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悠悠的爱
分享到:
17已有 720 次阅读  2016-11-09 11:44


分享 举报
     难得买到下铺,正觉舒坦,对面来了一对老夫妻,大包小包的, 估计是去看亲戚。一问,果然,是去看小孙子的。两老人儿女都在广州,过年才难得回来一趟。这回有时间,正好可以去他们那里看看。
     他们的行李箱太满了,满的几乎都要撑破了。老太太打开重新归置了一下,我看了一眼,几乎全是吃的,心想这小孙子真幸福。由于东西太多,老爷子轻声问我,可不可以把一些东西搁在我床上。我说您放吧,我看看杂志。我开始投入的看在车站买的杂志,没有再注意他们收拾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东西收好了。老太太坐里面,老爷子坐外面。他从包里拿出一个平板电脑,对着老太太说,你打会儿牌,我给你擦药。说着从包里拿出一瓶深色液体,味道还挺呛的。
     老太太带着老花镜,像个小朋友一样,开心的玩着斗地主。老爷子开始给她擦药,先擦手臂,再擦脚。他动作慢很,一点一点擦,并不着急。浓烈的味道开始在车厢里散开,上铺的大姐闻到了,好奇地问,您这是在涂什么呢?
      老爷子笑了笑,没作声,继续给老太太擦着,边擦还边按摩。那样子就像我们小时候对待自己的玩具一样,生怕有一点点损伤。老太太也很享受这个过程,她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看起来很慈祥。
      他们的对话是半方言半普通话,我基本上只能听懂一半,大体上了解到,老太太有风湿。老爷子每天给她擦药,她会舒服点,也好睡觉。
      擦完药,老爷子对我表示了抱歉。他从包里拿出一个梨给我,边拿边说,不好意思,占你的位置了。
      没关系,小事。我指了指自己袋子里的猕猴桃,意思是我有吃的。没想到老爷子太实在,直接把梨放到了我的袋子里,这下我都不好拒绝了。
      老太太依旧在玩游戏,头靠在老爷子肩膀上。老爷子掏出手机看小说,两人就这样相互倚靠着,偶尔说几句话,或者老爷子给老太太削个水果。我想他们老两口在家也是如此吧。老爷子很细心,体贴。有他照顾老太太,老太太应该感觉很幸福。老太太也乐呵呵的,接受着老爷子的一切好。
      爱情总是可以轰轰烈烈,为世人所熟知,或哀叹。也可以如此一般细水长流,你我皆知彼此是自己的精神依靠,所以把自己交给对方的时候才会心安,才会不枉一生。
      去年去南京的时候,我和同伴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面,完成我们既定的计划。南京植物园里到处都是盛开的花,游人纷纷停下拍照。只见一对老夫妻,静静的坐在石凳上,不说话,也不拍照,任由身边熙熙攘攘的人群经过。他们只由得这时光与对方一同川流,尽享这慢慢悠悠的爱。
       我快要下车的时候,老爷子拍了拍我肩膀说,小伙子,昨天晚上睡得不好吧。没有没有,我睡着好着呢,爷爷。老爷子解释道,我家老婆子平时可嫌弃我了,每天晚上我都要等她睡着了我才睡。因为她说我的呼噜声太响了。不过我也没闲着,她睡着的时候,我就看会书。这些按摩手法,可都是我在书上学到的呢。我也不知道昨天是不是太累了,一沾床我就睡着了。
        老太太笑着打断了他,说什么呢,老头子。你都照顾了我这么多年,就这一晚上,我还有什么忍不了的?到底还是我亏欠你的多。
         我的眼睛有点热。
         爱情就是这样,不计较得失,但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了心里。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9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