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未知何处
分享到:
11已有 185 次阅读  2019-08-16 19:20


分享 举报


有一种默契,叫越大越不能哭

我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在我的人生字典里,哭,只是一种表达,无关脆弱。

小时候,我会因为紫薇被容嬷嬷扎针而哭。外公为了安慰我,拿了一根缝衣针,假装走到电视机前扎容嬷嬷,我才破涕为笑。

中学的时候,班上有个同学,因为被发现是同性恋,被人欺负,辱骂。他在一边哭,我也异常的难受。

大学时的辩论赛,我因为准备稿子压力过大,整个人差点崩溃。室友知道了安慰我,说大不了被淘汰呗。

年少的我们,缺乏抗压能力。很多事情,我们都拿不定主意,所以时常徘徊,犹豫。

可当我们进入社会,工作,结婚生子,养育下一代,会突然发现,背上的躯壳变得越来越重。我们的责任越大,越要逼自己把眼泪吞回去。

一晃,今年已经是2019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也不大哭的出来了。有时我试着哭出来,但我的心上好像长了个阀门,怎么拧都拧不动。我记得有一天,我很难过,发生了什么事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了。我去超市买了很多吃的。等我把这一堆零食吃完,发现,吃的太饱,到最后我连为什么哭都忘了。

果然,吃比哭容易多了。

 

我突然失去了以前的感知力

同事小李新加入,经理让我带他。一开始,我还挺有耐心。一个礼拜以后,我有点泄气。第一天,他提交上来的数据正确率只有50%,第二天,还是50%。第三天,第四天。。。。。。连续七天,他始终没有达到75%的实习要求。

他上了七天班,我就改了七天的数据。我发现改数据比我自己做还要累,还要烦。

第八天,总监在晨会上骂了小李。小李委屈巴巴的,蹲在厕所哭。

我一把拉他到天台,他哭的更凶了。

“哎,你别哭了,哭能解决问题,我们几十号人每天早上就对着公司大门哭好了”。说完我有点后悔,感觉有点冷血。

我自己哭不出来就算了,怎么连这点同理心都跟着没有了。

小李从裤袋里抽出一把皱巴巴的纸巾,擦干眼泪,他狠狠的把纸甩在了地上。

自那以后,小李的正确率有了稳步提升,我也没有再见他哭过。经理对此很是满意,还夸我教的不错。

半年后,公司又来了个新人小林,我让小李去带。有一天,我看见小林被小李骂哭了。我清楚的听到,小李对着小林,说着我半年前跟他说的那句话。

我突然感到害怕。

曾经,我自以为不哭,是一个人成长和成熟的交换条件,却没意识到,这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是,我变得越来越没有温度。

一个没有温度的人,便无法感知别人的苦痛,亦没有办法审视过往的自己。而一个又一个没有温度的人,会组成一个没有温度的集体,最后就像一团毒气,飘在空中。

 

丢失的东西总想努力找回

我尝试了很多方法让自己重新体验哭的味道。我看悲伤的电影,电视剧,我去ktv唱最伤感的情歌。我和一个明摆着没有希望的女同事表白,得到了她的拒绝。我甚至去找了中医,他说我郁结于心,给我配了几副疏肝解郁的药。我发现,刻意的制造眼泪,就像拿到假锤子的雷神,并不会让人快乐。

人一旦失去了哭的力量,就跟爱吃的人失去了味觉一样,让人无比难受。

《饮食男女》里面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不想也难。

《饮食男女》里面还说,人生不能够像做菜一样,把所有料都准备好才下锅

这么说来,哭也该是人之大欲了,且不能无限酝酿,不然眼泪会干涸,容器会烧焦。

我想起我上学时候的死党,她也是个爱哭包。我在微信上问她,怎么哭才能像吃东西一样自然。

她笑着骂我神经病,都什么时候的事了。自从工作以来,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了,想哭都哭不出来了。有时候压力大想哭,但想想哭给谁看呢。单口相声,最后只是在感动自己。

我突然意识到,越来越多的人,在哭的时候,是不能没有对象的,但也不能随意找对象。像死党说的,如果我哭了,他们只是觉得我矫情,那我宁可收起眼泪。

可为什么,我们连哭都要获得别人的理解。这本来就应该是一个自我的事情。

 

你可能从不被人所了解

出于一种补偿的心态,我发短信叫小林一起吃饭。

我想当面告诉他,我们不应该束缚自己哭的权利,哪怕有人因此指责。他们说他们的,没有必要理会。

可当我见到小林。我突然心虚了。我自己都变得越来越虚伪了,有什么资格教别人。

我是一个平时不沾烟酒的人,但那天很奇怪,我整整喝了5瓶啤酒,小林喝了更多,中间还喝了不少白的。

很快,我就感觉脑子昏昏沉沉。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走回去,结果差点被车撞。

看到路边一个长椅,我赶紧扶着小林坐下。他哗啦吐了一地,接着整个人靠在我身上。

恍惚间,我感觉我的衣服有点湿,再一看,他哭了。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小林开始说胡话。我隐约听到他谈自己的破碎家庭,谈自己失恋,自己的工作压力,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城市的落寞和内心的荒芜。他才20,脑子里却想了这么多。

此刻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这样的小林,平时肯定看不见吧。

我知道,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因为没有人能够知晓你整个世界。我们对别人,总是会有所保留的。不过至少,我们可以努力抛开对他人的一些成见,去尝试感受他们的感受。

如果,我连这点时间都不愿意占用,那眼泪也就不值钱了。

 

我好像找回了一点哭的感觉

周末的公司总结会上,总监宣布,自己明天就会离职,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没有鲜花,没有掌声,当然,也没有丝毫眼泪。一个44岁的男人,平静的看着我们,平静的离开了他工作了5年的公司。

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里说过,平凡无疑是人们最真切的渴望。可是,我们却在不经意间丢失了另一种恐惧——没有期待,无需付出的平静,其实是在消耗我们的生命活力和精神。

生活的痛感,艰辛和沉重,本就存在。我们压抑自己,不过是在刻意抚平海面下的波澜。精心锻造的克制与容忍,会让我们丧失察觉痛感的能力。

我的胸口,挂着“三十而立”的标牌。无数人告诉你,到了这个阶段,这个人生游戏,你得踏实的过每一关,只有到达bonus这个奖励关卡的时候,你才能任性一回。可我总觉得,无论你多大,多么成功,历经多少人生旅程,这个奖励,都应该有它特别的价值,不以其他任何的情绪作为交换。

当我不再压抑自己内心的欲望,把它作为取悦他人的义务时。那道阀门,好像也开始松动了。

我一个人跑去电影院看电影《地久天长》。几十年的光阴,足够让人动容。

骑车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久。

有些情感,之所以珍贵,或许是因为当你把它封存进人生这个罐子以后,便情愿放在一边。能够再一次打开,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它无关其他,它只是我们奔走的岁月里,越来越缺乏的原始冲动。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0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Ivan_Huang 2019-08-16 20:04
    从感性人变为理性人,越长大越不会哭,就是人越来越理性的一个过程。但过于理性的人与工具有何差别?
  • 夏绿叶的风 2019-08-16 20:22
    Ivan_Huang: 从感性人变为理性人,越长大越不会哭,就是人越来越理性的一个过程。但过于理性的人与工具有何差别?
    我想略带矫情的说一句,谨以此文送给每一个在城市里,在深夜回家的路上,告诉自己要擦干眼泪,继续前行的人。
  • itz 2019-08-17 06:56
    我的上师曾经对我说,你一年可以哭两次,一次为自己,一次为众生。很多年了,一年两次的配额我从来没用过。
  • 默默无心 2019-08-17 08:03
    也应该算是越来越成熟了吧。
  • 夏绿叶的风 2019-08-17 08:18
    itz: 我的上师曾经对我说,你一年可以哭两次,一次为自己,一次为众生。很多年了,一年两次的配额我从来没用过。
    怕再过两年我也得用催化剂了
  • 乂殇 2019-08-17 08:34
    牢记使命,不忘初心。
  • 一杯热奶茶 2019-08-17 09:25
    默默无心: 也应该算是越来越成熟了吧。
    甲方让我成熟,哈哈
  • Ivan_Huang 2019-08-17 11:55
    夏绿叶的风: 我想略带矫情的说一句,谨以此文送给每一个在城市里,在深夜回家的路上,告诉自己要擦干眼泪,继续前行的人
    哈哈哈
  • 我的前方 2019-09-12 02:37
    读完,有种春风入心的感觉
  • 夕阳下奔跑 2019-09-12 22:32
    我是很想让自己哭出来,可是哭不出来啊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