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周刊2011年度第18期预告:爱人同志(转)
分享到:
72已有 1430 次阅读  2011-05-13 18:45


分享 举报

原文链接:http://www.nbweekly.com/news/special/201105/25903.aspx

5.16出版,北京、珠三角周五出街。iPad版(南都周刊HD)同步更新

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日。为纪念世界卫生组织在1990年那天正式将“同性恋”从精神疾患的名单上剔除,每年这一天,各国的同性恋团会,扛着彩虹旗,走上街头,向全社会展示他们这个群体的存在,呼喊“反歧视”的口号。

根据学者的统计,同性恋群体占社会总人口比例的4%左右,保守估计,中国大约有3000万同性恋者。相比庞大的异性恋主流社会,他们属于边缘社区人 群。了解、尊重、宽容、给与少数族群以权益保障和社会活动空间,是一个民主社会基本的条件。在中国,这个群体的利益一直被大多数人忽视,同性恋情感不被尊 重。

从十年前开始,著名性学专家李银河就坚持在“两会”上提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提案,但都不了了之。在激烈争论声中,同性恋圈中的适婚人群,不得不面临巨大的来自父母、家庭、乃至社会的婚姻压力。

曾有人对这个群体做过描摹:他们大多是1970、80年代生人,经历了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他们正处于中国传统的‘三十而立’的阶段,也遭遇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尴尬期。他们既不愿意暴露身份,同时又要面对婚姻与个人品质评价相挂钩的社会现实。

于是,婚姻困局成为同性恋者当前的主流问题。一部分同性恋者不得不找个异性恋者结婚,痛苦地生活,同时将这种痛转嫁给“同妻”。而近年来,北京、上海、南京等一二线城市,一种叫做互助结婚的模式正悄然兴起,越来越多的适婚同性恋者,以互助婚姻做伪装,获得爱的自由。

如果说,互助婚姻是同性恋者作为个体与社会无奈抗争的话,那么,一些同性恋者已经开始组织化地争取自己的权益,让更多的人了解同性恋,消除对他们的歧视,改善社会处境。

拉拉的婚事

一个拉拉和一个gay,在父母逼婚之下,选择了“结婚”。这只不过是彼此掩护的烟幕弹,充满妥协与无奈。

同志妈妈吴幼坚:我坚决反对同志和异性恋结婚

作为中国第一位在媒体上公开支持同性恋的母亲,吴幼坚发现,同性恋者的痛苦,绝大部分来自家庭,来自父母。在她看来,如果父母不能正视孩子同性恋事实,逼迫身为同志的儿女结婚生子,只会造就越来越多同妻、同夫的悲剧。

我们是拉拉队

在2005年“同语”组建时,中国女同性恋组织数目是0,而现在全国有20多个。中国同志也以群体组织的形式日益从“隐秘盛开”变为公开进入公众视野。

Les+,一本杂志的同志运动

作为一本关注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人群的杂志,Les+已经成为同志运动的一部分,它以媒介的方式,让一些隐性的个体找到了共同体。

维兰德·施佩克:是同性恋电影,也是政治

处理敌意、对抗、侮辱和不理解,对于一个同性恋者来说是一生的宿命,即使对于柏林电影节全景单元主席维兰德·施佩克这样个性强悍的人来说,那也是永远的抗争, 甚至他做演员、拍电影、在柏林电影节从事现在的工作都和同性恋运动联系在一起……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35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