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里回望那一眼
分享到:
6已有 236 次阅读  2020-05-31 19:25


分享 举报

昨天晚上去体育场跑步,快到门口的时候,见一男人载着一个小孩准备离开。小朋友似乎很不情愿,死命摇着车把手,嘴里哭着喊着要爷爷。男人无奈,只好将孩子放下。下了车的小朋友瞬间就不哭了,我看着他快步跑到对面正在喝茶的老爷子身边,踮起脚亲了他一口,好可爱。

 

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单纯,谁对他好,他就粘谁。

 

在我读高中的时候,有一次翻家庭相册,有一张是我爷爷背着我在家附近的商店买糖。爷爷说,每次经过那家店,我就要吵着吃糖。糖2分钱一颗,他一般买两颗,一颗给我吃,一颗揣兜里。他说我是小馋猫,如果只买一颗,回了家,我还是要吵闹的。爷爷说他对我爸就不同,他只会给钱,让他自己去买。想来只有隔辈的宠溺,才会显得如此自然。

 

爷爷后来回了广东,直到我读一年级,他才重新住到我家。那个时候的爷爷,腿脚虽然还利索,但显然已经背不动我了。他常常偷偷的来我房间,塞1毛钱给我,有时候是2毛,叫我去买吃的。每次他都要叮嘱我,“别跟你爸说,这是爷爷给的。“

 

那时候商店里流行卖酸梅粉,5分钱一包。我买两包带回家,一包给爷爷,他摆摆手,“都是小朋友吃的,爷爷不要。“说完笑着又把酸梅粉放在我手里,“爷爷看着你吃。”

 

上了小学以来,爷爷很少来学校接我。他的乐趣,都在他的菜园子里。他种菜,也种红薯,甘蔗,辣椒,花生。每天一大早,他就挑着他的尿桶,去后山浇菜。上山要走一段比较陡的台阶,爷爷每次都是到半山腰,回头喊我一句,让我快点去上学。过一会,我便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放学了,我也爱往后山跑,一边帮爷爷浇水,一边看他摘番薯。我最喜欢白色的,最甜最糯,只是山里老鼠多,时时啃坏,爷爷便从筐里面挑好的给我,让我带回家吃。那时候家家户户还在烧煤,煤炉上架一个大饭锅,里面放上刚摘的番薯,锅里蒸腾的,全是番薯的香气。

 

“爷爷种的番薯好不好吃。这是爷爷最常问我的一句话。

 

“好吃。很甜欸。“

 

“那你多吃两个。爷爷还种了玉米和甘蔗哩。到时候你就有更多好吃的了。“ 爷爷说着,手里卷着烟丝。他说他就喜欢抽自己卷的烟,有味。

 

不幸发生在小学三年级,有一天我放学到家,正准备像往常一样,去帮爷爷浇水。邻居马大妈叫住我,“你爷爷今天挑担的时候摔了,现在在县医院。”

 

“怎么会?!”我心一急,忍不住哭了。

 

“别哭孩子,你先在我家吃点饭,等下我就带你去看你爷爷。” 马大妈一把搂住我。

 

到了医院,接诊的医生告诉我,说我爷爷摔到了腰,有骨折,但不严重。马大妈说她已经先垫了医药费,也喊了我爸,等他下了班就会过来。我连声对马大妈表示感谢。

爷爷睡着了。护士说他好不容易才睡着,让我一定别吵他。我坐在一边,越想越难过。都是我不懂事,要是爷爷不去上山种这些,或许就不会摔跤。想着想着,我的眼泪开始啪嗒啪嗒的掉。

 

从出事到最后爷爷出院,几乎每天他都要心心念念他的菜园子。马大妈说帮他浇水了,他说还要除虫。虫除好了,他又说另外一边的花生该收了,不然老鼠要啃光了。马大妈忍不住笑着说,“你爷爷真是闲不住。”

 

爷爷哪里是闲不住呢,他不过是常记得我的话,知道他孙儿最喜欢吃他种的。尽管有时候,我喊他不要去了,他嘴上说着好,转身就又溜到后山了。他说,外面的哪有爷爷种的好吃呢,还打药。

 

我知道爷爷是个倔脾气,谁也拗不过他,但说什么也不让他挑这么重的桶了。他答应我每天少拎点,但看样子却比以前更忙碌了,甚至还新种了一片辣椒。每次他都兴奋的告诉我,他种的东西越长越高,说等到收获了,就有好吃的了。

 

不过,没有爷爷的坚持,那地肯定是要慢慢荒芜了吧,我也是舍不得的。特别是到了夏天,那一大片玉米地,如翡翠一般,幽深的立在那里。有风来的时候,一片绿海开始上下翻腾,一股自然的泥土芳香扑面而来。我站在爷爷边上,看着一个斜斜的影子一直不停的起身,弯下,汗珠落在他的丝质毛巾上。爷爷说,下次你就帮我来摘玉米,带回去,煮了吃。

 

08年,政府规划拆迁,要求我们大院所有户迁离,后山也将铲平盖新楼。爷爷听了以后叹了口气,说到底还是有这么一天。接着他又说,自己老了,也走不动了,地没了就没了吧。

 

我们一家搬去了楼房,在爷爷屋里给他装了个电视。他最常看体育频道,我就陪他看体育频道。他总是坐着坐着就睡着。醒了,就开始讲过去的事,讲我如何贪吃。有时候他自己都忘了,他和我说过我小时候的事。他只是一遍一遍的说,“聪,你小时候我背你,一到商店,你就要把小手伸过去,爷爷给你买糖了,你才肯走。”

 

终究,我还是无可避免的看着爷爷日渐衰弱,看着他一天天走向生命的终点。这个生于大革命,长于抗日,历经大饥荒,备受文革摧残的老人,把他最后时光的温柔全部都给了我。可是我能给他的东西实在太少,哪怕时时陪伴,都让我直觉无力。

 

13年,爷爷去世,走的很安详。父亲和我,把家里所有他的东西都收拾了一遍,按照我们这里的风俗,全部烧掉。唯独爷爷给我买糖的照片,被我留了下来。这么多年过去,当年的商店,街道,早已全部消失,没有留下些许痕迹。甚至我早就不记得那种糖的味道。只是看看照片,会让我想起,我的爷爷。

 

我想,我和那个在体育场碰到的小孩一样都是幸运的,因为我们都有爱我们的爷爷。只是他还小,不知道这份爱的份量,它不会因为你长大而变得熹微,可是我们却会为了这份无以回报的爱而感到难过。

 

这些年,网购越来越方便,我们可以动动手指,就吃到各地的美食,这是好事。我只是遗憾,爷爷的味道变成了永远的回忆,是我再也买不到的东西。

 

那是最朴素的味道,最沁人,也最甜蜜。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