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品质的老去和体面的死亡
分享到:
3已有 415 次阅读  2020-08-17 22:59


分享 举报
今天,我们讨论到了一个关于老年和死亡的话题。其实话题并不新颖,发现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居多都是老生常谈,人过一辈子可能遇到的那些困局,来来去去,大致相似,有些时代的新问题,背后其实也是批了时代外衣的旧命题而已,例如城市人的空心病,烂大街的抑郁情绪,或者如何面对孤独和自己,不一而足,还有就是最终指向的,如如何有质量的活着,或者体面的死去等等。

死亡,是年轻人不热衷的话题,因为他们朝气蓬勃,他们是初生的太阳,正在喷薄,都还觉得不够时间折腾和挥霍青春,怎么会想到还有日薄西山,古藤老树昏鸦的一天?毕竟太远。只有当病痛找上门来,或者突然触摸到身边死亡突降的时刻,才会让人觉得死亡或者衰老这件事,其实无时不刻地在生活上演,在你我的身边发生。包括我们从什么时候才能突然意识到自己老了或者父母老了,这也是需要一个时间契机的,例如我,直到老妈一段时间如果不去染发,可能一整头的花白都没法看了,或者那个一辈子不会骑车,特别能走,健步如飞的老爸,现在他再也没有机会,需要我提起裤子追赶他的步伐时,我才突然间意识到,他们真的老了,就像一叶落而知天下秋,衰老可能总是从一些细节里,一点点的给他们敲响警钟,如中年人的发际线,再也熬不住的深夜,还有肚腩里的酒和日渐稀少与凋零的真心盆友。生活的真实,没有所谓正负力量,光是以冷峻地角度,客观得去描摹,都让人觉得底色悲凉。(又跑题了)

继续关于老去和死亡的话题。其实我们是没有太多的选择的,因为衰老是无法阻挡的,死亡也终将来临。这里可能是提前选择死亡,才是比较有价值的讨论。中国俗话里就有:好死不如赖活着。也就是说,无论经受多少苦难,只要能活着,本身就是一种最大的意义。还有一句叫做: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身体都是父母给的,不能随意损伤,更不用说生命了。可见,在传统文化的语境里,是不可能存在提前选择死亡的,这绝对是大不敬和大不孝的事。其次,毕竟,在以宗亲血缘为纽带的社会中,人不是个体,人必须是建议在仁的基础上,才有存在的价值,也就是说你要与其他人发生关联,彼此成就才行。所以,你的死断然不是你一人的事,是一个家庭的事,甚至是一个宗族的事,你是轻易决定不了的。

然而,当我们衰老到丧失语言能力,生活不能自理,还要接受病痛的折磨时,这时的提前选择死亡才是需要探讨的。这时我们可能就要反推下,活着真的本身就是最大的意义吗?我觉得答案可能并不是,因为我们还有一个词叫做:生不如死,叫做人间炼狱,叫做活受罪。这些词语通通都在指向活着是要兼顾到质量的,有一部分人可以有机会和条件选择提前放弃治疗,然后去完成自己的所谓“遗愿清单”,但有更多的老人最后因为病痛,还有儿女的情感挟持和社会的道德绑架,在没有尊严的苟活,例如:在久病床前无孝子里,受尽人情的冷暖,在廉价的老人院里遭受冷漠的对待,还有的就是要接受漫长的无止境的无聊生活和精神孤独……这样的老去,更像是在等死亡的最后通牒。我们能说这样的活着,是有意义的,此时,总有些一种声音要跳出来,“选择提前死亡,是自私的,因为他自己觉得辛苦,但是对于家人,他能活着就是对她们最大的告慰。”我听过一个女儿这样估计自己的妈妈,要坚持下去,努力地活,最后,妈妈因为过度劳累,还是死了。抱歉,没有励志结尾,依然底色悲凉。这时,我们当然要反驳,他应该有自己的选择权,这就是中西方文化对于人的理解的差异导致的冲突了。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传统文化种对于生死无法自洽的那个部分。

最后,终归需要上一下价值的,活着我真的不觉得它本身就是价值,一定是要活得有所图,有所有个奔头才行,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向死而生的故事,感人肺腑,催人泪下。变成正能量被一遍遍得传颂。例如,相约星期五的教授,要扼住生命喉咙的贝多芬和霍金先生……他们都是为了追求生命的意义,才不愿轻易死去,那份敢于挑战死亡的精神才被凸显出来。
要让老人体面且有质量的活才有意义,也只有为了探寻活着的价值而对抗死亡,才能让我们热泪盈眶。例如外国建议老人社区式的公寓,包括一些台湾的老人院,也是采取这样的形式,齐豫就会定期去探访这样的社区。他们让老人做力所能及的活,自己打扫庭院,自己养花,养动物,做手工……让老去变得有些趣味,让死亡变得自然而然,但是,当那么多垂垂老矣,连活着都那么艰难时,当生命只剩下活着本身,这样的没有质量且无意义的情况,提前告别应该也是一种选项。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