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我年轻过的
分享到:
已有 673 次阅读  2010-07-08 20:35


分享 举报

2010-07-05 11:12:03

   【来自:飞赞,非常赞! 作者:小飞侠】

    我想,我老了。
    当夜里躺在床上的睡前烟从一根变成两根三根直到一宿无眠,当走在路上从横冲直撞变成紧盯着红绿灯到处找斑马线,当吃饭时从筷子挥到哪就夹哪变成了小心翼翼挑出每根葱每片蒜,当经历过高高在上、低三下四、经历过亲密无间又转眼陌路、经历过生离、经历过死别,我知道,我老了。
    但我还记得我年轻过。从十九岁到二十八岁,那时我年轻过。
    十九岁那年的秋天,军训结束的我才开始熟悉我的大学。W大图书馆的厕所里,有一天我忽然在墙上看见“同性恋”几个字。同性恋不再只是书上那个让我自我揣测的词,原来就在我身边,就实实在在的有着跟我一样的人。
    我开始流连在那个黑暗、肮脏的地方。十九岁的我自认为不需要有一个同性伴侣成为自己情感的归宿,因为身边男男女女的直人们已经满足了我情感上的需求,在 GAY身上,我只需要性上的发泄。甚至只是在那黑暗、肮脏中草草了事,不需要去小心翼翼辨认、试探,不需要看那些我自己一直努力逃避着的跟我一样闪躲的脸。
    就这样,十九岁那年的秋天和冬天,一个个周末,我在夜色中侧身走进图书馆,黑暗中闭上眼睛,浅吟低吼中发泄后整理好自己,再遁身夜色,穿过高大的法梧树,看路灯把自己的影子拉长。
    紧张,兴奋,高潮,发泄,空虚,自责,循环往复间终于倦怠。半年里努力克制。又一年的秋天,在终于明白初恋的直人不可能给我回应后,我再次走进了那里。推开门,一片黑暗,走道里昏暗的灯光片刻扫进里面,慌张探头又缩回去的人影。弹簧门吱呀声中在身后关上。又是一片漆黑。走进那个小间,刚才慌张的人影凑过身来。闭上眼,不看,不说,不答,不接吻,只是发泄。完事,整理衣装,推门。门推开的一刹那,身后忽然传来黑暗中那人的声音:“你长高了。”黑暗中我从不曾去看的人影看见过我,看见了我,告诉我,我长高了。“我长高了……”我呆住,心里默念着这句话,吱呀一声,弹簧门却已经在身后关上。
    W城的秋天,一年里天气最舒服的大概就是那几天。高大的路灯筛得法国梧桐的树影一满地。满园的桂花恨不得要把人骨头都香酥软了。那个秋天那个晚上,二十岁的我走出图书馆,不回头。我知道,那一刻,我就开始老了。
    那些年轻时的事,那个年轻的我,我还记得的。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