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山水
分享到:
3已有 84 次阅读  2019-07-30 19:44


分享 举报

     这是我第一次来阳朔。

阴衾的山峦,点白的云鬃。透过车窗,见山体延伏,略显疲态,怕是被游客看光,遮掩着休息片刻。

待往下榻,窗檐上阙,了然空泛。不禁联想,李白之豁达,杜甫之诗意,不过点滴之间。水漾颦弹,禅春潺逸,若皆于心胸所藏,倒不真切了。

再回头,被这景色振奋,便也提了提神,一扫长途跋涉之疲倦,静静看着这山水。但凡说山,总让人想到两个词,一是雄魄,二是俊秀,但你看阳朔的山,兴郁中总有那么一点落寞,好像要把人摇落凡间,却又不忍卒读。

    但阳朔的水是祥瑞的,像是浮动着的白洋,又如轻扬的音符,敲打着心上人的结。或许是被打扰,它不愿意接受这远方的祈福,它只愿默默的吞噬过往人的寂寞与无助的灵魂,一点点忏许,一点点幽明。

山水包裹的田间地头,哼着小调的农民悠悠的穿过尘嚣。萧萧而立,熠熠的桔树闪现出朴素的浮华。仿佛是知道我们来自远方,连灵动的烟云也要为这山水添上一抹神秘,层叠浮现,远近及于之间,色彩纷繁却不杂乱,循环往复却不呆滞,让人好是羡艳。

落红无数,像极了人生的可能,纵使游人百般期许,亦不为所动,只待追寻着自己的脚步,去追寻企及的高度。群山威严,绿水清透,似纯净的灵魂洗净铅华。在这里,在山水之间,所有的虚伪,贪婪,自私与功利变得无处遁形,而只有最原始的生命,组成了这繁密的血脉。

这血脉,是冉冉的空气与水的沉淀,是不屈的肉体与疼痛灵魂的交织,最终,交由这无尽的山水,述说这千年的变幻。也许,人生有几个也许,能如窥探阳朔山水般窥探生命未曾到达的深度,但看到生命如流水,往流无踪,前向无视,只有那些印记深深植刻到一个青年尚未成熟的心怀里,便放下心来,于山水之戏,戏如山水。

短暂的停留,我像一个孩子一般,忘却了疲倦。江竹排上,清风轻抚,闭上眼睛,想象曾经有一个无知的少年,在这里,倾吐人生的种种问号,不知几时,到岸边,却已是歌声阵阵了。

失落伴随着山水渐逝,怨不得穿透这重重阻碍,把这画面定格。

但我想我会回来,回到阳朔来,回到这山水之间,回到我曾经的梦想和未来的现实中来,去继续我没有走完的路,因为我知道,它一直都在。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4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