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三十五岁边上
分享到:
30已有 575 次阅读  2022-07-17 21:02


分享 举报

许久不动笔,大概,上班忙,更确切说,是懒。

这个生日,一如既往,平平无奇,但是,有个仪式感吧,随意写写,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吧。

一个人住新房,早晨起床,一丝不挂,走出卧室,上厕所,洗漱,去厨房,烧水,喝水。新房,半成品,没安窗帘。客厅是大落地窗,回头一望,前楼,窗口有人,忙忙碌碌,看不清细节,只一个黑影。看看我自己的,“装扮”,我只能期待,他看我,亦如,我看他——只一个黑影,看不清,我全身上下的,“细节”。

想想这事,笑起来。也许会向,奇奇怪怪的方向发展吧?如果他看清我怎么办?如果他家小孩子看见怎么办?小孩子一脸讥笑“妈妈,后楼有人,在屋里裸奔!”妈妈极为气愤,气氛到,在业主群点名开骂,我是不是,一个大社死?

前几日同学带孩子来我家,这孩子已上初中,高高壮壮,看着已长大,其实还很幼稚。他跑到我书房,盯着书架上一排排书,细细打量。突然他眼一亮,问我“叔叔,这个《裸体艺术论》写什么的?”眼睛看着我,脸上,憋着坏笑。

我明白,他在想什么;他也明白,他在想什么;我也明白,他明白我明白他在想什么;但是,我不能说破。如何化解这个,大写的尴尬呢?

我和他说起,艺术里,对人体的描绘非常重要,很多艺术家,都用裸体表现人体的美。然后说到,古希腊的雕塑,达芬奇的维特鲁威人,米开朗基罗的大卫,罗丹的思想者;说到民国时期我们的艺术教育如何开放,说到李叔同引入了西方的裸体模特,说到当今艺术学院的艺术教育,还有一些,大学时美术系同学和我说的趣事。

我确实是搜刮着浅薄的学识,给小孩子胡侃,他眼睛一眨一眨,像是听懂了,此前的憋着的坏笑,变得严肃而专注。突然感觉到,这个尴尬,化解的很棒。我没有逃避,只是,不耍滑头的对小孩子,以实相告。

其实小孩子的想法很简单,他们认为一些“不好”,其实被大人灌输的,所谓“普世价值”。以前电视里有“亲嘴儿”的,大人会捂孩子的眼,最近他们已经不满足于此,而是直接举报,不但我家孩子看不到,谁家孩子都不能看,甚至大人都别看。很多事,上纲上线,性教育读本被封禁,所谓的负面文艺不能播,《背影》和鲁迅踢出课本,这个世界真是“完美”,孩子每天接触的,只有“美好”,但是,世界真的如此吗?看不得“黑暗”经不住“挫折”的小孩子,都是如何塑造的,心里没点儿数吗?

盖不住,逃不开,越躲避,越好奇。小孩子从其他渠道,只能了解一些错误,甚至偏见,大人反过来再埋怨孩子“学坏”,然后说,失望,其实,都是自己种的苦果。

返回来,我应该对邻居说“您遇到了一个教育孩子的绝佳机会,但是显然,不应该看我这个中年油腻大叔,臃肿的身材,而是去看,不被围腰布的大卫,不被穿胸罩的维纳斯。”

最近,《我的解放日记》有点儿火,他不是那种,一集一集看不停的爽剧,闲暇时,却总会想起他,平淡,安静,娓娓道来。大多数人,生活,还是,庸庸碌碌,循规蹈矩。每个人,都有想摆脱的当下,想解放的灵魂。但一直到大结局,人物们也并没得到解放,但是,就像那句台词,发现问题,已经意义重大。

发现问题,直面解决,像鲁迅那句名言,做真的猛士。但愿每个人,都能在现实的框架里,得到最大程度的,解放。想想我现在的生活,倒也没什么大遗憾,也没什么远虑,顺其自然。

要三十五岁了,晚上吃了一碗片儿汤,了事。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38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