,倒是在高中练习册里发现了一张纸,密密麻麻写了一大页,跟账单一样,加减乘除一会是四千五,一会是两千三,什么伙食费,新衣服,水电煤气,还有旅游费用。我就奇怪了,一个高二的小屁孩哪来这么多流水,更
  • 35
        最近真是忙到飞起,也开了开眼界,基佬癌。     1.别人捡钱他捡骂。     朋友开了家公司,招来一个新人,工作的时候很大方承认自己是个gay,别人的内心独白无外乎两种“嗯,很坦诚”“是gay就是呗,管我鸟事”,但这个孩子怎么说呢?不知道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新闻看多了,幻想中的工作应该是
  • 15
    分享

    前任

    手术刀 2018-06-25 22:19
      我一直有个疑问,为啥现在所有所有叙构类小说都必须有“爱情”这么一种东西,每次新构思一个故事或离奇或温馨,都要不断提醒自己,加爱情戏,加爱情戏,不加爱情戏没人看。      上周有朋友问我为啥老写别人的爱情故事,你自己的呢?      天爷啊,我蛮共就谈过两次而已,都普普统统没啥爆点。最近有
  • 8
    分享

    不容易?

    手术刀 2018-03-14 07:24
        这个孩子是我同行,虽然不是一个学校,但圈子就那么大,我们还是老乡所以比较亲近些,学设计的都是上辈子长了奥尔良烤翅的天使,难逃被甲方折磨的命运。我毕业就转行了,他还坚持着,做了这么多年,终于进了北京的设计圈子,有说“我是一名设计师”的资格。      北京也好上海也好,其他大城市也好,你们
  • 17
    分享

    旅行

    手术刀 2018-02-27 22:39
      旅游,我一直又爱又恨。   我喜欢一个人到处走,很怕跟别人同行,我想一定有很多人是这样吧。不愿意委屈了自己去迁就别人,也不想任性的去让别人迁就自己。   结伴游一般都是一周左右的时间,大家做好攻略,每天都有安排好的行程,今天去哪里玩,吃什么当地特色,明天要去看什么,提前买好哪里的门票。但我不是这样的,我基本
  • 7
    分享

    干嘛呢

    手术刀 2018-02-13 08:07
      “干嘛呢?”   我有点出神,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不用写稿子,工作也做完了,已经开始休假的我整天窝在家里,欺负丢丢,逗逗朋友送我的兔子,喂喂鱼,无所事事不知道我该干嘛。   智能手机普及后我们慢慢都拿出一副格外关心别人生活,并乐于分享自己生活状态的样子。发个朋友圈,录个小视频,今天干了些什么,吃了些什么
  • 8
    分享

    泡面

    手术刀 2018-02-09 15:31
      我是一个山西人,每每听见“那咱们中午吃面吧,你应该喜欢。”我都好惆怅啊,我是个不喜欢吃面的山西人。   我们山西人的一天从早上一碗热气腾腾饸络面开始,中午是各种浇面,有酥肉臊子,西红柿鸡蛋,酸菜豆芽,还有豆角焖面和过油肉炒面。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可以吃一碗米饭,但此米饭非彼米饭,我们的米饭就是在小米汤里煮面片
  • 7
      诚如编辑所言,我可能是罕见的,不爱看书,却爱写东西的奇葩。   我从初中就开始写日记,用电脑写,坚持到现在,有的时候郁闷了,我就会看我自己的日记,那些用词华丽内心矫情的东西说实话看不了几页就会羞愧难当,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显示器上算了。   初中是文艺细胞扩散的青春期,加上沉迷二次元更是不正常的厉害。我
  • 10
    分享

    你有病么?

    手术刀 2017-12-21 21:35
      我有一个很暧昧的朋友,基本除了上床接吻该做的都做了,虽没那个冤孽在一起,但关系还是不错。一个天给我安排各种相亲,立誓要把我在人老珠黄前嫁出去。我正好想着写小说搜集素材嘛,多认识些人也是极好的,对不对。   “你他喵到底想要啥样的?!”   “我想要没病的!”   前前后后给我介绍了不下二十
  • 3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朋友们除了跟我讨论多肉和动漫以外,开始有人向我请教“恋爱”。   我挖空心思想了想,我似乎给不了你们这些红尘里的善男信女什么实质性的指导方针,战略思想。你不管喜欢什么样的人我都不太会反对,穷富美丑高矮胖瘦,只要你座得下去,硬的起来,我都恭喜你,因为那是你的爱情,不是我的。即便我的朋友
  • 9
    分享

    白色长袖

    手术刀 2017-10-20 02:25
     “啊哈,看到了,你还随身带这个啊,好色啊。”   每次被人这么说,我都说是啊,要不要体验一下嗯?   我钱包侧面夹层里有个避孕套,有时候会不甘寂寞的露出一截,然后我就很尴尬。不过自从去年接受了写书的人都比较放浪形骸着个设定后我就不那么在意了,随它去吧。   要说也没啥,某年某月某个夜晚,有人把这个放到我皮夹里,说
  • 3
    分享

    求同存异

    手术刀 2017-09-23 10:36
    这几天我那八卦的心啊。 还好我不追星,不然真是一场好戏。微博上你一锤我一锤,打的不亦乐乎。大家就看着两个人把过去的感情拿出来鞭尸,你说我拜金,我说你渣男,一锤锤把两个人砸成一滩肉泥,狼狈不堪。 男的是不是渣男我不知道,女的是不是拜金我也不知道。我只觉得现在这样子,真凄惨,同时呵呵一声,作。 抛开爱恨情仇的狗血鸡毛不讲,
    33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7
    分享

    手术刀 2017-09-18 20:07
       你等过什么?        等地铁,等公交,等下班,等回家,等人,或者等一个结果。        很多事不会马上发生,所以我们都要等。仔细算来我们一辈子三晚来天,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在等些什么。        等,其实就是个省略号。我们不可能事无巨细
  • 8
    分享

    你怂么?

    手术刀 2017-09-14 19:41
       你有害怕的东西么?    当然啊,像我这么怂的人,害怕的东西一个个罗列出来能做成一本词典....        小时候害怕的东西真心不多,作为一个野生的熊孩子,除了大人以外基本上没怕过啥,可谓蛇虫鼠蚁都不怕,牵个比我都大的狼狗也算是称霸一方,跟个小小的土匪一样,就差收点过路费了。
  • 28
       随着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结婚生子,孩子的教育问题就像魂斗罗的散弹枪一样,避之不及。        朋友问我是在那种教育环境长大,我想了想,我大概是在打击式的教育中长大的吧。他们觉得这样挺不错,如果将来孩子跟我一样听话懂事,也是不错的一件事。        打击式
  • 13
      这也许是我这辈子最耻辱的一次发言,拿着话筒手心冒汗,大脑飞速运转却什么内容都没有。主持人脸上的笑容有些干了,我满脑子都是主持人擦了太多珠光粉,聚光灯一照就像《电锯惊魂》里的那个人偶在问我“Make your choice。”新娘拿着捧花满脸期待,希望我能说些什么鸡汤金句来给她的婚礼录影多些剪辑素材。我只能看着一旁的新郎
  • 17
    分享

    燕子

    手术刀 2017-07-30 07:18

    燕子

      我现在住的小院子两年前还是三间青砖的窑洞,爷爷奶奶不在了以后,拆了重新盖起来的。   只花了一个晚上,我出差去北京,回来后就是一片青砖土块的废墟,臭椿树不在了,我的兔子窝也不在了,只有分不清谁是谁的一堆木片和石头,工人们挥锹抡镐把我二十多年记忆的残骸装了,整整六车,我记得大卡车闪着大灯呼啸而过,绝尘而去,把它们不知
  • 12
           这是我的一对好朋友,学美术的时候认识的,他们俩一个组的。其实当时也不是特别熟,只是经常会让他们帮我改改画罢了。后来一次玩扑克,当时其中一个死活不停变方块,另一个死活变梅花,连续好几把,最后我就给他们起了这么一个外号。方片和梅花。         再后来就是联考
  • 137
        经常在医院遇到相熟的大夫,都会关切的嘱咐我几句。更多的“你当初要是听你爸的,学了医该多好”。          很多人都这么说,甚至很多人都认为我其实真正的职业是医生。可我并不是。父亲是医生,家里有很多医学方面的书,在别的孩子看连环画的时候,捧在我手里的是一本本《寄生虫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