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忘了即可
分享到:
7已有 144 次阅读  2020-12-24 21:32


分享 举报

      昨天晚上看了电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印象最深的是张家汉在里面说的一句话。他说,每个人的初恋,都像史诗一般伟大。

 

     可惜,伟大,从来不属于我。我的初恋,不过证明我曾爱过。

 

       一切安好。

                                              ——来自蒙彼利埃的问候

 

        这四个字的出现让我一下愣了神,我甚至都忘了我给这个邮箱发过邮件,那不过是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平安夜留言。

 

        2009年,当他告诉我他马上去法国,并且以后大概率不会回国时,我内心觉得残忍,但我想了好久,还是坐上了开往宁波的火车,我想见他。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当你越想一个人,就会越害怕见面。短暂的拥有总是敌不过长时间的分别。何况,那可能是永远的失去。

 

          我没见到他,他室友告诉我,说他已经走了。

 

          他留了一把口琴给我,我想是他记得我喜欢听口琴。我知道他一定也不想我见他。因为没有见面,痛苦就没有真切。然而痛苦不总是一时的。

 

          那时的我仍然抱有幻想,觉得不过是两个国家,距离长了点罢了。很快我就发现,一切只是我一厢情愿。

 

          他越来越忙,我也越来越适应没有他的世界。我们渐渐疏离,直到,我停止给他的邮箱发邮件。我知道,我的初恋结束了。

 

          曾经我无数次的想,我会否再见到他。我一度以为那是对初恋的不舍。

 

          可当我2012年再见到他时,我俩只是静静的面对面坐着,眼里没有一丝热情。我们互相说着各自的恋爱史,就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简单。我甚至希望他此刻有一个男朋友,那反而是我最大的安慰。

 

临走前,我给了他一个拥抱。那个拥抱没有任何温度,它仅仅是在告诉自己,一切都过去了。这个男人,他就在这里。


你遇到的人多了,你就会知道,那不是对初恋的不舍,就像蒙彼利埃的阳光一样。那是对旧时光,最精致而假样的回溯。

 

         我们大部分人的初恋,都不伟大。它们不过是一块块的荒草地。一开始,我们想把它从心底拔除。慢慢地,我们不再回头看这块地,而是任由它肆意生长,因为我们都知道,有无形的边界,会把它们隔开。偶尔有鸟落下,撒下一些种子,有风带着它们到处跑。而我们,只在上空俯瞰。

 

          电影最后,中年家汉和birdy再次见面,那场景,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丝丝尴尬。我和很多观众都一样,希望他们在一起,但又似乎无法接受他们久别以后再在一起。再也不见也许才更像生活,虽然生活总是太无趣。


         但生活还是比电影好的,电影只让人怀念,而单纯的怀念,总抵不过似水经年。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9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