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听风雨
分享到:
5已有 133 次阅读  2019-08-13 01:24


分享 举报
此刻的窗外,一片萧瑟与淋漓,夜深听风雨,让我感觉心里安稳,世界尚温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喜欢雨夜,小时候,家里穷,最怕夜里下雨,一整夜睡不安稳,这边滴水,那边屋漏,有时遇到台风天,还得一起守在窗边,摁着窗户,怕等下整个窗扇被刮落了下去,记得有一年,台风过境,肆虐海边的故乡,这也是家常便饭的事了,只是,那年实在惊悚,一整盆花,从阳台硬生生地被刮下来,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家里唯一的那半间瓦房,那还是留有灶台的半间,那里住这我童年好多的快乐。说起这个灶台,那里是我冬天的暖房,只有做各种节气时令的糕粿或者祭祖拜神卤鹅,才会生火,也是在那里,我知道了什么是灶王爷,听到了他老人家每年要去天上述职,跟玉皇大帝报告我们家一年的光景,然后就会有一盏灯,要为他亮一夜,更重要的事,有一盘可以馋我一夜的糖果,光眼看却不能动手的那种无可奈何。

灶台烟囱已经早被熏得发黑,但却有种特殊的黑亮,反倒像被度了一层保护膜似的,小的时候,家里最小,手不能挑,肩不能扛,就只能学着生火和看火,这就算很不错的差事了。老妈,最习惯顺手撕几页过期的日历来生火,不过这点微光,经常引发不了大根木头们的兴趣,最能派得上用场的,还得数老妈厂子里剩下来的手术服的边角料,我们都叫它蓝布,这真是生火的神器,易燃还火势旺,现在想想,老妈居然是为手术服提供袖口的专业服务,突然觉得这事还挺牛的。每次生火,都一定要找几块小蓝布,然后上木头,续干稻草,一点点把木头的热情培养起来,尤其到了冬天,窝在灶台下,靠着一堆稻草,看着火炕里的闪闪烁烁跳动的火苗,和着噼噼啪啪的油木头爆裂的碎响,那种温暖,就跟此刻,听着窗外风雨骤一样,内心出了其的安稳。有时,邻居家的猫,也会蹭着跟我依偎在干草堆里,我们就那样,它睡它的觉,我看我的火,等着糕粿熟,等着卤鹅香,等着天色蒙蒙亮……

后来,这半间有灶台的瓦房顶,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老豆难得拿出了壮士断腕的勇气和决心,决定把屋顶翻新了,也不知哪里筹措了点钱,台风过去没几天,也就动工了,墙还是那堵与小花园紧紧挨着老墙,只是那口老灶台,不见了踪影,听说街坊四邻都开始卖单个的小煤炉或者移动式的土炉,灶台已经很少家里留着了,人总是要进步的,老物件也总会沦落为新潮和改变的死敌,所以,总要被取代的,老豆都一次具有这样的进步意识,于是,在修屋顶的同时,慷慨地决定把老灶台也铲掉了,还特意挑了个黄道吉日,将灶王爷重新找了个新家,然后,灶台再也没有家了。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老灶台所在的那个位置,怎么整都不平,像极了一个顽固的家伙,要宣扬主权正统合理一样。

人内心的那一点温暖,有时居然需要穿越万水千山,去儿时的火边灶台里寻,儿时的自己,也是那种孤独地看着火,就像看住了整个童年,现在宜家的灯下,也淡淡地泛着微黄的光,一个人孤独依然,却再也回到那噼里啪啦,一清二白的纯真年代了。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8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子夕 2019-08-13 02:04
    今世若无权惦念,迟一点天上见。
  • 2019-08-13 09:01
    记得小时候生火,有些松木含有松油的,砍成薄片,用火柴点着,很易燃烧火势大。
  • 点忘 2019-08-13 09:22
    人在囧途: 中国的各路神仙,我最喜欢的就是灶王爷和灶王奶奶。记忆里他们也是天界仅有的二对夫妻,(另一对是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他家还有三闺女,莲花老母,送子娘娘,麻
    一看就是吃货托生。。。还对人家文章意犹未尽的,评论了两次。成功的勾起你的吃货回忆。。。哈哈。。哥给你手动点赞。
  • CMC 2019-08-13 10:29
    人在囧途: 中国的各路神仙,我最喜欢的就是灶王爷和灶王奶奶。记忆里他们也是天界仅有的二对夫妻,(另一对是玉皇大帝
    厉害了,看来是个民俗达人
  • 点忘 2019-08-13 15:04
    人在囧途: 咋了?我就是爱吃东北菜,量大味重,实惠的很!哈哈哈哈…
    还敢提东北菜。。。我的串呢?!!!
  • 点忘 2019-08-14 11:23
    人在囧途: 拿杀猪菜换!嘿嘿,我不请你吃串就不请我了?咱俩谁请谁性质都一样,不算事,是吧?我瞅着你这人特小气的紧,哼!
    你是大方人儿。。那来点实际的。
  • 点忘 2019-08-14 16:05
    人在囧途: 那你来呗,来了我请客,记得喊二个小O同来,一并招呼!哈哈
    我靠。。那你是招待我还是招待你的小0?!!!“友尽”!
  • 点忘 2019-08-15 11:26
    人在囧途: 当然是你了,小0你走了留下就可以了,哈哈
    行吧。。说的还算有点不那么重色轻友。。。放过你了。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