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婺源
分享到:
1已有 65 次阅读  2019-08-05 20:48


分享 举报

很多人喜欢油菜花开的季节去婺源,却未料冬日的婺源,有这番独特的景象。倘若不是面前清冷的河水和斑凌的尺瓦,这一切不会显然如此真切。小桥流水人家的李坑,到千年商埠万古腾的汪口,从钟灵毓秀,古灵古意的江湾,到画里水乡,梦里佳人的晓起,一路都弥漫着雨雾。雨雾下的院落,犹如黑白的琴键,每一丝,都扣入怀里。

 

这个世界和我平时早已习惯的那个,是如此的不同。雨刷在光滑的岩壁上,拍在层叠的石板缝内,每一声都温润如酥。撑着伞,站在隆隆的木桥上,桥底是嵌碧金悠的石板。一切的时间仿佛都在这里停下,于往来的流水出画,尽显悠然自得。

 

婺源的待客之道,在一碗绿茶。在这宗村祠庙里,古有茶亭供行人止渴,现有会堂以青花作序。窗棂明灿,板桌红亮,加上墙上卷轴的字帖,自是有它独特的气派。近看,茶色清漾,尝之甘醇厚润,不由让人解抒怀意。

 

桥边,有人在此作画,虽有景苑旁中俏,可纸上跃过的,却是众生道不尽的今世过往。偶尔经过的老外还在询问雕在石木上的郎图,究竟是个什么意味。我也嘲弄自己英语太差,纵是依样画葫芦,也难以说清里面的情韵。

 

朋友在我耳边诉说着婺源的种种传说,我耐着性子,心却早已经飘到了这私家宅院上。婺源的宅子,根底深,进门前必先放低自己的身心,然后方可进去。顶上的天窗,地下的龟池,吸吮着历代的福行气。亭落上方的“小姐阁“,实在有些清索。都说这凿凿府巷,亲家小姐,怕是把心憋坏了,所以抛绣球的时候,总是想扔远一点,好寻得郎君。我却觉得这宅子,清幽透静,是凉快的好地方。就这么驻足了一会,朋友说人家倒是把饭菜都备好了,只好暂为别离。

 

早知道婺源四色,皆为上品。红乃荷包红鲤鱼,绿即婺源绿茶,白是江湾雪梨,黑为龙尾砚。上午朋友还在为没能细品清茶而后悔,没想到中午就弥补了他这个遗憾。店家女儿备了自酿的红酒,一见到我们,便滔滔不绝的讲起她们家宅的历史。动情之处,只觉得石木上的云刻,都开始变得活灵活现起来,此情此景,确有一番“九龙先乃下凡尘”的味道。

 

吃完告别,雨大了些,岸边拴着的竹筏,发出剌剌的声音。朋友有点累了,拗不过他,只能先回客栈休息。

 

躺在宾馆的床上,我脑中总是浮现那些孤冷的徽建筑。水口院落的黑瓦白墙,石雕漏窗的空钰寥寥,此般风水,让闪耀的财富也化作谦卑与自省。这街巷布局,亭角前院,堂室楼曲,无一不足,好不让人赞叹。只可惜,部分祠堂曾经被毁,希略遗憾。

 

一夜无眠。这漫长的夜晚,我梦到冰冷的河水浇灌进我的身体,像一个惆怅的诗人,停在婺源岚岚的石阶上。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